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口述回忆

石 坚:斯人已去思念永存——缅怀伴侣、战友王野翔

2017年04月17日 21:22
今年是王野翔同志诞辰100周年。我以沉重的心情追忆他的一生,深切地怀念着他。 野翔是我的伴侣。我们于1945年12月结婚,直到他1987年9月逝世,...

徐良泉:抗战兄弟

2017年04月17日 20:23
2016年3月21日,徐浩泉烈士遇难70周年。笔者走访了徐浩泉烈士的弟弟徐良泉。徐老向我追忆了感人的红色往事。 1940年夏季,新四军东进后,...

曹江泉、孙宝龙:记忆中的晃荡桥海安县墩头镇老促会

2017年04月17日 20:21
打鬼子时期,苏北里下河的海安仇湖一带,东至富安四纵沟、五纵沟,南至马家舍、陆家窑,方圆七十多平方公里,尽是芦苇荡。春天,芦柴返青发芽,大地覆盖着厚厚的绿色地毯...

廖开藩:成都遭受日机最惨重的一次轰炸

2017年04月12日 17:41
1941年7月27日,成都市遭受了日本法西斯飞机最严重的轰炸,炸死、炸伤数千人。炸后的惨状,令人目不忍睹:炸死者的残肢碎肉,墙壁上、屋脊、树枝上等到处都是,...

高兴亚:冯玉祥派我劝说刘湘参加抗战之经过

2017年04月12日 17:38
抗战前夕,冯玉祥先生为联合、发展民主力量,反对蒋介石的法西斯统治,乘刘湘求援之际,派我代表他,并推荐郭春涛代表山东省主席韩复榘,共同游说刘湘。...

胡绩伟:初上笔阵——回忆成都办报时期(二)

2017年04月12日 17:34
《星芒》阶段 抗日救亡运动在冲破重重阻碍中发展,为抗日救亡奔走呼号、大声疾呼的《大声》也遭到种种打击,4月《大声》被迫停刊,5月改名《大生》,6月又被查封。...

胡绩伟:初上笔阵——回忆成都办报时期(一)

2017年04月12日 17:30
十一次改名,十一次查封 我参加革命,不是挥戈上阵,而是挥笔上阵。 我的革命经历很单纯,开始就拿笔杆子,参加报刊编辑工作,在革命新闻战线一直战斗了四五十年,...

康乃尔:回首蓉城救亡事

2017年04月12日 17:26
1936年夏,我因参加上海的抗日救亡运动而被暨南大学当局开除。同年10月初,我转学到四川大学继续学习。当时,我从上海带来了一个救亡关系,...

韩天石: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成都队的始末

2017年04月12日 17:19
伟大的“一二·九”运动爆发时我正在北京大学读书,参加了这场轰轰烈烈的斗争。因为我置身其中,便被国民党当局视为“闹事”、“捣乱”,被学校开除。...

刘延年:旗开得胜——记西安事变后成都“民先”的公开宣传活动

2017年04月12日 17:15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发生后,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成都队通过车耀先同志家里的收音机和四川大学物理实验室的收音机,及时地知道了张学良和杨虎城发动向蒋介石“兵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