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曾宪洪:日寇攻占大名县城之前的罪恶片断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后,日寇疯狂侵略中国,华北沦陷,河北大部失守,日军继占领了河北成安县城之后,由西向东又向大名城扑来。这时,在大名城西西王庄附近日军遇到了从芦沟桥边打边撤败退到大名驻防的国民党二十九军一部的抵抗,但终因兵力不支武器悬特,二十九军战士坚持了一天时间的激烈战斗后又撤退了。当日军攻占大名县城之前并与二十九军作战中,在大名县西王庄、阎小庄、刘窖村欠下了一笔笔血债。
        一九三七年农历十月(公历十一月)国民党二十九军一部为在大名城外西王庄继续抵抗日军,动员不少民工挖战壕,埋地雷。从西王庄到城西北刘窖村挖战壕十里余,深八尺,宽七尺,挖阻击坦克沟深一丈余,宽一丈二,在汽路两旁还埋有地雷。农历十月初九,日军利用坦克牵引的空中载人气球指挥作战,先用飞机轰炸,后用大炮轰击,继而坦克掩护,从成安向大名进犯。初十晨,开始向大名城攻击,与二十九军一部直接接火,一直打了一晌,后来敌军用十几辆坦克把二十九军一部包围,其突围时伤亡惨重,仅在西王庄东南地里躺着二十九军战士一具具尸体,一眼望去比比皆是,当晚二十九军战士又南撤了。战后因村内外逃无人,尸体未即掩埋被狗吃去了不少。这是日军欠下二十九军战士的一笔血债。
        西王庄之战前,村内绝大部分群众外逃了,只有村民李兆堂一家因生活富裕,怕丢东西、舍不得离家,结果在日军攻战中,李兆堂被日军炮弹打中头部当即死去。其儿子被炸掉一只胳膊,儿媳被弹片崩在乳房里不久死亡。李兆堂之妻虽随人外逃,但战后农历腊月二十三返回家时,看到家破人亡,悲恸至极,亦气绝身死。一家四口就这样无辜死在日寇的枪林弹雨之下。
        一九三七年农历十月初九晨(公历十一月十一),日军大约有一个营的兵力在距城十余里的阎小庄驻扰,当时村内巳空无一人。忽而有外逃的七人,因缺衣少吃,又不约而同地回村拿东西时,被日本兵围住陷入险境。这七人白天给日军担水、喂马,傍晚凑在一起正歇着时,一日军发现顿生疑心,于是立即将这七人驱赶到村内吕东修家两间小西屋内。不一会,日军来了一群人,大部分日本兵站在院里“哇哇”乱叫,其中一个带手枪的小头目把屋门帘撕开,见屋内黑糊糊的,就用残绝人寰的手段,先让这七人跪下,再用撕毁的门帘布把眼捂住,紧接着把手枪一抡,杀人的子弹将七人打倒在地,后用脚在每个人身上又踩了一遍,还用刺刀乱扎了一气,然后发着狂笑走了。就在这狂笑声中,村民阎春生、吕泽、吕东怀、阎慎德被打死,阎希雨、阎希生、吕东修受重伤致残,后半夜这幸存的三个人扒开墙基角挣扎着爬了出来。日军杀害无辜百姓,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九三七年农历十月初十(公历十一月十二)黎明,日军一部又从阎区庄侵犯到刘窑村。这天,村内绝大部分人已陆续外逃,当村民刘西堂和他俩个儿子及一个侄子又外逃时,刘西堂因年老走的慢,刚走到油粉町村就被日军拦住用刺刀扎死了,村民岳秀山外逃后听说日军进村没啥事急于回村,不料在返回的路上于刘窑村东迎面碰见几个日本兵,白白的被日本兵开枪杀害了,村民郭凤春之妻曹郭氏及小女儿在日军攻战刘窑时一颗炮弹穿墙而过,落在他屋内,母女俩也当即毙命。
        日寇攻占大名县城之前,仅在西王庄、阎小庄、刘窑村刀枪并用,除伤亡二十九军战士外,两天内还滥杀无辜十二人,重伤致残善良百姓三人,真是罪恶累累,令人发指!
 
 
        (来源:大名文史资料第2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