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好久不见,老战友!”白发老兵重逢,共话70年前游击往事

出席大会的老游击战士于活动现场合影留念

老兵刘湘(右一)与同为老游击队员的亲人相聚。

      昨日上午,在广东省老干部活动中心三楼礼堂,300多名白发苍苍、胸佩奖章的老人相聚一堂,他们都曾有相同身份——游击战士。1988年广州地区老游击战士联谊会成立,今年11月21日正是30周年的庆典大会。

      93岁老人刘湘喜笑颜开,现在定居北京的他月初刚赶回广州,目的之一是为了见三位特殊战友——两位表妹以及自己的亲妹妹,他们都曾是东江纵队的游击队员。事实上,刘湘出身东莞的教师家庭,父亲曾是暨南大学讲师,而刘湘母亲的家族则是东莞当地赫赫有名的“游击名门”何家,算上刘湘一共有37人先后成为游击战士,他们分别坚守在作战部队、流动剧团、情报交通站、电台机要等不同岗位。

      随着抗战时期广东沦陷,刘湘一家开始了逃难。而由于路途环境恶劣,三年内刘湘父母先后双双病死,这给刘湘带来了极大的痛苦。1945年3月,在迁徙到韶关坪石镇的中山大学读土木工程的刘湘正式弃文从武,成为东江纵队游击队员。“书读不下去了。”刘湘回忆,当日军发动占领粤汉线南段的战役,中山大学面临再一次迁移。一方面不想跟随学校迁移,另一方面身怀家仇,刘湘便决定和同学一起参军。

      “当时没有交通工具,我们在赣南、粤北的山区里行走了两个月,历尽艰辛才回到东莞。”刘湘回忆。刘湘参加游击队也是受到家人影响,他有两个姐姐与一个妹妹,两个姐姐都先于他参加了东江纵队,经常向他描述抗战形势。半年后日本投降,抗日战争结束。刘湘没有回中山大学继续读书,而是跟随东江纵队北撤到山东烟台,在华东军政大学继续学习。而后1957年加入当时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如今的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前身。2015年9·3阅兵仪式上,刘湘作为抗战老兵代表,坐在天安门观礼台上。

      上世纪80年代刘湘退休定居北京,妹妹刘晖,两位表妹何值、施伟定居广州,每两三年刘湘会回广州探亲。以前只能通过书信、固话联系,现在时不时就互相打电话问候。“联谊会上看到战友和家人,唤起了我作为游击队员的记忆,那时候学到的奋斗和坚韧成为影响我一生的财富。”刘湘说。

      随着时间推移,现在老游击战士联谊会的老兵年纪大多步入八九十岁,其中不乏百岁高龄。昨日与会的老兵最年轻的都有八十多岁。如今,广州地区老游击战士联谊会的会员由6000多人锐减到2000人。

     (时间:2018年11月22日   来源:大洋网    文/广报全媒体记者侯翔宇     图/广报全媒体记者廖雪明、侯翔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