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心动态

《口述·抗战老兵的故事》连载⑥:“要想翻身,就必须九死一生,与敌人斗争到底!”

 

      老兵档案

      孙彪,又名洪瑜、金甫、孙凯、孙小五子;1930年出生,江苏省建湖县人。1942年6月,他参加革命工作,曾任盐阜区组织部大潭口中共地下交通站交通员、华中五地委大潭口中共地下交通站交通员等职。1948年冬,孙彪被授予“模范地下交通员”称号。

年少有为 参加我党地下交通工作

      1942年6月,我参加革命工作,并成为一名中共地下交通站的交通员。我为什么要从事革命工作呢?原因就是国仇家恨!日本鬼子侵略我们中国,这叫国仇。所谓家恨,就是压在我们老百姓身上的“三座大山”。要想翻身,就必须九死一生,与敌人斗争到底!

      在硝烟弥漫的抗战时期,中共地下交通工作是我党的一条特殊战线,也是一条生命线。当时,新四军第三师与盐阜区中共党委为了便于盐东、建阳两县的情报传送和干部秘密往来,决定在敌占区的薄弱点——大潭口组建中共地下交通站。

      由于我家深受“三座大山”的压迫,外加我大哥和二哥是中共地下党员,就这样,我家被选为了大潭口中共地下交通站的“堡垒户”。随后,建阳县四区区委书记李志等人来到我家落实政策,大体上讲了组建大潭口中共地下交通站的性质及重要性。

      最初,交通站只有四五名交通员。随后,经区委研究决定,任命我为大潭口中共地下交通站的交通员。为什么要选我当交通员呢?因为,送情报需要通过日军的封锁线,青壮年肯定不行,会引起敌人的怀疑,并有可能强迫去做劳工,甚至被抓去当伪军。而我当时年纪小,敌人比较容易放松警惕也不会产生怀疑。出于斗争需要,组织还为我改了几次名字,包括洪瑜、金甫、孙凯、孙小五子、孙彪。“孙彪”是我最后一个也是现在的名字。

机智勇敢 舍生忘死执行递送任务

      我做了交通员之后,在实战中学会了乔装打扮,蒙蔽敌人。在春、夏、秋三季,我会装扮成弄鱼摸虾、掏螃蟹、拾花生的样子;在冬天则装扮为拾草、背私盐、背粪兜子拾粪的样子,进而在两县间安全地传送情报。

      1942年秋,我将需要从建阳送出的书信放在特制的鱼篓子里,上面放着螃蟹和小鱼、小虾作掩护,手里拿着蟹钩子,准备到芝麻垛的仇老花家去见盐东县接头人三董。当我走到通榆路王家灶桥头时,被10多个日本鬼子及伪军自卫队喊住。我毫无惧色地迎了上去,鬼子小头目腰刀一抽威吓我,嘴里叽里咕噜地说:“刺啦、刺啦的。”汉奸见我浑身泥水光着屁股,鱼篓子里只有几只螃蟹和小鱼、小虾,没什么油水,便与鬼子嘀咕了几句。鬼子小头目一气之下不仅把我的鱼篓子踢到了河里,还踢了我一脚,之后他们便向南去了。我见他们走远后,赶紧将掉入河里的鱼篓子捞了上来,一路小跑到芝麻垛与接头人进行了交接。

      还有一年春节期间,驻守在上冈的日伪头目、伪军团长金吉三之子金龙等人,在我家邻居门口谈天说地。我正好在那里闲玩,他们不可一世地讲:“皇军与和平大军对盐城西乡要进行大范围的‘扫荡’了,要将四区建成反共和平建国的示范区……”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觉得这一信息十分重要,便马不停蹄地赶到宋楼向四区区委书记李志汇报,他听后说:“小五子你立了大功,金吉三是上冈日伪重要头目,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而且多渠道证实日伪亡我之心不死,要搞大动作,搞伪化‘蚕食’。”随后,李志写了一封加急信,要我与谷连方一起把这封信交给高作西北乡的树海同志。当天下午,我们就出发,由孙庄到高作西北乡找到了树海。他看完信后,让我们转告李志:“做好充分准备,坚壁清野,四区干部必要时要搞跳圈子游击战,敌人搞‘反共救国’的示范区,我们就在四区拿据点、炸碉堡,反伪化。”回来后,我向李志汇报了情况,他又安排我与另一为同志执行粮食隐藏任务,为后期有可能会发生的战斗做准备。

      除了送情报外,我还完成过护送盐东县的领导和新四军干部的任务。护送领导干部安全过封锁线,责任十分重大,我曾立下过誓言,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证领导干部安全。

      1943年冬,我害了痄腮病(即腮腺炎),但还是带病参与了一次护送任务。一天晚上,我与王浩受命护送前往盐东县的领导、总县队政委孙海光。我负责在前面引路,与他们间隔有100米左右的距离。当我走到通榆路时,发现了一支20多人的伪军自卫队。我根据预案,采用迂回方法,向熟悉的西北方向狂跑,引诱敌人追赶,以便王、孙安全通过通榆路。我边跑边喊:“土匪来了,救命咯!”身上还扛着个用来过河的趟网子。由于敌人穷追不舍,我只能把趟网子扔了,跑到冰冻的串场河上吸引伪军。在执行这次任务时,虽然我受了重伤,但是王浩将孙海光安全地送到了目的地。两个月后,我才养好了伤。

乔装进城 助策反成功迎抗战胜利

      1945年秋,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我军包围了盐城日伪据点。当时,民兵总队长程鹏(又名周正华)找到我说:“孙小五子和我上盐城参加一场特殊的战斗吧!”原来,组织想让我给他们做特勤。就这样,我和30多名武工队队员,趁我军攻打盐城北门时,穿着敌军的制服进了城,并住进了位于盐城西门的大中旅社。程鹏给我安排了两个任务:一是要我扮成卖烧饼、油条的小贩,观察城内情况;二是要我找一位叫张寻李的同志,通过他找到潜伏在伪特务营的中共地下党员,并让该名同志找敌军参谋长与一位姓薛的首长谈判,迫使赵云祥起义投诚。随着盐城外围的日伪军纷纷投降,赵云祥看大势已去,也就不再抵抗,我军顺利地进入了盐城。至此,盐阜人民取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

      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南京师范大学联合供稿

      采访人 章晓冬 马 珀 杨 峰 丁鸿健 翁天红 周文杰 杨 康 整理人 王金鑫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0年8月14日 总第3564期 第三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