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宋毓升:日特山东省甲第1415部队及“泺源公馆”的罪恶活动

        我于1941年10月在兖州日本宪兵分队给中山良一当翻译。1944年初山东甲第1415部队成立,我被调往乐陵县东辛店甲第1415部队第一中队三小队充任翻译。同年6月调济南泺源公馆,10月,随四中队松浦正秀去周村,直至日本投降。现凭个人记忆把所知道的情况记述出来。
一、甲第1415部队的组织状况
        日本侵华期间,在沦陷区各地都设有日本宪兵队,均隶属于北平日本宪兵队总部。宪兵系日本天皇的亲兵,其权限超越日本陆军特务和机关长,授有监督日本官兵的权力。
        山东省日本宪兵大队本部,设在济南经三路小纬二路大观园对过盐务局大楼内。其内部组织有人事课、警务课、剿共课、特高课、经济情报课。据我所知,从1941年起由村上直枝(中佐)任队长,津田初次(准尉)任人事课长,武山英一(准尉)任特高课长……
        当时日军把山东划分为4个道:鲁北道驻德县,鲁南道驻临沂,鲁东道驻烟台,鲁西道驻济宁。在各驻地都设有日本宪兵分遣队(或称日本宪兵队)。各队配有日本宪兵、华人翻译、便衣特务等。另外还设有汉奸组成的宪兵工作队。
        日本侵略军为了进一步推行“强化治安”运动,于1944年初,成立了北支派遣军特别警备队,其成员由约40%的日本宪兵和60%的陆军官兵组成,司令部设在唐山交通大学内。其驻山东省的分支机构即“山东省北支派遣军特别警备队甲第1415部队。”该部队因与武山英一领导的济南日本宪兵队城内分遣队合并而成,故大队部设在济南经三路纬六路。原日本宪兵队城内分遣队(西门里大街路南,后门是禄多里48号),仍是武山英一的工作地点。为了掩人耳目,对外挂牌称“泺源公馆”。
        山东省甲第1415部队队长由山东省宪兵大队本部队长村上直枝兼任。其长官身着西装,士兵穿军服,每人配有长枪1枝、短枪1枝,佩戴三角形(三个▲形如同“晶”日字一样排列)胸章,统称“红三角”部队。其下属有4个中队,每中队150人左右。
        第一中队驻乐陵县城。队长上谷澄雄(上尉)。指挥班长森某(准尉),副班长粟又(上士),翻译冷某与李某。宣传班长岩井(中士),翻译韩西奎(朝鲜人)。
        一小队驻商河县城。队长小林(少尉)。侦牒班长滨口(上士)驻龙桑寺,副班长平田敏男(中士)驻黄屯。
        二小队驻杨安镇。队长的名字已失忆。侦牒班长佐藤下士。
        三小队驻东辛店。队长儿玉(少尉)。侦牒班长井岚(中士),翻译赵某。副班长中山良一(中士),翻译宋毓升。
        四小队驻黄夹镇。队长森某(准尉)。
        二、三中队不详。
        四中队驻周村东门外复育医院内,后迁城内中长街路东,对外挂牌“鲁支公馆”,队长松浦正秀(上尉)。指挥班长森山(准尉)。副班长阿部(上士)。翻译赵培元(朝鲜人)、于启孝。宣传班长富永(下士),翻译孙子彬。侦牒班驻大临池,班长市井(上士),翻译杨厚甫。其成员还有:岩井(上士),翻译韩西奎(朝鲜人);佐藤(中士),翻译白川(朝鲜人);庄子(下士),翻译任炳耀;石渡(中士),翻译宋毓升。
        一小队驻青城县城和马尚站。队长铃木(少尉),翻译张志强。
        二小队驻桓台县城和湖田,翻译刘肇绅,
        三小队驻邹平县城。队长门元(少尉),翻译李士坤。
        四小队驻长山县城。队长名字已失忆,翻译松田(朝鲜人)
        另外吴汉吉带领的特务工作队30馀人,驻周村东门外路北四中队对过。
        泺源公馆是甲第1415部队直属的特务机关,其在各地的下属机构,也是挂羊头卖狗肉,如在济南设置的“凤凰公馆”、“白铁社”、以及在各地的“洋行”、“银行”、“医院”、“公馆”等,实际上都是“泺源公馆”派出的特务机关。除此还设置了许多秘密搜集情报的“点”、“站”,如武山英一虽然是泺源公馆的首脑,为了便于搜集情报,仍设有秘密联络点。为了便于执行任务,一些特务都身着便衣在大街或公共场所贼头贼脑地四处查寻。这些披着羊皮的豺狼,有的把自己装扮成职员、医生、商人等模样出现在众人面前,如竹河信义及其翻译马庆连,初来德县筹建派遣班时,对外的身份就是朝鲜银行的职员,并手持朝鲜银行的手牒(日记本)到处招摇撞骗。日特陈绍棠由济南调入德县后,为了获取情报,乔装以行医为名,刺探情报。后来他在德县马市街路西开设了一家医院。为了效忠竹河信义,他把医院命名为“信义医院”。
        竹河信义系宪兵军曹(中士),原任临邑派遣班班长,于1944年冬奉命来德县筹建派遣班,住在马家溜口街路北原兼松洋行院内。这个院子实际是空院,经过一段筹备之后,于1945年春,正式开展活动,对外仍挂“兼松洋行”的牌子。为了适应活动的需要,在苇子场街路东原莲荷书寓处,增设秘密监狱,对外挂牌称“敷岛公馆”,并将特务杨仲仁、张金山二人由平原调入该公馆工作。
        1944年春,分别在平原、临邑设派遣班,平原派遣班班长成泽(曹长上士衔)、临邑派遣班班长奥山(军曹),翻译李宗海,特务张振海、高振声。同年夏在德县马家溜口街也设派遣班,班长是曹长榎杲,对外挂牌为“东洋棉花洋行”,内有宪兵七八人。翻译王海亭(东北人)。该派遣班的主要任务是,在火车站和列车上从事特务活动。其人员有时穿便衣,有时着铁路制服,乘坐火车特二等,持有免费车票。该班在德县时间不长,于当年冬即调往禹城。德县黄河涯派遣队是1945年春派驻的,队长是宪兵准尉兹中,翻译刘逢和,特务于和、郑殿臣、郑泰云、周茂纯等人。
二、甲第1415部队的罪行
        山东甲第1415部队及其泺源公馆,在搜捕抗日军民、残杀中国百姓的方法上是极其阴险和残酷的,它既有公开的特务机关,也有秘密网点,并设有自己专用的监狱。如在德县设置的所谓“敷岛公馆”实际就是监狱。一些汉奸特务,也为虎作伥,残害无辜,其罪恶不胜枚举。一句话就能使人丧命,如果对他们进行贿赂,死罪也能变成无罪。他们逮捕人,有时全城戒严,有时个别逮捕,也有时秘密抓人。
        1944年3月,1415部队一中队日本宪兵逮捕了两名抗日村长,在乐陵北门外被日本宪兵粟又和另一名宪兵用日本军刀砍杀。
        1944年6月,东辛店三小队得到情况,说城南张蝎子村有八路军,该队日本宪兵全队出发,小队长儿玉命把一个在押的共产党嫌疑犯王某带着同去。可是在张蝎子村并没有捕到什么人,儿玉命特务金福通,从王背后对王开枪射杀。
        1944年8月,济南泺源公馆寺田(准尉)带领中山和我,同到临邑城内高级小学去破获中共党团组织,共抓获师生10馀人。将一名教师带往济南,其馀交临邑警察所处理。
        1944年9月在临邑完小逮捕一个以串校卖书为名进行地下活动的刘某,在重刑威逼之下迫使其变节投降。敌人为了利用他,并不杀害他,却把他押解到济南假释,让他严密监视八路军活动,妄图达到其一网打尽的目的。
        1944年11月,1415部队四中队由周村出发,到临邑扫荡。此次扫荡历时10天,我临时配属三小队随队同行。在临邑城西北约15公里的一个村庄里,只找到几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全村再无别人。日本宪兵问这几个老人,村里谁是八路军,哪家有共产党,其中一个老人说不知道,日本宪兵当即用刺刀把他刺死。
        1945年5月,1415部队四中队进行了一次大逮捕,分组分批去抓人。我随石渡组到中长行街南头去抓一个电厂工人,此人姓刘,有共产党嫌疑。这次大逮捕共抓获20馀人,除工程师马益三被留下外,其余全部被送去日本当劳工。
        1945年6月,据特务宋希乐密报,说周村同泰公杂货店存有钞票纸三箱,准备卖给八路军。日本宪兵石渡即带特务王守中、宋希乐和我同去该店查抄,当即将该店经理李某逮捕,并将三箱钞票纸全部运到1415部队四中队。经审讯,该店经理李某全部招认。后该店用重金贿赂,李某经取保释放,钞票纸则全部没收。
        山东甲第1415部队自1944年初成立,直至1945年7月,时间虽只有一年多,但其罪行是不胜枚举的,以上所记仅仅是我所参与的或了解的,不到其罪行的千百分之一。但从以上几例中却可以说明日本特务究竟在我国做了些什么事。

        (来源:《济南文史》2005年第3期,总2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