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佚名:济南“一贯道”及其被取缔之概况(下)

2016年10月02日 10:35
四、国民党反动派利用“一贯道”策动特务工作 1945年,日寇投降后,由于“一贯道”劣迹昭彰,臭名远扬,为遮掩国人耳目,国民党政府曾一度假惺惺地下令将其取缔。但...

佚名:济南“一贯道”及其被取缔之概况(上)

2016年10月02日 10:30
一、我所看到的“一贯道”传道实况 1937年秋,我家从济南西门里鞭指巷搬迁到商埠经七路大纬二路(路西)“福裕里”。这时“七七”事变已经发生了。 “福裕里”...

欧阳梅:抗日战场上的“地雷专家”

2016年08月14日 23:08
抗日战争时期,在广东省东江地区活跃着一支人民抗日军队——东江纵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东江纵队开展了艰苦卓绝的敌后游击战争,牵制了大量日军兵力,...

杨研香:铭记历史苦难兴邦

2016年08月14日 22:59
在抗日战争年代,广东省和平县古寨镇活跃着一支青年抗日自卫队。为了抗击日本侵略,他们白天站岗放哨,打击日军、伪军,晚上做群众工作,教文识字,...

汪崇屏:吴佩孚之死

2016年08月08日 17:46
1932年初,吴佩孚与亲信随从一起到北平定居,受到张学良的优待。抗战爆发后,吴佩孚坐困北平。日本方面试图借用他此前的名望为侵华战争服务,劝其出面组织汉奸政权,...

杜婉言:日伪时期见闻杂记

2016年08月06日 23:13
在日伪统治时期生活的我,当时还不到10岁,所以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即使听说一些,也不懂,但是,多少也有一些见闻烙在了记忆里,几十年来,这些还常在脑海里浮现,...

钟文森:从被拐的放牛娃到三等功勇士

2016年08月06日 22:54
在汕头,有这么一位91岁的老兵,当年在抗日战争中曾在战场上奋勇杀敌,多次负伤,两次被记三等功。如今,他被当地推荐参与9月3日的胜利纪念日阅兵。当然,...

黎衍泽:新造礼园乡“二·一八”抗日战斗之回忆

2016年08月06日 13:22
1945年,在珠江纵队二支队领导下,我乡成立联防自卫队,目的是防卫本乡治安,参加抗日活动,由黎锡俭任队长。因此引起敌伪注意,开展禺南大清乡活动。...

何品端:濠滘记事

2016年08月06日 13:20
紫泥,位于番禺区中部的最西边,它的西北面、西面和南面,都隔河与顺德县相望。这河在我县与顺德县之间弯了几曲;其中西北角弯得最急的叫濠滘(当地一般人转音为河滘...

梁栋:60年前的一段难忘岁月

2016年08月06日 13:18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从1937年8月31日开始,日军对广州进行了长达14个月的狂轰滥炸,市内不少学校、工厂、民房频遭袭击,无数无辜儿童、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