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向老兵致敬

        八一建军节前夕,我接到了抗战老兵刘长俊的电话,他说八一要到了,给政委致以节日祝贺。老人今年92岁高龄了,离休30多年,依然有着深厚的军人情结,令人肃然起敬。

        放下电话,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八一是军人的节日,更是老兵们的节日。他们为国为军为民付出了最为宝贵的年华,我们不能遗忘他们!

        前年,军分区联合白山有关部门开启了抢救“抗战老兵口述史”文化工程,挖掘宣传了白山地区22位抗战老兵事迹,感动了边城,感动了社会,更加坚定了我们这些戍边军人爱民强边固防的忠诚信念。战争年代,老兵们为了心中信仰,甘洒热血,无畏牺牲。进入和平时期,为了国家建设,他们坚决服从组织安排退伍返乡,哪怕个人利益受损也义无反顾。他们的精神和情怀令后人景仰。

        长白县马鹿沟镇二十道沟村抗战老兵李振夏,抗战时担任部队通讯兵,在一次传送紧急情报途中,从飞驰的马背上摔了下来,右肩和胯部摔成重伤,至今旧伤仍常常发作。抗战胜利后,他退伍回乡务农时,国家补贴了他600斤小麦。但他却背着家人,毫不犹豫地把小麦退了回去,他说:“我自己有手有脚,不需要国家的补助!”现如今,他仍然过着清贫的生活,淡然无求。

        老兵的想法简单、朴素,不管自己多么困难,他们想着的都是如何能为国家减轻负担,想着的永远都是国家建设和部队发展。他们的心中,装着的永远是大义。那年我到革命老区井冈山,战友向我介绍,大街上七八十岁的老人,十个得有五个是当年的老红军。令人敬佩的是,他们绝大多数人从未拥功自傲,向国家张口要这要那。一位老红军表达了大家的心声:照比那些牺牲的战友,我们能活下来已经很幸运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老兵们的所言所为,无疑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党课。

        家住靖宇县赤松镇的抗战老兵于加堂,当兵13年,后来响应毛主席号召,从排长职务上退伍回乡,他就是这样一位令人尊敬的老兵。提起他,民政助理王勇动情地说,这老爷子觉悟可高了,每次到镇里办事,看到人多立马调头就走,从不摆老资格。前段时间老人得了一场大病住院,住了一周病情刚好转,说啥也不住了,医生劝他再住几天,他说,我都好得差不多了,不能再浪费国家的钱了。他常和人讲,以前咱能动弹,就不能花国家的钱。现在动弹不了了,还得国家养着!眼睛里是满满的感动!好多老兵,想的最多的就是党和国家对他们的照顾,话里话外尽是感激之情,却从不摆功。其实,相比于常人,他们对我们国家付出得太多太多!

        我军从诞生之日起,一直高度重视厚爱军人家庭。早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就设立了优待红军家属的专门机构。抗战时期,相继出台《优待抗属代耕工作细则》《优待抗属购物办法》等政策文件。习主席在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曾强调:注重发挥政策制度的调节作用,增强军事职业吸引力和军人使命感、荣誉感。

        去年6月,刘长俊老人找到我,提了一个请求,想到边防部队看一看,坐一坐边防部队的巡逻艇。看着老人期盼的神情,那一刻,我心里一酸,老兵的心愿就是如此简单,能不满足他吗?当老兵和当年战友们走进我们边防哨所的视频监控室,看到科技控边手段如此发达,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当刘老坐上巡逻艇,像当年在部队一样站得稳稳的,眼睛警惕地巡视着界江时,我们担心他年事已高,想上前扶他,刘老坚决不同意,他说,就让我真正地再为祖国巡逻一次吧!

        昨天,机关的一位同志告诉我一个不幸的消息,90岁高龄的抗战老兵周玉浩走了,带着未了的心愿走了。老兵生前有一个心愿,就是想去一趟天安门,看看毛主席。开始,老人因家庭生活困难,为节省路费没有去成。这几年,老人生活条件好了,国家也有照顾补贴,但身体却不允许了。一位爱心人士听说老人的心愿后,就为他PS了一张在天安门城楼前的留影,老人就像真去了天安门一样,把照片装在镜框里,摆在自己的卧室内,来人就介绍。

        令人遗憾的是,健在的抗战老兵越来越少了。机关同志告诉我,前不久,还有好几个抗战老兵也走了,黄殿军、聂生茂、刘瑞刚……

        联想到这些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核试、越战等的老兵,他们曾经为我们的国家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理应享受相关的待遇和照顾。请不要忘记,不要忘记那些老兵们。向他们致敬!八一军旗上,永远铭刻着他们的名字! 

        (时间:2017年08月10日     来源:吉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