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黄健斌:在党领导下开展文艺宣传

      人物名片

      黄健斌,女,1925年出生,广西人,15岁就加入抗敌演剧宣传队,抗战时期一直在西南地区进行抗日宣传;表演过众多剧目,如《放下你的鞭子》《渡黄河》《金玉满堂》《国家至上》《风波亭》等,1945年赴缅甸慰问远征军;解放后进入浙江军区文工团工作;1957年转业,先后在南京、苏州等地从事教育工作,离休后定居苏州。

      15岁加入抗敌宣传队

      1940年,我还是一名青年学生。在广西桂林,青年们抗日救亡的热情高涨。在这样的革命洪流中,我抱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信念,放弃了学业,毅然决然地参加了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的抗敌演剧五队,积极投身抗日战争的第二战场,转战在湖北、两广、云南及缅甸之间。我所在的抗敌演剧宣传队常常深入西南地区的军营、农村,通过文艺演出进行抗日宣传。

      我们演剧队在位于柳州的四战区,这是一个进步的团体,也是一个团结战斗的集体,有党的领导,队伍中有党小组,队长都是从延安来的。宣传抗日救亡都在党的领导下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当时,我们通过文艺演出向广大群众宣传抗日,组织他们抗战到底,不做亡国奴,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其间,我们演了不少抗日戏剧,还唱了不少抗日歌曲,鼓励群众起来抗日。我们所到之处演出条件很差,没有剧场,没有舞台。我们常常在街头、广场演出,有时自己搭台演出。晚上演出只有汽灯吊着,没有电,更没有麦克风。那时大家都很年轻,满腔热情,虽然有时一天要演两场,但并不觉得累。我们既宣传了抗战,又和当地群众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赴缅甸慰问远征军

      1945年,中国军队攻克畹町进入了缅甸。此时,英国、印度的军队也从印度出兵,两路夹攻,日军节节败退。滇缅公路终于全线修复通车,中国抗敌演剧队前往缅甸进行慰问演出。1945年春,我们演剧五队从云南保山乘两辆十轮大卡车开赴缅甸,行程三天。

      首次公开演出叫“见面晚会”。演出是在腊戍镇的废墟上进行的,没有剧场也没有灯光,在空地上临时搭起的露天舞台成了演剧队队员们展示舞姿的地方,几盏煤油灯就成了舞台的灯光照明。广场上观众达数千人,除驻印军总部的官兵外,还有许多美国兵、英国兵和印度兵,气氛空前热闹。队员们表演了《黄河大合唱》《青春舞》等文艺节目。随后,我们在露天舞台接连演出十多场话剧《金玉满堂》,观众是由总部、军部、师部和各团官兵组织来的,每场都有两千人,秩序也较首场大为改进。此后,我们还到过西堡等地演出,历时四个多月。看到我们这些来自祖国的亲人,远征军官兵都感到非常亲切和感动。

      金牛纪念章意义非凡

      “抗敌演剧队吃的是稻草,挤的是牛奶,你们生活条件虽然艰难,但是工作的意义非常重大,真正是一头革命的老黄牛。”这是1942年戏剧家田汉在广西柳州演剧队成立三周年大会上对抗敌演剧队的评价。这一席话烙在每个同志的心坎上,至今记忆犹新。1945年抗战胜利后,在云南昆明,队领导决定让美术组的同志设计一枚纪念章作为同志们永恒的纪念。

      纪念章是以“牛”,即田汉同志对演剧队的评价——“革命老黄牛”为主题;时间是1938年至1946年,代表抗敌演剧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抗日战争中以文艺为武器,号召民众“坚决抗战,反对内战”,在白色恐怖下坚持党的宣传工作。“金牛”角中所隐含的“V”包含双重意思,它既是罗马文“五”,特指抗敌演剧队五队,又是英文“VICTORY”(胜利)的第一个字母,代表抗敌演剧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赢得了文艺宣传的胜利。这枚“金牛”纪念章记录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演剧队的革命足迹,小小的脚印汇聚成了中国共产党光辉的革命历程。

      (时间:2021年7月23日     来源:苏州日报      责任编辑:叶蕴岚      中共苏州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老兵口述史》编撰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