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黎洪:党和人民鱼水情深不可分离

      1941年12月,日军发动太平洋战争,香港沦陷。当时我们一家人住在九龙,那是我第一次真正体验到了国破家亡的悲戚。香港已经被日军占领,兵荒马乱之中,我的妹妹被卖到了西贡。从那一刻起,我们一家人再也没有团聚过。回忆起家人,我仍难免黯然神伤。

      见证了日军的残暴,保家卫国之心熊熊燃烧。1942年,将满18岁的我在香港志愿加入九龙西贡自卫队、九龙西贡港九大队,自此开始了自己的抗战生涯。可在我参军后,父亲去世,母亲流浪,新中国成立后才找回来,弟弟也被日军抓去了新疆,真的是家破人亡。但国难当头,我只得将悲伤放在心底,将之化为在战场上厮杀的动力。

97岁的抗战老兵黎洪

      我的战争生涯不算长,但也有苦有甜。战场上的一幕幕深深地刻进我的脑海,难以忘却。正是军队生活,让我认识了党,并愿意为之奋斗终生。

      1942年2月3日,港九大队正式成立,统一领导港九地区武装斗争。后来队伍发展到五六百人,包括港九地区的工人、农民和热血知识青年,下属6个中队,有长枪队、短枪队、海上武装队、城区地下武装队和情报系统等。我很自豪,我们大队完成了一项重要任务——“省港大撤退”。

      彼时,香港沦陷,一大批中国文化界知名人士和爱国民主人士,以及国际友人滞留港岛,处境十分危险。我们港九大队克服重重困难,执行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命令,先后从香港营救出田汉、茅盾等人。后来我才知道,港九大队救出的人员名单中还有何香凝、柳亚子、邹韬奋等,共800多人。同时,这次救援行动的成功,在国内外影响巨大,对促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工作,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黎洪在家中向记者讲述自己的战斗故事

      由于在部队表现优异,1943年8月,我被调到东江纵队司令队,负责保护司令部。其后,我随部队北上广东,游走在东江两岸,最常面对的敌人不再是日军,而是同样讲中国话的伪军“二鬼子”。

      同年,有一次在东江边护送司令部过博罗的时候,我军意外遇上了伪军。当时我军行进在江边,突然发现有一队骑兵过来,以为我们已经暴露。司令部下令先做观察,如果敌人确实是前来攻击,就迎战。司令部带着很多设备,有电台,有技术人员,一般是不会参与战斗的。但是,事态紧急,眼看着伪军骑兵越来越近,司令部果断下令准备战斗,打个伏击战。

      当时骑兵分别在两条路上,朝我们过来的这边有6个,被我们的伏击打了个正着。伏击战术取得成功,当场就击毙两人两马。剩余四人跑进了山洞,我们紧随其后追到洞口。他们不出来,不断向洞口外射击。我军武器配备不足,难以攻入山洞,于是选择使用手榴弹。随着“嘭”的一声,成功将洞内四人消灭。获得胜利,我们都很兴奋。战斗结束后,我们看上了被打死的那两匹马。因为当时生活很艰难,肉是基本吃不上的,战友们就想着把马肉割下来吃,开下荤。结果是马肉很硬,一点都不好吃,可能是我们不知道应该怎么煮吧。

      战场上,趣事还是少数,更多的是惊心动魄,生离死别。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篁村战役。那是1944年1月24日,我所在的东江纵队第三大队准备夜袭东莞篁村田心坊伪军张玉章中队。当时敌我力量悬殊,伪军出动了重机枪,而我方部队装备简陋,只有土枪、步枪。关键时刻,年仅18岁的班长张锦标用身躯扑压在敌人的重机枪上,占领了土堆阵地,为突击队的进攻扫掉了障碍。那场仗不算大胜,却鼓舞了士气,我军成功缴获了敌人的两支机关枪。班长的大无畏、奉献精神,不仅震撼了我们,也影响我们终生。

2021年4月9日,97岁的抗战老兵黎洪在家中重温入党誓词

      战争期间,我军游走于农村,发动群众,而群众也对我们十分拥护。我渐渐发现,党和人民的关系就如同鱼水关系,相互依存、不可分离。1944年3月,我正式加入共产党。正是在广大人民的支持与拥护下,以及党的正确领导下,我们军队才能打胜仗。

      战争充满残酷与艰苦,在与敌军作斗争过程中,与死神擦肩而过更是家常便饭。抗日战争胜利后,东江纵队主力奉命撤往山东,在解放区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两广纵队,编入华东野战军战斗序列,并参加了豫东战役、济南战役和淮海战役。其中,我对淮海战役记忆犹新,那是我最后一次受伤。

      1948年,淮海战役时,我军迫于火力压制,不得不在战壕内躲避。国民党的炮弹不断轰炸而来,在前面的机枪班机枪手有好几个已经牺牲。而当时我被飞溅的炮弹碎屑击中,昏迷了过去,然后被卫生员包扎后抬走救治,所幸无大碍。事后回想起来,我一点都不害怕,想到英勇的张班长,想到自己志愿参军的决心,战争中死伤都是正常的,上前线打仗就是要不怕死,为部队牺牲也没有问题。

      后来,在1958年,我离开了部队,回到广东省,到水利电力厅、东深工程工作,直到1972年。十多年间大力搞建设,见证广东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随着改革开放等政策,在党的领导下,祖国愈加繁荣昌盛,愈加富强。我感到自豪骄傲的同时也有点小遗憾,如今我年岁已长,想再为党贡献些什么都不再容易。

      去年疫情期间,看到电视上抗疫一线的工作者和白衣天使们为了抗击疫情,日夜穿着防护服,戴着防护镜,脸上被勒出深深的印痕,令我感触很深,他们为了人民安危奔赴一线的勇气让我回忆起当年参加抗日斗争的自己和战友们,于是我和另一位老党员吴也成商量各自捐款1万元,想要为社区抗疫出一份力。可是当时不接受现金捐款,多亏社区工作人员多方联系帮忙,才终于将这2万元变成防疫物资。莞城兴塘社区专门感谢了我们,我觉得反倒是我们要感谢社区工作人员,他们一直在抗疫一线奔忙,还帮我们购买到物资,完成了心愿。作为党员,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我们老了,上不了抗疫一线,只能以这份捐款尽绵薄之力,聊表心意。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的100岁生日。在建党100周年之际,我祝愿党领导全国人民再创新辉煌,人民生活更加幸福,祖国更加繁荣昌盛。

      讲述人:黎洪,1924年生,广东惠阳人,1942年参加革命工作。东江纵队老战士,参加过淮海战役。

      记录人:资深记者 吕晓敢 实习生 周悦维

      摄影: 陈帆

      视频:杨溪 苏祖洪 何德和

      资料来源:中共东莞市委老干部局——2021“我看建党百年新成就”专题调研

      编辑:王宝光

      (时间:2021年5月21日    来源:东莞时间网-i东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