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孙树凤:从济南“五三惨案”中走出的革命家李铁

 

       李铁原名郭庆云,字缦青,祖籍山东齐河县,1911年生于济南市,家住大明湖畔水胡同。李铁北师大历史系毕业,193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入闽,历任中共福州市委书记、闽江工委副书记、闽浙赣省委副书记、省城工部部长等职务,1948年牺牲,1956年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李铁同志一生短暂而辉煌,他的足迹深深地印在济南、北京、福建的大地上。他像播种机,所到之处,革命队伍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迅速发展;他像火种,燃到哪里,那里就会闪耀革命的火焰,越烧越旺。他为民族解放、新中国的建立做出了重大贡献。今年“五三”前夕,我们访问了他的胞妹、济南五中原校长郭庆娥同志,她虽已82岁高龄,但思路敏捷,记忆清晰,深情而具体地讲述了李铁鲜为人知的革命一生。

在济南读书的日子

        李铁的小学、中学教育都是在济南完成的。他勤奋好学,天资聪颖,成绩优异,考试成绩均名列前茅。他与山师大严薇青教授是济南高中同级同学,又一同考入清华大学。严教授回忆说:“李铁老成持重,功课很好”。
        1928年5月,李铁正在济南读高中时,日寇强占济南,在占领期间,肆无忌惮地炮轰我居民区、商业区,凌辱、杀害我外交人员,驱赶、射杀手无寸铁的民众,军民死伤近8000人,制造了史无前例的济南“五三惨案”。一时间,马路血流成河,惨不忍睹。一天,日寇一颗炮弹落在了水胡同东口,李铁身受重伤,抬回家,床上的被褥全被鲜血浸透,连续两年在齐鲁医院、济南医院(现省人民医院)开过几次刀,仍未痊愈,影响了他的发育,以后个子也没有长高。从此,在他心灵深处埋下了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深仇大恨。
        民族矛盾日深,国民党政府采取不抵抗主义,愤懑的李铁拿起战斗的如椽大笔,撰文抨击反动势力,取笔名“劫后生”。1930年,以“郭俊青”为笔名,在开明书店出版的《中学生》杂志上,发表了题为《小道士》的短篇小说,鞭笞旧社会;也曾用“沐谛”、“腾泻”的笔名,著文抨击旧制度,激发人们的抗日觉悟与热情。他利用在济南《晨光日报·儿童周刊》、《平民日报·再励副刊》任业余编辑的机会,联络进步青年,探讨革命真理,传送《斯大林传》、《铁流》、《母亲》、《子夜》、《欧洲文艺思潮论》、《中国金融资本》等进步书籍,启发青年树立正确的人生观。
        据李铁高中同学林一山(国务院长江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原主任)回忆,李铁以实际行动实践理想。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全国学生义愤填膺,高举爱国大旗,赴南京请愿,要求国民党政府出兵收复失地,李铁积极参加,在他的影响、带领下,他就读的高中是参加请愿人数最多的学校。愤怒的学生冲入济南车站,并占领了车站。请愿学生越聚越多,声势越发浩大,韩复榘反动当局派来武装部队,层层包围学生,但被智勇的学生粉碎。山东请愿团在南京高举横幅,喊着响亮口号,迈着整齐的步伐前进。他们不顾腊月严寒,睡在地上,顶住了国民党政府的物质诱惑,到外交部示威。在斗争风浪中,李铁探求革命真理的思想日益坚定起来。

在北京上大学的时候

        1932年,李铁在北京同时考上了清华、北师大两所大学,从此,掀开了李铁革命生涯更加灿烂的一页。
        李铁先入清华大学读书,但他不堪旧生模仿美国大学学生用“拖尸”的手段侮辱新生,况学校又不加制止,又因清华学费太高,家庭负担不起,他离开清华,入北师大地理系,旋即转历史系。他参加了进步同学组织的“近代史读书会”,深入、细致地学习了历史唯物主义、唯物辩证法、马克思主义哲学等书,认清了社会发展的规律,懂得了“反动的东西就要用革命的行动推翻”的道理,坚定了为共产主义奋斗的人生观。
        1935年,在著名的“一二·九”爱国学生运动中,李铁第一个喊出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它像山洪爆发,像汹涌的波涛,迅速传向上海、武汉、南京、济南,吼声振动天地,响彻云霄,波澜壮阔的学生爱国运动在全国蓬勃发展。在严寒的北京,马路上滴水成冰,李铁不顾反动警察的皮鞭、水龙,赤手空拳斗争。继“一二·九”运动之后,李铁又积极参与、组织1935年“一二·一六”抗日游行、1936年“六一三”慰问灾区(因日军军事演习受灾的地区)的活动,1937年慰问绥远抗日将领的募捐活动。李铁的生活充满了革命的激情。1936年北师大成立秘密的“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简称“民先”)的时候,李铁被选为队长兼文学院党支部书记,任校外“民先”区队队长,领导北师大、北平大学、法商学院、民国大学、新闻专科学校、师大附中“民先”成员,进行顽强而卓有成效的抗日救国斗争。
李铁的活动,震惊了反动派。北师大有个右派学生组织,是国民党反动派CC派的外围组织,美其名曰“诚社”。他们视李铁为眼中钉,千方百计陷害、谋杀。一天,“诚社”收买了李铁同班同学乔介林,欲向李铁下毒手。晚上八九点钟,乔介林手执藏剑手杖,冲向李铁宿舍,大喊大叫“要杀共产党。”因宿舍门是反扣着的,乔介林用手捶破门上玻璃而流血,右派学生反咬一口,纠集起来,乔介林剑已出鞘,左派学生赶来支援,双方剑拔弩张,气氛极其紧张,乔见势不妙,未敢贸然出手。这是一次有预谋的刺杀,校方却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第二天贴出布告要开除所谓“闹事”者闫世臣、刘作琪等6名学生。李铁忍无可忍,立即写声明登报澄清事实,证明真相,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师大四百余名学生联合签名,要求校方“收回成命”。山东、安徽、江苏等同乡也联名致电南京,请校长李蒸公平处理,全国学联也有力声援。李铁始终站在斗争的风口浪尖上。

在福建战斗的岁月

        李铁革命的壮丽画卷一页页展现在福建的大地上,放出耀眼的光芒。
        遵照党的指示,1937年李铁南下,克服“地方陌生、语言不通、情况不熟”的困难,他欣然受命,去福州开展城市抗日工作,任福州工委书记。
        认真执行统战方针,发展党组织。李铁认为,福州的抗日救亡运动应首先在爱国人士和知识青年中开展。他克服关门主义的错误,郁达夫、楼适夷、毕相辉、郑沙梅等知名人士都在统一战线中做了大量工作,起了很好的、不可替代的作用。李铁组织“福州青年歌咏会”,大唱“民族危亡,匹夫有责”的歌曲,启发、感染民众,唤起民众。在福州成立“民先”总部,创办刊物,出版报栏、漫画栏、通俗文艺栏,组织读书会,开设夜校,办训练班,600余名学生、店员、商界人士被陆续吸收到“民先”组织中来,结成广泛的统一战线,全面推动各项工作的开展。同时。党的组织也得以迅速发展、壮大,党员已达3000人,培养干部200来人。
        在领导闽江两岸的斗争中精心培养青年。1939年年底,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第一次反共高潮,省委决定李铁改任闽江特委书记,领导闽江两岸13个县市的抗日工作,以闽清县天儒中学作掩护,任语文兼历史课教师。他以课堂作阵地,竭尽职责,教育学生。他删去教材中陈腐的内容,增添爱国主义章节和英雄人物,如《扬州十日》、法国都德的《最后一课》、《柏林之围》、史可法、岳飞、辛弃疾;补充反映民间疾苦的教材,如《苛政猛于虎》、《捕蛇者说》、朱自清的《背影》等。他讲得悲壮激昂,声泪俱下,学生唏嘘哭泣。还时常提到朱德、周恩来、叶挺等人的革命活动,提高了青年学生对中国人民革命的认识。
        在天儒中学授课之余,亲自帮助学校图书馆清理书籍,剔除坏书封存,挑出好书供学生阅读。组成学生“读书会”,指导学生读鲁迅、郁达夫、郭沫若的著作,不少学生从武侠小说中解脱出来,爱上了新文化,接受了新思想。他常对学生说:“学习才能使人不断提高认识,认清形势,做好工作,鼓励学生多读书,读好书。组织校内外青年联合演出话剧《父与子》,歌颂深明民族大义的儿子,痛斥罪大恶极的卖国汉奸父亲,用文艺形式歌颂、鼓励、教育青年。以后,不少青年走上革命道路,都称李铁为“启蒙老师”。
        在紧张的战斗和繁忙的工作之余,对家庭中的青年,李铁也极尽培养之责。他的妻子程宝兰、胞妹郭庆娥都比李铁年小十几岁,对他们要求很严格又很关心。工作中,程女士与李铁并肩战斗,在护送省委主要领导、传递消息,发动群众向国民党政府“借粮”、“借肥”,春耕生产等项农运工作中,李铁都是反复叮咛,严密部署,不许出任何差错。一次,李铁让程宝兰去执行一项非常严峻的任务,正置天下大雨,路上泥泞难以行走,两腿陷入泥泞之中拔不出来,连鞋子都掉到稀泥底下去了,泥水、雨水、汗水交流在一块,遮住了眼睛。路边一老人痛惜地说:“孩子,这样的天气,连狗都不出门,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受得了”,说着搭把手,将她拉出泥窝。程宝兰只好说家中有病人谢过老人,准时回到住处。李铁说:“干事就得这样,分秒的时间都不能耽误,否则不知要遭到多大的损失。”另一次,让程女士去了解一个入党对象的情况,汇报后,李铁说:“还必须再进行了解,对其远亲近邻的情况都得搞清楚才行。”长期跟随李铁干革命的程宝兰,在斗争中成长起来,由地下革命者成了坚强的共产党员。现已离休,经常作报告对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在关心下一代工作中继续做着贡献。郭庆娥同志是李铁唯一的胞妹,在李铁的鼓励下,从事了中学教育事业。他常常寄书、寄刊物、写信说明教育对青少年有多么重要:“你选择了正确的道路,要多关心穷家人家的子女”,“陶行知先生的教育思想是我非常赞同的”,“对镜自照,我已添了不少白发,皱纹也多了几道,但这只是自然规律,工作起来,全然不顾这些,工作是多么美好”,“虽然学者的梦没能实现,没能过所谓舒适的生活,我从来没有后悔,为什么,就是有一个正确的人生观,奋斗着其乐无穷,奋斗着是美丽的”。……如此谆谆教导,饱醮浓浓的亲情、深情,洋溢在给妹妹的几十封家信中。这些信件,都已献给福建省革命烈士纪念馆保存了。郭庆娥同志谨遵长兄教导,1948年参加工作,兢兢业业在教育战线奋斗,教书育人,成绩突出,早年就被吸收为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虽离休二十来年,她仍心系教育,在关心下一代工作中,做出突出贡献,被济南市委、市政府评为“关心青少年先进个人”。
        李铁转战南北,将身心全部献给了革命事业,是一位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所不幸的是在福建城工部事件中遭受冤案壮烈牺牲;所幸的是在毛主席、邓小平同志的亲自指示下,于1955年平反、昭雪。老一代革命家、原上海市委书记王一平同志,时常怀念北师大的同学李铁同志,于1985年6月写了一首《七律·悼李铁》,对李铁战斗的一生作了高度的概括,给予准确的评价:

何来燕赵悲歌士,
苦斗曾经万里程。
浩气于今留海宇,
英魂依旧绕山城。
暮云曾掩奇葩色,
夜雨如闻落叶声。
不是豆萁燃釜底,
只因极左丧忠贞。

        李铁的革命业绩,已载入党的史册,《福州英烈》一书作了全面记载;在福州文林山下,新开放的福建省革命烈士纪念馆大门正面墙上刻上了李铁烈士的浮雕像;文林山陵园内建李铁烈士碑;在李铁烈士的故乡——齐河县所建烈士陵园树有李铁烈士纪念碑;碑的背面介绍了他的不朽功绩;开辟了李铁烈士展室;《齐河县著名烈士名录》碑上,第一个就是李铁。党给了他应有的荣誉,人民没有忘记他,李铁永远活在人民的心里。

        (来源:《济南文史》2005年第4期,总2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