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韩健:日寇入侵市桥暴行录

        1938年,日寇入侵市桥前夕,不时派敌机施行轰炸扫射。

        第一次日间炸一区司官衙门(韩姓溶湾小学后右侧),毁民房2间和屋后木瓜园。

        第二次日间炸大北路荣德布料店前十字路口,落一巨弹,弹坑深逾丈,阔3丈,死伤多人。弹痕片片,至解放初期犹可目睹。

        第三次轰炸,在上午11时,弹落东涌路五宅巷(现东涌六巷),炸毁一民居,在家5人,全数罹难。一妇怀孕,五尸六命,死者均脚向上伸。闻死者为福利电灯公司少东“歪咀”之家人,妻、妾、子、女五人被炸。歪咀父子二人因在公司午膳,得以幸免于难。

        第四次轰炸在晚上9时肆虐,燃烧弹连下多枚,黎地基黎启祖鸭寮池塘及桥东路兜利茶居后之垃圾岗榕树均中弹着火燃烧;桥东横巷一民居中弹未爆炸,弹穿屋瓦而落,一老妇被弹击死。

        第五次轰炸在白天,大洛口源昌泰榨油铺之仓库落弹。当时硝烟漫天,仓内花生壳满天空乱飞,一榨油木槽亦被抛起数尺之高。适工人下班,幸无死伤。目击者谓该弹有小茶缸般大之50磅炸弹云。

        日寇飞机之机关枪扫射,则有多起,先锋巷、大码头前礼拜堂(当时还竖起美国星条旗)、市桥附近之沙墟村等,在日间均遭扫射。居民愤怒,无不同仇敌忾。

        日寇登陆市桥时,在凌晨4时由沙湾渡头过海在长大岗(现番禺区农药厂附近),先以钢炮向市桥方向轰击数十发,“轰隆隆”之声,不绝于耳。至黎明即分兵两路,一路北向钟村,一路东向市桥入侵。兽蹄所至,无不遭殃。四坊一晒莨工人,穿薯莨衫见敌即跑,被追杀,幸伤背,不至于死,其妻被轮奸。另清河口一少女被奸,其父因阻被杀。西坊织箩街,一老人亦被杀。大洛口榨油铺塘边一猪肉店工人名孤寒铎,因穿薯莨衫腰插猪肉刀,为日寇发觉,即上前砍下其首。有邻人香公适出厕门,睹状大骇,当堂为之脚软,后由家人扶其回家。

        当炮弹轰击时,不少民房被毁,墙倾瓦坏。东涌路口齐记铺瓦面被毁,铺前榕树中弹折断。

        日寇在市桥杀人不少,邻近四乡,有抗日嫌疑的均拘至市桥黎家祠日寇大本营,审讯后或坐牢或砍头,不时三五成群被绑至市桥大码头行刑,刽子手名叫草雉英雄。

        回顾日寇在市桥的兽行、暴行,实罄竹难书。况且,有怕外扬而哑忍未为告人者,故未得尽录耳。

        (来源:《广州文史资料》第六十四辑,广州出版社,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