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董明清:大柳树底下的故事

        我们南盘村的东西街西头、南北街北头之间有一个大坑。我家住在大坑东沿。靠近大坑北沿原有一棵大柳树。住在附近的人们,夏天闲时都喜欢在大柳树底下乘凉。抗日战争时期在大柳树底下发生过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我记忆较深的有三个。
        一是一九三八年古历正月十七日下午,日本侵略军从北向南路过我村。前边的敌人刚走出我村南头,就遭到了我八路军的阻击。战斗正在激烈时,有一个日本兵在村北头大柳树底下放哨。天快黑时,我八路军一位炊事员,看模样有五十来岁,不知啥原因掉了队、迷了路,走在大柳树西边一百米左右的地方被放哨的日本鬼子兵发现开枪打死了。日军走后,第二天我村群众看到那位八路军老炊事员头部和胸部两处中枪,还背着部分炊事用具躺在地上。群众谁看了谁心里难过。随后就自动把他掩埋在我村北地。并在坟前插上了写有“八路军战士之墓”七个大字的木牌。然后,恭恭敬敬地面向新坟鞠了三个躬才默默离开。
        二是一九四一年麦收后,一天早晨日本鬼子对我村进行“扫荡”。敌人从东头进村,村里老百姓听说后就向村西逃跑。日军刚走到村西头大柳树底下,就向逃跑和在地里干活的老百姓开了枪。结果有两个正在村西锄地的老百姓被打伤。一位是四十多岁的董永舒,腿部被打伤成了终身残废;一位是三十多岁的董殿华也是被打伤了腿部。后又和另一位正在村边锄地的董顺兴老汉一起被抓到大柳树底下。他们二人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日军强迫二人跪下。要逼他们说出:“谁家住着八路军?”“谁家有人当八路军?”“谁是八路军家属?”可董殿华和董顺兴都摇摇头一致回答说:“不知道。”不管敌人怎么追问,他们就是不向敌人告密。追问多时,日军从他们二人嘴里什么情况也没有得到。一个日本军官气得发了疯,用他穿着带钉的皮鞋向董顺兴头部狠狠跺了两脚。跺得董顺兴老汉头破、脸肿、鼻口出血。随后又用手巾把董殿华的眼睛捂住,把洋刀放在脖子上进行威吓。但董殿华和董顺兴始终坚持说:“不知道。”敌人无可奈何只好把他们二人仍下走了。日军走时把我村许多老百姓家的粮食等财物抢劫一空,牵走耕牛十余头。敌人走后,才有人把董殿华和董顺兴搀送回家。
        三是一九四五年六月间,也是麦收后,日本侵略者已临近灭亡。原驻肥乡、广平两县城的日军,想向山东济南方向逃窜。一天下午这股敌人被我当地抗日部队截住。包围在馆陶县和尚寨村。恰巧,这时我八路军一个团从北边过来,奉命打日本扩大根据地。在我村刚住下得知此事。为了配合当地兄弟部队尽快消灭这股想逃窜的敌人。战士们做好的晚饭没顾得吃,就在我村大柳树下集合,整好队立即开往和尚寨村投入战斗。和尚寨在我村西北方向,相距只有八华里。这股想向山东济南方向逃窜的日本侵略军四百多人。只有少数逃回广平县城,大部被消灭在和尚寨村。有的当了俘虏,有的在战场上被打死。就在那天夜里有一个鬼子兵,从和尚寨村跑出来,迷了路跑到黄金堤村东地,第二天早晨被民兵发现进行追捕。这个家伙非常顽固,拒不投降,还开枪打伤了我一名民兵。后被我民兵开枪将其打死。有人认得这个鬼子兵,他曾在我们附近村——翟龙化炮楼上住过,在这一带做过许多坏事。我村董永舒和董殿华就是被这家伙开枪打伤致残的。这真是:“恶有恶报”“血债要用血来还啊!”那天上午还有两个被俘的日本鬼子兵,由我军战士押到我村大柳树底下。招来好多人围着那两个日军俘虏,纷纷痛斥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罪行。此时那两个日本兵如丧家之犬低着头一声气不吭。直到中午我军战士把日军俘虏带走,前来围观的男女群众,才眉开眼笑的离开大柳树各自回家去。这时,他(她)们都高兴极了。觉得从此日本侵略者再也不会像过去那样猖狂了。
        我村大坑北沿那棵大柳树,早已不存在了。但抗日战争时期在大柳树底下发生的那些可歌可泣的故事,将要世世代代传下去。现在日本国内一些右派势力,想篡改历史,否认过去日本帝国主义对外侵略罪行,梦想重新恢复军国主义势力在亚洲称霸。这我们决不能允许。我们将让全村人永远牢记日本军国主义分子侵华时犯下的滔天罪行。要让后代子孙都知道新中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打败帝国主义侵略者和国内反动派之后建立起来的,是来之不易的。要教育他们热爱我们的祖国,去努力建设我们强大的祖国。
 
       (来源:《大名文史资料》第8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