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梁栋:60年前的一段难忘岁月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从1937年8月31日开始,日军对广州进行了长达14个月的狂轰滥炸,市内不少学校、工厂、民房频遭袭击,无数无辜儿童、工人、平民惨遭杀害。1938年10月11日,日寇在惠阳澳头登陆,13日攻陷惠州,20日攻下增城,21日下午2时,日军机械化部队3000多人,沿广增公路侵入广州,广州不战而陷。粤人痛愤,怒向当时任战区司令的余汉谋、任省府主席的吴铁城、任广州市长的曾养甫责问:“准备年余,何以不及10天,广州遽陷?”民情激愤,怨声载道,一首唾骂国民党军政大员的民谣,四方传播:余汉“无谋”、吴铁“失城”、曾养“无谱”。

        其时,中国共产党在惠阳淡水、东莞宝安及珠江三角洲,先后组织“东江纵队”和“珠江纵队”等抗日武装进行战斗。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带动下,农工民主党广州抗日青年团,会合了广州北郊马市岭青年,组成150多人的队伍,由李伯球、黄桐华、萧怀德、司徒卫中、梅日新、张健中等带领,向粤北进军,在新丰羊角乡进行抗日救亡军事训练。为取得合法活动和给养,队伍被编为国民党六十五军前敌总指挥别动总队,钟岱为总队长,黄桐华任副总队长,下设宣传、武装两个中队。后来别动总队撤销,宣传中队编入国民党部队政工队;武装中队在司徒卫中率领下,以六十六军杀敌队的名义,到敌后的禺东、禺北、增城、从化、龙门、花县开展活动,逐步扩大为以帽峰山作据点的“番增从龙花民众抗日游击纵队”,司徒卫中任司令,主要骨干有何甘棠、何记清、何华、何汉棠等。1000多人枪,分属三个大队,运用“少则战、多则扰”,出奇制胜,声东击西等灵活战术,与中共领导的游击队相配合,经历大小战斗10多次;其中在广汕公路联和市东南门,日寇设有检查站,无论男女经过,都要脱光衣服检查,不少妇女受其凌辱,群众恨之入骨,游击队派何甘棠、何华、何记清、何炳章等四人埋伏在制高点掩护,八人携带短枪混在卖炭妇女群中,来到哨兵前,从炭箩中取出武器,出其不意击毙哨兵,为民除害,立即引导群众疏散。当大批日军赶到,我游击队已无影无踪。这一奇袭,人心大快,交口称赞。

        又如,1941年冬的一个晚上,游击队在广从公路径口路段埋设了炸药,击毁一辆日军卡车,打死日军少校联队长1人、少尉3人、士兵多人,缴获枪12枝、弹药和军用地图等物资。

        抗日游击队是为反侵略、保家乡、不做亡国奴而战斗,老百姓拥护、积极参与,队员勇敢善战、不怕牺牲,使日军丧胆,汉奸心寒。而国民党反动派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反人民,却把他们视为眼中钉,倒行逆施,丧心病狂,与日寇、汉奸、土匪相勾结,于1940年初的一个晚上,派遣700多人,突然包围石船村(今属白云区)。我百名游击队员奋力抵抗,终因寡不敌众,有60多人被俘虏,次日,被押到罗布洞(白云区太和镇穗丰乡)诬以“勾结共匪”的罪名,被用机枪屠杀,惨绝人寰。不久,又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了司徒卫中。60多位勇士的鲜血,洒在帽峰山上,闪闪发亮,向人们昭告:要救国,必须抗日;要抗日,必须反蒋;为了民族解放、祖国独立富强,定要把抗日反蒋的斗争进行到底!

        解放后,何华昌、张静波、王记等,被广东省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

        (来源:《广州文史资料》第六十四辑,广州出版社,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