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口述成果

《老舍之死口述实录》

内容简介  
        适逢老舍110周年诞辰,一本由傅光明夫妇花费十余年时间走访事件亲历者的口述历史《老舍之死口述实录》近日由复旦大学出版社推出。

作者简介
        傅光明:1965年生于北京,1986年北京大学分校中文系毕业,师从萧乾先生。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老舍研究会理事,中国现代文学馆副研究员。著有《人生采访者:萧乾》、《萧乾评传》、《出逃》、《生命信徒:徐志摩》等;采访整理《风雨平生——萧乾口述自传》;译有《古韵》、《眺望中国》、《两刃之剑:基督教与20世纪中国小说》(合)、《日本神话与现实》(合);主编有《中国现代文学名著丛书》、《现代名家经典》、《萧乾文集》(10卷)、《林海音文集》(5卷)等百余种。

目录  
胡絜青:周总理跺着脚说:“把老舍先生弄到这步田地,叫我怎么向国际社会交待啊!”
舒乙:他的死是绝对必然。我特别可怜我父亲,他这么一个人,最后的下场是这样,实在让人无法接受。
我有一种压抑不住的悲伤草明曾来我家道歉
历史怎么可以这么玩弄!
杨沫:这8月23日的一日一夜,将“永载史册”
王松声:我亲耳听到老舍问我:“松声,这怎么回事?”
葛献挺:他没死在孔庙,是我下令把他赶快提前送回来的
端木蕻良:老舍之死是“文革”中一个悲哀的插曲
曹菲亚:老舍当时为什么不躲开,现在也觉得是个谜
草明:自杀的好多,不过是他有名气
林斤澜:老舍对政治完全外行,对制度的思考并不多
浩然:老舍打了红卫兵,是反革命,把他抓起来
柯兴:整个“文革”期间,我从未戴过什么红卫兵、造反派的袖标。我也压根儿就不是造反派!
马联玉:这是“文革”中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我当时非常恐慌
宋海波:谁叫来的红卫兵,至今是个谜
萧军:《致祭老舍(舒舍予)归来偶成二律并叙》
萧耘:我认为“8·23”事件是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
张启润:对于老舍之死,我无愧于心
马希桂:我真怕把老舍“五马分尸”了!
李牲:没有人把老舍当作主要攻击对象
周述曾:1960年市委的文化部曾经要批判老舍
田兰:“文革”这样的事情,是登峰造极的极左
陈天戈:我们始终跪在火堆边,前后有六个小时
黎丁:讲起“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他是很兴奋的样子,很激动
盛占利:一般死人是横着漂的,我看见老舍是立着漂的。好像脚底坠了东西
侯文正:关于老舍之死,我一直蒙受着不白之冤
郝希如:是我打捞老舍尸体,并处理的现场
韩文元:是我和郝希如一起把老舍打捞上来的
“她”:女八中的红卫兵是我带队去的文联。自始至终,我没有打过老舍一下
白鹤群:有人说是他捞的老舍尸体,我说是我捞的
张芳禄:老舍用红砖在太平湖北岸的乒乓球台子上写满了字
朱军:老舍尸体是我捞的!
冰心:我总觉得他一定会跳水死
于是之等:老舍投湖是他本身灵魂的升华
曹禺:老舍先生不是自尽,是逼死的呀!
从维熙:自杀需要勇气,自杀是另外一种勇敢,老舍先生就是这样
萧乾:被逼得自尽的,与他杀有何区别!
王火:他是用死来表白并抗议
施蛰存:为了迎合政治的需要改作品,就去掉了一个作家的身份
柯灵:老舍先生的死可以看作是一个作家人格的体现
黄裳:老舍解放后一直是一帆风顺
叶辛:老舍之死不仅是他个人的悲剧,也是祖国和人民的悲剧
王元化:假设老舍活到今天,他会对自己一生有—个非常清醒的认识
苏叔阳:他热爱的文化被摧毁了,还不准讲理,只有死了
赵大年:老舍和周恩来断了线,他不理解了
张锲:老舍的死是宁死不屈
丁东:老舍这人,一辈子没受过屈辱,怎能忍受“文革”这样的屈辱
刑小群:这件事对中国教育的反思太有意义了
梅志:胡风说,“像老舍这样的人他们都容不下!”
杨义:自杀是一种抗议,沉默地活下来也是一种抗议
邵燕祥:最后他彻底绝望时,只能选择这条路
王蒙:老舍一辈子没受过这样的侮辱,他无法咽下这口气
严家炎:老舍之死我认为激愤是主要的,悲观绝望也有些
邓友梅:连老舍都这样了,除去紧跟江青的人,文化界留不下什么人
钱理群:“焚书坑儒”把老舍逼到绝路上去了
季羡林:老舍的人格是站得住的,要不,也不会去投太平湖
余秋雨:老舍之死和他天真、纯净的思维有关
附录一:老舍最后的两天(舒乙)
附录二:死的呼唤(舒乙)
附录三:再谈老舍之死(舒乙)
附录四:最后的粮票(舒乙)
附录五:情似根(舒乙)
附录六:浩然在说谎——舒乙访谈录
附录七:打屁股(端木蕻良)
附录八:“红八月”的“8·23”(林斤澜)
附录九:杀动物不是杀人呀(何长生、谭淑玉夫妇)
附录十:在杀动物这件事上我妹妹他们其实是被冤死的(金业勤)
附录十一:金志勤、高孔锵的遗书
附录十二:“文革”中萧军致中共中央有关领导信件(摘录)——1967年1月29日
附录十三:“文革”中“专政组”指令萧军写出的《我的再一次检查和自我批判》(摘录)——1972年6月16日
附录十四:关于侯文正同志“文革”初期在北京市文化局有关问题查证情况的报告
附录十五:关于“文革”初期我在北京市文联的一些情况(侯文正)
附录十六:我的几点申辩(侯文正)
附录十七:我的申辩信(侯文正)
附录十八:有关回忆文章的比较研究(侯文正)
附录十九:我的一些想法(侯文正)
附录二十:谁为老舍收尸已不重要(傅光明)
后记:重构过去的记忆(傅光明郑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