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韩健:记广游二支队二事

一、地下油印站

        1939年8月,广游二支队司令部政训室主任刘向东(二支队中共党总支书记),在沙湾涌边村召开联席会议。根据当时形势,为使部队尽快在禺南站稳脚跟,决定创办报刊,掌握宣传教育武器。9、10月间,刘向东、严尚民在马地庄创办了《抗战旬刊》,严尚民、黄柳言亲自刻蜡版,油印旬刊和内部学习的小册子,简短的传单和宣传品,向战士和群众宣传中共的抗日主张和方针政策,报道二支队、俊杰社敌后杀敌锄奸的英勇战斗事迹,国内抗战形势以及国际反法西斯斗争情况等,向禺南地区以及南海、顺德、广州南郊的农村工作点发行。这些报刊的出版,对教育战士和群众,提高觉悟,鼓舞斗志,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1940年10月后,由于禺南形势恶化,广游二支队转移到顺德西海。中共番禺工委书记严尚民布置在禺南各地活动的中共党员改变斗争策略,将已暴露的工作人员及时转移或掩蔽,未暴露的则以各种身份作掩护,继续在禺南坚持斗争。在大谷围东线活动的严尚民、叶向荣、郑洛明(郑迪年)等同志仍然以小学教师名义作掩护,在大岭、赤山、南浦、官桥、大小龙、明经等乡村发动群众,依靠群众,从事抗日工作,开展抗日宣传。以赤山萃思小学为据点,在校内后边房子设立地下油印站。1939年下学期,叶向荣由茭塘小学调赤山小学时就在此编印《联合呼声》,至1940年与《抗战旬刊》合并,还秘密油印一些抗日宣传小册子和抗日传单等。由严尚民、郑洛明任主编,撰稿和工作人员有叶向荣、孙海英(女)、崔佳、梁铁(女)、马秋生、黎民、何剑洪、戴克农(专职誊印)、戴锡全(即陈全,任交通),另有很多进步教师参与撰稿。

        萃思小学平日关闭正门,只由横门出入。二支队在东线活动的同志以油印站为总部,并在学生中组织抗日先锋少年团十人、八人在大岭坑榕树岗上放哨,携有铜锣报警,监视敌伪动向。戴克农的两个弟弟,晚上也参加放哨,十分积极,他们睡草披(草地)、冚雨微(第一声,指雾水),习以为常了。入夜在石楼墟一带张贴抗日宣传品,伺无人时,左手糨糊,右手传单,一糊一抹,动作敏捷,少年团也就出色地完成任务了。

        1940年10月11日(农历九月十一日)俊杰社总社委员戴启堂(克农长兄)在赤山被敌伪暗杀,二支队、俊杰社深表哀痛。为进一步发动群众,反对敌伪,坚持斗争。在沙湾为戴启堂烈士召开了追悼大会,广游二支队司令吴勤(兼俊杰社社长)中共党员刘向东、严尚民、叶向荣、梁铁、孙海英、崔佳和俊杰社秘书长何福海、各分社长(负责人)何端、谢文、陈耀亨等60多人参加了追悼大会和致送挽联。俊杰社的挽联云:


奈何天,多付忠魂,奸伪猖狂除劲敌,
俊杰社,少条好汉,吾侪惨痛折中坚。


        吴勤司令和戴启堂生前曾吩咐戴克农说,你要跟实严霜(严尚民)、叶荣(叶向荣)坚定抗日才好。戴克农一直铭记着这句话,坚守在地下油印站工作。

        1941年春,驻化龙花生岗的日军到赤山“扫荡”。1941年下学期,掩蔽在萃思学校的地下油印站便转移了,先后在官桥、大小罗塘等村庄立脚,再转到顺德西海去。

        1942年4月,中心县委决定将《抗战旬刊》改名为《正义报》,不定期出版,四开四版,每期印2000份左右。同年10月,中心县委决定在南番中顺地区开辟新区和扩大抗日游击区,进一步经营禺南,发展中山,开辟南(海)三(水)地区。部队主力撤出西海;由林锵云、谢斌、严尚民率领两个中队转移禺南大谷围和榄核地区,指挥南番中顺地区各部队。地下油印站又回到禺南,由陈启新、董世扬等在蔡边村设立油印室(当时部队的情报交通总站设在蔡边)。以后陈、董调到中山五桂山工作,由新会调来阮克鲁(四眼阮)和邓准接油印室工作。后又转到植地庄、冼庄一带活动,在维叔(黄维)家里设立油印站,继续出版《正义报》。这是中心县委和南番中顺指挥部的机关报。先后由刘向东、严尚民、梁奇达、陈启新、唐健、董世扬等负责领导;当时担负印刷出版《正义报》的油印室(站)只有三人,他们随部队流动,条件很艰苦,经常要冒着生命危险从广州或市桥搞回蜡纸和油墨,隐蔽在几平方米的暗室里编印刻写,晚上没有油灯,凭月光照着刻印;油印工具用的是木屐皮、轮胎皮等,油印室也就是报社了。到1944年10月,共出版了23期。中区纵队挺进 粤中后《正义报》暂停刊印。1945年1月,珠江纵队成立时复刊。5月,珠江纵队挺进西江后,《正义报》改为《大众报》,每期发行300多份。

        地下油印室(站),除了编印出版报纸外,为配合领导机关办好军政干部训练班和整风学习班,先后翻印过一批中共中央的整风文件,出版过大批军事、政治教材和印刷了许多宣传群众、瓦解日伪军的传单等等。部队在战斗频繁,财力、物力十分困难的条件下,坚持办报、出版刊物、教材、课本。它在宣传中共的抗战路线和方针政策,传播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抗战及本地区部队战斗胜利的消息,鼓舞指战员的斗志,团结教育广大群众,指导军民抗战及做好各项工作等方面都起了重要的作用。

  二、掩蔽在沙湾的一个班

         1941~1942年间,二支队留在禺南大谷围部分队伍分散活动期间,当时部队生活非常困难,除丹山、大江南的部队自给外,大都派在统战朋友处当自卫队,解决给养。在员岗崔芹生处有郭小川一小队人;在诜墩孔大道处有郭文等;在江鸥沙有何洪等;在沙湾掩蔽在何端(先生端)处的是时间比较长的一个班,挂何自卫队的名义,由何提供给养。驻地在何端的“学陶园”内后面的一间较大房子,该班10多人枪,班长先后有马锦、邓生、吕珠、黎明等。这个班是不时转换的,先时是长枪班(只有两枝左轮短枪)后来是手枪班。平时有战士一人在“学陶园”门口看守。

         何端在日寇入侵沙湾前是沙湾乡抗委会民众抗战大队长,与广游二支队司令吴勤,时有交往,曾被吴勤委任他为广游二支队第二大队长(后辞职由副大队长何达成即周仓成继任)。由于关系较密,在1940年底便接受了二支队的一个班,一直驻在他的“学陶园”。何端在吴勤、刘向东等同志的影响及团结帮助下,后来一直是党的统战朋友(见《先生端传奇》)。当时谢立全(化名陈明光),刘向东(化名何向东),严尚民(化名严霜),叶向荣(化名叶荣生)常到“学陶园”这个班里来。战士们只叫他们先生,如谢立全来,则叫他陈先生或陈副官(谢是二支队军事教官),梁铁等女同志来,则叫姨妈。日间由谢立全在屋前对班战士进行军事训练,叶向荣讲政治课,讲抗日、团结、爱民,共同打日本。晚上有时一声集合,也就拿起枪杆背起军毡出发了。战士有时抬一箩东西出发,不知是什么,后来才知是炸弹。这个班是掩蔽在敌后斗争的战斗班。这个班虽不时转换,但时间是比较长的,从1940年底到1943年底,二支队都有派人去,一直都掩蔽在沙湾“学陶园”。

         1944年1月,南番中顺指挥部,决定打开番顺地区敌后抗日游击战争的新局面。2月初,谢立全到禺南与番顺地区部队的领导人严尚民、郑少康、邝明等研究决定集中兵力,统一指挥,首先在禺南打击日伪军。成功智擒卫金华、卫金允等“八老虎”,活捉“五豺狼”李炎等汉奸败类,为民除害。6月中旬,夜袭新造,活捉伪区长冼尧甫;下旬,调集番、顺、南部队300多人,袭击市桥,沉重打击大汉奸李塱鸡。经过一系列锄奸杀敌的战斗后,二支队威震禺南,敌伪闻风丧胆,打开了禺南抗日新局面。这时掩蔽在沙湾何端处的这个班也就撤出了。

         本文承戴克农老同志昆仲及在广游二支队抗日工作多年的余民生老同志,热情提供资料。此文并经当事人戴克农老同志昆仲过目。于此谨表谢忱。

         (来源:《广州文史资料》第六十四辑,广州出版社,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