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刘继礼:“九一八”后济南学生赴京请愿的回忆

2016年10月11日 15:51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济南市学生赴京请愿。当时我是山东省立高级中学(校址即今天的山东省实验中学)普通科二年级丙班的班长,参加了这次爱国运动。...

王学孔:被掳劳工的痛苦回忆

2016年10月11日 13:19
一 我叫王学孔,1927年农历2月28日出生于胶县袁家巷街。1937年7月,日军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1938年1月,日军占领了胶县,到处抓壮丁,建据点,修工事...

郝恩芳:我被俘去的日本下煤井的经历

2016年10月11日 13:17
1944年,我19岁,在抗日游击队杨相升的四团里当兵。4月28日与日军在章丘大高庄遭遇,战败被俘,被押至济南关押战俘的济南日军新华院(馆驿街西头)。从此,...

孙树凤:从济南“五三惨案”中走出的革命家李铁

2016年10月11日 13:05
李铁原名郭庆云,字缦青,祖籍山东齐河县,1911年生于济南市,家住大明湖畔水胡同。李铁北师大历史系毕业,193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入闽,...

黄时陶:我所经历的一次日机大轰炸

2016年10月11日 12:58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不久,为了躲避战火,母亲带着我们兄妹几人,从南京长途跋涉,逃难到外婆家——云南开远。这里离开战线几千里,心想这一下可躲远了,...

吴俊:济南日军“救国训练所”见闻

2016年10月11日 12:57
1940年,日本侵略军对我山东抗日根据地大举进攻,为配合其军事行动,年初,日军在济南成立了一个名为“救国训练所”的机构,以便于在这个机构内对我方被俘、...

王迺涛:我所见到的济南日本占领军

2016年10月08日 12:37
1940年我在日伪办的济南铁路学院青岛分院上学,因为日语是主科,所以毕业时我便能翻译日语和日文了。1944年我看到济南有一个叫“泺源公馆”的部门,...

乔甦:我在济南“新华院”的遭遇

2016年10月08日 12:32
“新华院”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侵略者设在济南的一个杀人魔窟,当时群众称之为“阎王殿”。...

夏方明:日军残害中国人民的魔窟——济南“新华院”

2016年10月08日 12:27
1943年11月,日军“扫荡”清河军区,我在沾化被敌人俘虏,后来押送到济南“新华院”。在这座吃人的魔窟里,我饱尝了日军非人的折磨和摧残,...

宋毓升:日特山东省甲第1415部队及“泺源公馆”的罪恶活动

2016年10月08日 12:25
我于1941年10月在兖州日本宪兵分队给中山良一当翻译。1944年初山东甲第1415部队成立,我被调往乐陵县东辛店甲第1415部队第一中队三小队充任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