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舒铁民:为了掩护我们,王排长和3名战士牺牲了

2020年09月11日 12:10
舒铁民,音乐家、作曲家。1943年于新四军5师从事文艺工作。新中国成立后,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中央实验歌剧院任民乐队队长及指挥,于中国歌剧舞剧院离休。...

徐干:子弹飞来被班长按下头

2020年08月26日 16:43
亲眼见证高邮解放后日军打开城门缴械投降 江都城区,一栋小楼上长满花和青藤,老战士徐干每天精心侍弄着它们。战争年代的硝烟已经远去,可那段打鬼子的记忆却刻骨铭心,...

偏银周:抗战老兵圆梦入党

2020年05月26日 08:34
偏银周,1930年出生,襄城县麦岭镇岗西前街人。1942年参军,参加过抗日战争,后因病返乡务农。在自己富裕之后,他助人为乐、无私奉献,经多次申请,...

贾根才:一位九旬老人的战争回忆

2020年02月26日 11:01
贾根才,1925年12月出生,鄢陵县望田乡杜春营村人,母亲早亡。1941年3月入伍,1949年8月退伍,先后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后转业回乡务农...

严翠爱:与日军激战,我失去了整个下巴

2020年02月06日 04:51
我叫严翠爱,我是抗战老兵 这大夏天的这么热,你们从宿迁跑过来要来采访我,采访我打鬼子的事情啊?那你们先等等啊,我先回里屋换身干净衣服来,拍照才好看。儿子,...

耿立华:做过地下党,做过日本劳工,此生不忘为国尽忠

2020年02月02日 22:53
15岁成了地下党,潜伏在群众里 我叫耿立华,今年已经 96 岁(虚岁)了。我 14 岁前在家种田,15岁学了一年木匠。那时候,我的父亲耿开始在家务农,...

江斌:掩护一个区队撤退,只有一个人、五发子弹

2020年02月02日 22:47
与虱子臭虫同睡,吃的饭也是“要”的 我叫江斌,今年 93 岁,我的老家在泗洪重岗,我现在居住的地方是孙河社区。我小时候家里很穷,兄弟姊妹多,土地少,常吃不饱饭...

张渐高:我主动要求参战,我不怕死

2019年12月12日 11:30
采访地点:沭阳县万匹乡万匹村一组 0315 号 采访时间:2016年7月、2018年10月22日 采访人:张渐高、刘权、王道中、张仁军 撰稿人:仲文路、顾园园...

赵光荣:我的名字曾在阵亡官兵名册里

2019年12月10日 08:56
采访地点:宿迁市宿豫区来龙镇龙西居委会 采访时间:2015年7月16日、2018年10月8日 采访人:赵光荣 撰稿人:徐其崇 15岁参加游击队 我叫赵光荣,...

薛培成:我是镇子上最后一位活着的抗战老兵

2019年08月22日 11:24
我叫薛培成,1925年我出生在安徽省北部浍河岸边一个叫姚集的小村庄,家里兄弟姊妹5人,我排行老二,在日本人投降前,我参加了新四军的队伍,抗击日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