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胡家梁:婆岗激战

        1941年7月,广游二支队夜袭沙湾战斗取得了胜利,鼓舞了人民群众对日伪斗争的意志,大大地提高了人民抗战必胜的信心,以顺德西海为中心的抗日游击队根据地得到了巩固。在这形势下,中心县委和二支队司令部作出决定:注意捕捉战机,出击日伪,以恢复、发展禺南敌后抗日游击战。

        根据这一决定,8月初的一天晚上,谢立全带领二支队一个精干小分队36人开往禺南,伺机打击敌人。部队星夜跨过条条河涌,穿过敌伪的层层封锁线,走过一条条羊肠小道,到第二天凌晨3时多,到达禺南的据点冼庄。

        禺南地区自1940年11月敌伪进行“扫荡”后,形势恶化起来,广游二支队转移到顺德西海,俊杰社也被迫停止了公开活动。坚持留在禺南地区的中共党员在工委书记严尚民的领导下,分散在大岭、赤岗、诜墩、丹山、植地庄一带,宣传抗战,组织群众,开展统战工作,为恢复和发展禺南敌后抗日游击战打下了坚实基础。谢立全带着小分队到达冼庄,冼庄的群众向小分队诉说里仁洞伪乡长李少棠的罪行,请求部队为他们除害报仇。李少棠是里仁洞一恶棍,他投靠李塱鸡成为里仁洞的伪乡长,是本地的土皇帝,经常到附近村庄对农民敲诈勒索,拉人打人无所不为。里仁洞一带的老百姓提起李少棠都咬牙切齿、恨之入骨。战士们听了群众的控诉,非常愤怒。

        8月12日,谢立全和严尚民在植地庄分析研究了禺南的情况。大家都认为如果不把李少棠的里仁洞巢穴摧毁,将会影响到党和部队在这个地区坚持斗争和开展工作。经研究决定,当天晚上除掉李少棠。

        入夜,谢立全带领部队和10多名武装民兵从冼庄出发,摸黑直奔里仁洞。部队到达里仁洞村口,按计划由谢立全带一个战斗小组封锁炮楼,防止敌人逃跑;梁冠带领短枪组冲向李少棠大院,首先消灭地堡敌人。部队迅速接近目的地,炮楼和地堡里还传出赌博的喧哗声,梁冠带领短枪组一声不响继续前进。“谁?”地堡里传出吆喝声,接着,“乓乓!”两声枪响,敌人从地堡的漆黑的枪孔里向外射击。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两名战士机警地冲到地堡边,把两颗手榴弹塞进地堡。“轰!轰!”两声巨响,地堡里的敌人炸死了,在手榴弹爆炸声中,部队迅速冲进大院。大院里的伪武装人员还妄想抵抗,但枪口已经对准了他们的胸膛,做了俘虏。接着,谢立全带领小分队冲进炮楼,缴获了10多枝长短枪。

        战斗结束了,却找不到伪乡长李少棠。后来,从俘虏的口中知道李少棠不在院子里,而是在姘妇家中。

        战斗结束后,小分队撤到彭庄后山的破庙里休息,留下霍文等几名战士和10多名民兵看守李少棠大院,清理战场。为了加强警戒,部队派出两个侦察小组,向广州方向和市桥方向侦察敌情;派出王流、冯润松带领一个班,14人配备轻机枪一挺,据守大九岗,以便在发现敌情时掩护部队撤退。

        次日拂晓,漫山遍野大雾弥漫。山上、树上、路上都笼罩着厚厚的雾气,白茫茫一片,数步之外什么东西都看不清了。7时许,谢立全带着战士回到里仁洞,准备召开群众大会。突然,“乓!”一声枪响传来。这是枪信,或许敌人已在村外了。哨兵回来报告:几百个日军从新造方向分两路来犯,一路沿着公路向里仁洞前进,一路绕群山登上婆岗。

        很明显,敌人企图对我两面夹击,一举消灭我部。谢立全果断命令:趁敌人未形成包围圈,火速撤出里仁洞,沿着彭庄小路向敌人后方迂回撤退。谢立全迅速带领部队撤出,刚撤出村口,大九岗那边传来激烈的枪声和掷弹筒的爆炸声。王流、冯润松他们已经和敌人接火了。这时,占领了婆岗的敌人对着里仁洞猛烈射击,封锁了部队撤退的道路。在这紧急关头,谢立全指挥部队用机枪、步枪猛烈还击,以火力压住岗上的敌人。乘着战斗空隙,谢立全带着指战员越过梯田迂回到敌人后面,从西北角沿山间小路冲向婆岗。

        婆岗是个三四十米高的小山,周围是梯田,山顶是一块纵横五六十米的平阳地,上面长满杂草和一棵棵高大的乌榄树。战士们上到婆岗,只见100多名日军排成一字形向里仁洞开枪射击。谢立全一声暗号,战士们的手榴弹、机枪、步枪一齐向敌人背后开火。10多名日军立刻倒下,机枪手像死狗一样伏在机枪上,其余的日军仓皇逃到婆岗的东北麓。这时,战士吕燮冲上前去拖那挺机枪。机枪被日军的尸体压着,拖不出来,当他伸手去搬动尸体时,一个日军向他开枪,吕燮不幸中弹牺牲。随着时间的推移,婆岗上敌我双方各占一边。小分队指战员各自散开,利用梯田的死角,隔着茂密的乌榄树和杂草丛对敌射击,日军也倚着梯田集中火力向二支队战士猛烈射击,小分队的机枪手不幸中弹牺牲。这挺机枪是小分队的最好的武器,两名战士马上冲出去捡回机枪,刚冲出几步又不幸中弹倒下,谢立全为捡回机枪,他叫卢泗根作掩护,一个手榴弹掷向敌军,趁手榴弹咝咝响之机,谢立全一滚过去,捡回那挺捷克机枪,继续战斗。

        在大九岗,王流、冯润松他们正同另一路日军展开一场血战。他们总共才14人,一挺轻机枪,战斗一打响就牺牲了两名战士。日军对 他们展开了轮番冲锋。8个鬼子兵向他们阵地冲,当他们走至阵前约50米时,王流的机枪响了,两梭子弹报销了他6个,剩下两个滚下山去。接着,一个日军指挥官舞着军刀督促着20多个日军往山上冲。战士潘有才举起步枪瞄准那日军官,对王流说:“队长,你看我的。”接着“乓”的一声那军官应声倒下。潘有才正要续说什么,不幸被敌军打中胸部,鲜血洒在大九岗上。王流马上为他包扎。他无力地睁开双眼,说:“你快指挥战斗,我……”话未说完,便闭上眼睛,为抗战流尽最后一滴血。战士霍炎廉看见牺牲了几个战友悲愤交集,不管敌人的枪林弹雨,索性屈起膝盖对敌跪射。他狠狠地往山下敌人射击,连续打死了几个日军后,也中弹牺牲。

        大九岗上,我战斗员越来越少了。100多名日军一窝蜂似的往山上冲,冯润松大叫一声:“同志们,拼手榴弹!”随着他的喊声,一排手榴弹在敌群中开花。王流端起机枪向敌人扫射。敌人被打下去了。过了一会,日军又在几挺机枪的掩护下,蜂拥着冲上山。鬼子的子弹像冰雹一样往山上撒来,大九岗上硝烟弥漫,沙石横飞。忽然,一颗子弹把王流的腮部打穿了,他用衣袖一抹脸上的鲜血,继续指挥战斗。

        战斗仍在继续,大九岗上这个班只剩下几个人了。但是,阵地还牢牢地掌握在二支队战士手里。

        下午两时多了,敌我双方还在对峙着。敌众我寡,部队人员还可能继续有伤亡;弹药也越来越少,部队的处境越来越困难。谢立全环视周围环境,准备选择部队撤退的路线。忽然在婆岗战场后面响起来了喊声:“打呀!打倒日本仔!”随着喊声,跑来了100多人。原来他们是番禺工委副书记梁奇达从诜墩带来支援部队的民兵。

        民兵喊声在山间回响,吓得日军不敢前进,只用掷弹筒和机枪盲目乱打一阵便撤退了。

        婆岗上的战士们撤下来,并通知王流他们撤退。当王流他们接到撤退命令时,敌人正向山头发起冲锋。王流他们把一排排的手榴弹掷向敌群,趁手榴弹爆炸的时候迅速撤下山。正在这时,冯润松腰部中弹,血流如注。王流扶着他,在冼墩民兵的接应下撤出了阵地,前往与谢立全会合。晚上,他们一起转移到诜墩。

        婆岗激战,二支队小分队指战员发扬了高度的自我牺牲精神,面对十倍于我之敌,毙伤日军30多人,给那些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日军一个迎头痛击。小分队指战员在战斗中英勇牺牲10余人。

        (来源:《广州文史资料》第六十四辑,广州出版社,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