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98岁抗战老兵:祖国强大了我心里特别踏实

        今天是8月1日,时值建军90周年纪念日,本版谨以此“特别策划”,向老兵致敬,并念那段峥嵘岁月……
        2017年8月1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纪念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来临前夕,家住东莞塘厦的原东江纵队98岁高龄老兵邝耀水的内心激动万分,再次讲述起其艰苦卓绝的抗战故事,追忆老一辈革命者用鲜血谱写的奋斗史。如今,邝耀水虽然年迈,但依然在发挥余热,通过组建塘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造就适合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的新人。邝老常告诫年轻人,做人立德为先。“在那个年代,没有高尚的道德品质,就没有革命的胜利。”
拜访 塘厦最后一位东江纵队老兵
        最近,98岁高龄的原东江纵队的老兵——邝耀水总是无法入睡,作为一名1937年参加革命的老战士,在建军90周年来临之时,邝耀水心中既激动又有着一份忧愁。
        走进邝老家中,明亮的大厅里最引人注目,一是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一组纪念邮票,二是一张2015年9月拍摄的东莞市抗战老战士合影,三是邝老的战斗勋章。最近,邝老尤其喜欢拿着那张合影照来看。“为国已无力。”邝老直言这是近年来藏在他心底的一份愁。2015年,“东江纵队”老兵参加抗战70周年阅兵的第一人选本是邝老,但由于身体原因,他不得不放弃,转而推荐了一名女战友代表“东江纵队”参加阅兵。
        “全市就剩这么多人了,塘厦 东江纵队 的老兵只剩下我了。”谈起老战友,邝老记忆犹新,一件件往事如数家珍。邝老表示,每个人都无法抗拒岁月的流逝,但岁月却抹不去一代人的精神传承。他希望现在的年轻人一定要加强道德教育,做人立德为先。“在那个年代,没有高尚的道德品质,就没有革命的胜利。现在祖国强大了,我感到特别自豪,心里很踏实”。
往事 潜水夜烧敌桥腿受伤
        1939年9月,第四纵队司令部部署独九旅攻击深圳日军。为配合行动,直属第二大队要袭击南头日军,并破坏宝深公路上的大涌木桥。“四政队”队长黄木芬亲自带领邝耀水等配合烧大涌木桥行动。
        邝耀水清楚记得,在大涌桥的两个桥头,日军建了固定的水泥钢筋堡垒,每个堡垒有15个日军,24小时把守着。大涌桥下,流淌着大沙河,河水泛滥,河面可达50多米宽。9月20日晚,水涨,邝耀水一行10人潜入大沙河中来到目标地。10名队员身上除了烧桥的煤油,携带的武器只有左轮手枪或者驳壳枪。“我们看到,面前的大涌桥桥墩是几支立在河底的大杉木,桥面是在杉木桥墩上铺木板。这种桥非常好烧。”邝耀水说。趁着夜色掩护,游击队把旧棉被撕开,用麻绳将棉花死死地缠到做桥墩的杉木上,而后泼上煤油,把棉花都浸透。这时,队长黄木芬一声令下“放火”,几十个火头一起燃烧起来。放火后,游击队迅速向大沙河上游撤退。可是,日军似乎觉察到河底有人,开始架着机枪,疯狂对着河面扫射。“千万不能开枪。一旦开枪,敌人就能清楚地看到我们的位置。”队长黄木芬沉着冷静地说。
        可是,游击队往上游潜了近500米还是被日军发现,并迅速把河堤包围,架设机关枪。前有守军,后无退路,队长黄木芬的冷静又一次发挥了作用。他命令所有队员掏出手榴弹,拔开安全盖,继续向前。潜到距离敌军机关枪阵地约10米左右,黄木芬把手一挥,手榴弹一齐掷向日军机关枪阵地。敌方顿时方寸大乱,邝耀水带领小队冲了上岸,向上游小山方向撤退。日军继续追击。邝耀水还清楚地记得,日军在身后用机关枪扫射,子弹就在耳际嗖嗖地擦过。这次任务,小队牺牲了三个人,邝耀水也在这次任务中受了腿伤。
百花洞智毙日军大佐
        1941年6月10日,邝耀水所属的70 多人的游击队在大岭山百花洞一带训练。训练开始没多久,附近村里的群众就跑上游击队训练的地方来报信:村附近发现了十多个日本兵!“当时,队长一听,日军只有十余人,立刻下令将这一小股日军消灭掉”。
        “其实,当天来到附近的日军多达150人,整整是我们的两倍。”战斗开始后,异常激烈,日军本以为能占到人数优势,但没料到,战斗打响后,周边的村落集结了300多名民兵参加战斗,战场形势出现了反转。“可是,虽然日军在人数上处于下风,但指挥调度却井井有条,加上日军的武器装备优势很大,一时间很难将其消灭。”邝耀水表示,在战斗胶着的时候,有细心的战士看到日军当中有一个骑在马上,用望远镜观察战场的军官。
        “发现这一情况后,队长立刻下令,集中火力打日军的指挥官。最终日军指挥官连人带马被游击队和民兵们打成了筛子。”击毙日军指挥官后,日军立刻乱了,不断地发出求援信号弹。经两天作战,共毙伤日伪军五六十人,游击队在收到日军援军出动的情报后,选择了撤离。“这场战斗是我经历的最大的胜仗,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个被击毙的日军军官竟然是个大佐。”邝耀水认为,这场战斗的胜利是我党群众路线的成果,若没有300多民兵加入战斗,战斗很有可能是另外一种结果。
而今 关心下一代发余热
        半个多世纪后,邝老投身到了关心下一代工作中。“造就一代适合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的新人,是关系到国家盛衰存亡的一件大事。”他说,由于老干部阅历丰富,懂得当今生活的来之不易,因此,关心青少年一代的健康成长,就成为老干部义不容辞的责任。1996年,邝老牵头与一批老干部通过走访,了解情况,之后向塘厦镇委反映,组建了塘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帮扶那些无一技之长、难于就业或曾经失足的青年。邝老担任塘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主任。
        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成立不久,邝老就接到了一单任务,当时塘厦理工的一位学生表现非常恶劣,经常在学校及校外打架斗殴,学校、家长都无法改变这位学生。最终派出所欲将其收教,但这个想法,第一时间被邝老否决了。经过深入交流后,邝老坚持认为只要教育手段正确,一定能转变这位年轻学生。邝老的方案非常简单,就是将这位青年学生送到了社区治安队,让他亲身去感受打架斗殴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而这位青年学生也在一次次的执勤当中,认识到了当初的错误,并在派出所立下了不少功劳,深得派出所领导和社区领导赏识。经过教育改造,该青年学生还被学校颁发了优秀毕业生的荣誉称号。
        据介绍,从1996年至今,通过邝老等人的努力,加入到塘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的老干部已有几百人,他们为塘厦镇教育、引导失足青年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退休在家的邝老还在继续发挥余热,不时为中小学生上德育课和革命传统教育课,讲述当年日寇侵略的罪行。

       (时间:2017-08-01   来源: 金羊网(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