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黄时陶:我所经历的一次日机大轰炸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不久,为了躲避战火,母亲带着我们兄妹几人,从南京长途跋涉,逃难到外婆家——云南开远。这里离开战线几千里,心想这一下可躲远了,不料局势发展很快,两年多时间,敌人已跟踪而至,这里已响起了防空警报的声音。
        开远是云南的一个边远小县(现已改为市),那时还相当落后荒凉,一般人都认为这样的小城日本飞机不会来,这么小一点地方炸什么呢?还不值汽油钱。所以尽管常拉空袭警报,人们很少疏散,城外虽有防空壕、防空洞,人们也不去,然而有一天,一次真正的空袭却终于来临了。
        1940年10月1日,这一次我之所以记得特别清楚,是因为它是我8周岁的生日,当时我已上小学三年级。上午响过警报,但我们一家人并未出去躲避,不一会,就听到一阵隆隆声,天空二十几架飞机飞过。飞机飞得很低,声音惊人,先绕城飞了一圈,然后拉成一条线,一架接一架俯冲下来,一片呼啸声响起,接着四周一片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烟雾、火光、灰尘腾空而上,大地在不停地震颤。我们马上被母亲拥着冲出房门,卧倒在后院的一条小沟里。我和弟妹吓得说不出话来,母亲也脸色焦黄,一家人只好听天由命了。轰炸大约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我爬起来,打了打身上的尘土。这时外面人声鼎沸,火光熊熊,一股刺鼻子的硝烟弥漫了整个空间。我怀着好奇心,跑出大门,穿过半条街,来到爆炸现场。
        这是南门大街的十字路口,一棵大树旁,前街卖豆腐的王奶奶和她用布兜背着的一个小孙女被双双炸死,扑在地下,小孙女的一只手还抓着奶奶的头发,衣服上冒着烟,旁边的墙上贴着鲜红的人肉,另外两个人躺在不远的地方,一人腿已炸断,血流满地,一人肠子露在外面,没有死,正在大声嚎叫。周围满是炸塌的房屋,燃烧的树枝,一片哭声。我被这一个从未见过的悲惨场面惊呆了,幼小的心灵受到强烈的震撼。这就是战争,这就是侵略,这就是日寇,这就是法西斯暴行,他们竟然向平民开火了,平时上课读到的听到的这些词汇一下子具体起来,变成血淋淋活生生的画面,深深印进我的脑海里。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家去的,一连几个晚上都在做着恶梦,几次梦中啼哭而被母亲叫醒。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一次日寇轰炸的惨景,还十分鲜明地在我的脑海里浮动。

       (来源:《济南文史》2005年第3期,总2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