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长田友吉:日军在济南活体解剖中国战俘


 
        1942年4月中旬至6月上旬,于山东省济南陆军医院卫生新兵教育队,根据院长、军医中佐高木千年的命令,铃木军医大尉、井绩军医少尉、饭冈卫生军曹和我(第四十一大队第五中队卫生一等兵),为350名卫生新兵进行直观教育,将两名由济南俘虏收容所送来的30岁左右的中国农民(男),用解剖刀加以解剖虐杀。解剖是由铃木、井绩、饭冈共同进行的。我作为受解剖教育者同时也参与了这次虐杀。此外,饭冈又将被虐杀者其中一名的肝脏、脾脏、胰脏、肾脏等取出来当作教育标本。尸体埋于医院的一角。
 

 
        1942年9月中旬的一天,上午9时,山东省济南陆军医院教育队队长、军医大尉铃木,命令卫生新兵教育队在医院的庭院中集合,受教育的新兵约有350人,当时我是卫生一等兵。济南陆军医院院长、军医中佐高木千年,命令日本军从济南俘虏收容所带来两名中国男子,年龄约35岁左右。
        他们由于长期被监禁,身体瘦弱不堪。教育助手饭冈卫生军曹命令10余名卫生新兵,立即将两名中国人的衣服全部脱光,分别用麻绳绑在距离约30米的两个解剖台上。这十几名新兵手持上了刺刀的枪,包围了两个解剖台。两名中国人知道自己即将被杀害,不断地呼喊“快点,快点!”于是铃木军医大尉立即命令饭冈用东西堵上了两名中国人的嘴。
        当350名新兵围站在绑于解剖台上的一名中国人身边时,铃木说:“现在开始进行解剖实验,大家要好好回顾课堂上讲过的人体构造,认真观察。这两名俘虏,是用来作学术实验的,你们要怀着送葬的心情,先从切除阑尾开始;一般要进行麻醉,但今天要把他们杀掉,所以不注射麻药。”说着,他拿起锋利的手术刀,“噗哧”一声从中国人的右下腹部切下去。
        铃木在井绩军医少尉、饭冈卫生军曹的帮助下,用了20分钟寻找阑尾,而且没有进行麻醉,中国人由于极度的痛苦,发出深深的呻吟,拼命挣扎,麻绳几乎被挣断,粘汗顺着头、颈、胸流下来。铃木让饭冈按住中国人的身体,切除了阑尾。他用手提着送到我们面前,进行讲解。这时中国人更加疼痛难忍,铃木说:“好了,你太痛苦了,杀了你吧!”说着,用一个尖刃刀向中国人的颈部刺去,把他杀害了。
然后铃木、井绩和饭冈切除了肝、脾、胰、肾等腹部脏器,并将这些脏器逐一切开向我们进行讲解。当将肠子取出时,铃木让两名新兵手持肠子的两端,他说:“肠子的全长大约9米,因为这个俘虏是用来作解剖的,没有给他吃东西,所以肠子是空的。”
        通过活体解剖残酷地杀害了一名中国人后,铃木、井绩、饭冈和我们350名新兵,又围到绑着另一名中国人的解剖台周围。这次是由井绩切开中国人的颈部,插上气管切开器。中国人由于疼痛而开始挣扎,井绩用尖刃刀刺人中国人的颈部,将其杀害。
        接着,井绩在饭冈的帮助下,用骨钳将肋骨“咔吧、咔吧”地一根根切断,从胸膛取出肺、心脏和气管,又将这些内器官逐一切开,对我们讲解。最后,由井绩和饭冈将第一个被惨杀的中国人的肝、脾、胰、肾脏等腹部脏器,装入盛有福尔马林液的容器里作为标本。在两名中国人尸体的胸膛和腹腔里塞上烂棉花,然后草草缝合,装进两个麻袋里,由数名新兵埋在医院内的猪圈旁。
        通过上述方法,我参与了对两名中国人的集体屠杀。

        (来源:《济南文史资料》2004年第1期,总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