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谢璋:花地大火回忆录

         芳村的花地村,地处白鹅潭畔,与广州市中心区只一江之隔。珠江支流流过村边,名曰花地河,是昔日广州通往南海与佛山及盐步大小船渡必经之地。位处交通要道,是农副产品、三鸟以及花卉的集散地,故昔日商业繁盛,店铺林立,素有“小广州”之称。1938年的11月,当日军侵华广州沦陷时,此花地之繁华地区被日军兽兵放火焚烧,使花地纵横一里有多之店铺、工厂、仓库以及以盛产花木闻名的八大名园,付之一炬,一片瓦砾。

         此次大火之火头,由汛地头之拆栏起,一直燃烧到海傍街、冲边街连绵数百间的建筑物。今将我记忆所及的,一一列举如下,使后人难忘日军之血债。

         汛地头,这处是昔日制造木水梪的工场集中地,大小工厂总计有100多间。因为水梪是昔日农田灌溉必须用的工具,芳村内的24条乡村及南海附近农民耕地所需的木梪,都在此订购。这里还是制造小艇的工场集中地。昔日水乡交通,靠水路运输为主,水上居民也必须到此处的工场定造“孖舲艇”、“大厅”、“横水渡”,故此地也有数十间造木船之工场。其中有一间叫做关昌记的造船工厂,规模比较大,是专造“红船”为主。昔日红船是载粤剧艺人及戏箱道具为主的运输船,戏班艺人落乡演出时一定要用的船艇。毗连汛地头还有一家规模比较大的劳礼记酒庄及一家玻璃工厂。一併烧毁了。

        海傍街,是花地最繁盛的地区,因它的位置是花地河畔,过海渡船的码头,均设在此处。而此处也有如下的店铺工厂毁于日军纵火的火海中:年丰盛米机、枕江茶楼、高升茶楼、东裕泰油厂、泰丰米机、福生当铺、和安当铺、杏香茶楼、福源米机。花园则有留芳、纫香、醉观、群芳等四座。还有麦生记故衣店、宝升炮仗铺、永隆均隆两间猪肉店、林记栈货仓、三维栈货仓、宏伟货仓、煤炭厂、泰昌布匹店、荣昌纱绸店、鉴记糖烟酒批发店、宾记杂货店、何猷记钟表店以及万和隆竹器山货店,等等。

        冲边街,此街道是毗连合约街的,此两条街道则有如下之店铺被日军焚毁:三益杂货店、同利小食店、容记小食店、永光化妆品店、新栈竹器店、顾树记云吞粥粉店,其余还有合记花园、余香圃花园、评红等三座花园及花地邮局等。另外昔日之海傍街、冲边街两处,均普遍设有中药店及中医师开设的医药馆,为当地乡民们医治疾病,计当时花地的中药店及中医师开设的医药馆便有寿宁堂、泽兰堂、太和堂、邬家园、仁生堂、平安堂、康寿堂等多间。医馆则有钟振明、邹玉阶、邹兆南、邬伯成、梁启明、曾子琴、关伯麃、陈慈行和苏贡墀等多间医馆。另外还有正祥扎作店,及“白鸽票”、“铺票”、“番摊馆”等赌馆,还有多间的“鸦片烟馆”等,也全部烧光净尽,无一幸存。

        此次花地大火烧毁之财产损失之大,无可估计,并且严重影响到店铺主及工人的生活,无以维持生计而饿死。此大笔之血债,永远存在花地人民心头。

        (来源:《广州文史资料》第六十四辑,广州出版社,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