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梁奇、欧初、郑少康、杨子江、林锋:南粤沙场 功垂千秋——怀念敬爱的谢立全同志

        谢立全同志离开我们已经多年了,我们时刻缅怀着他。他是一位优秀的红军指挥员、忠诚的民族解放战士、优秀的共产党员。他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光辉的一生。

        谢立全同志13岁参加红军,长征中身经百战,当过敢死队队长,到延安后负责干部大队。1940年带着党中央交给的历史使命,铭记刘少奇、周恩来、叶剑英等中央领导同志给予的教导,克服了不少困难,机智地闯过国民党反动派的道道关卡,长途跋涉到达珠江三角洲。在珠江纵队先后担任教官、副司令员等职务。北撤后他继续驰骋在华东、中原。解放后,他担任海军第五舰队政委和从事部队院校工作,为培育新中国海军作出了贡献。

        珠江纵队在珠江三角洲坚持斗争的六七年中,大、中、小战斗200多次,在林锵云、谢立全、谢斌同志指挥下,能攻善守,用兵如神,以小胜大,前后毙伤日军1000余人,歼灭伪军1000余人,创造了西海防守战以300多人大败日伪军2000多人的战绩,在进攻中创造出20多次战斗我军无一伤亡的奇迹。抗战期间珠纵在珠江三角洲开展敌后游击战,后期因战略需要挺进粤中和西江等地区,又开辟多片抗日根据地,与兄弟部队紧密配合作战,有力地牵制华南的日伪军,动摇日伪在华南的统治,进而在战略上配合了全国抗战,作为珠江纵队副司令的谢立全同志,对此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一、卓越的军事指挥员

        1940年谢立全同志到达顺德、番禺不久,立即投入沙湾战斗,他和谢斌同志在石涌一线,以30多人抵御400多伪军的攻击。从早晨6时战至黄昏,打退了敌人七八次冲锋。中途谢斌负伤,由他单独指挥;此次战斗俘敌一个班,缴获一批武器,保护了正在开会的10多名干部,掩护了友军何成大队安全转移。1941年间又连续在西海、林头和日伪军作战五六次,连战皆捷。特别是1941年10月的顺德西海保卫战,我军200多人抗击伪军李塱鸡部近2000人的进攻,战而胜之,俘虏、击伤敌100余人,连敌人的前敌代总指挥祁宝林副团长也一命呜呼。谢立全在战斗中表现出高超的指挥艺术,战前他料敌如神,伪军进攻的路线、兵力部署都不出他所料;战斗中他机动灵活,时而东时而西,哪里有危险,他就出现在哪里,并立即使哪里转危为安。战士们看见他出现,立即精神大振,越战越勇,正是“将在兵勇”!

        谢立全打夜袭进攻战令人佩服。1943年仲夏,他指挥部队打市桥——敌人吹嘘的所谓“金汤城池”,结果俘虏伪军100余人,直逼李塱鸡的“皇宫”——群园,自称为汪伪“皇牌”的彭济华师在中山南蓢有一个营,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但也被立全和谢斌同志指挥下的我军歼灭大半,溃不成军。

        谢立全善于领会毛主席的军事思想,也善于运用孙子兵法。如他深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因而不少战斗他都化装深入敌阵,亲自了解敌人的军力部署,摸清情况。如在三乡打郑东镇时,他化装到茶楼饮茶,仔细观察郑的特征,连郑逆家有地道的情况也弄清了。战斗中他率领主力部队攻入郑逆住宅,不见其人,发现有人打开地窖企图逃走,谢立全一见认出这个十只手指戴满金戒指的人,正是郑东镇。他高兴地对欧初同志说:“这就是郑东镇。”如不是经过茶楼亲自侦察,也许这个绰号“飞天鸭”的郑东镇就会遁地逃走了。

        立全同志开辟新区局面的本领令人佩服。确定开辟五桂山为抗日根据地的初期,日伪势力暂时还较强大,部分群众尚有恐日情绪。鉴于这种情况,立全同志便先选择群众最痛恨的“地头蛇”下手,以崖口的谭本立、唐家的梁鼎先、三乡的郑东镇为打击对象,我军铲除这些地头蛇,既为民除了害,又激发了群众的抗战情绪,更锻炼队伍,提高士气,发展队伍。接着打大股敌人,如翠微的伪护沙总队,南蓢的汪伪“皇牌”师……这使我军扬威中山,敌人胆寒,这就为我军在五桂山建立抗日根据地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这一年,我军共歼敌伪1000多人,主力部队则从几十人发起到400多人。中山的局面打开后,禺南敌伪顽势力仍强大,我军仍处于困难中。他又受命到番顺主持恢复工作:清明时节,胜利地活捉了大汉奸“十老虎”中的“八老虎”;接着5月又活捉了大山乡汉奸土匪的“五豺狼”,解放了沥滘、大石、大山一带的群众;随后相继攻打新造伪区府,活捉伪区长冼尧甫;再乘胜大举攻打李塱鸡老巢市桥镇,直逼群园。连战连捷,军威大震,使我番顺部队从300多人发展到800多人,民兵1000多人,为在番禺成立抗日民主政权创造了条件。

        立全同志在抗日战争战略思想的掌握和运用上也有独到之处。抗日战争初期,广州尚未沦陷,根据省委指示,我党着手武装群众,大搞群众抗日救亡运动,部署开辟五桂山区,并在那里开展建党工作,准备沦陷后在五桂山建立武装抗日根据地。后来部署改变了,有一段时间未能发挥五桂山的作用。1941年,指挥部派谢立全到中山调查。历时一个月,他走访了许多党员、群众和统战对象,观察了五桂 山的地形与全境的地理条件。了解到中山有500多名党员,不少支部还掌握着武装,抗日群众组织“抗先”、“妇协”拥有3000多会员,群众基础好。他肯定了五桂山建立抗日根据地的可行性与重要性。这次调查的意见,得到中心县委和指挥部的肯定,对于发展珠江三角洲的抗日游击战争起着重大作用,使五桂山区和番顺互相呼应,互相支持,并在中山培养出500精兵作为支柱去开辟粤中地区的武装斗争。在珠江三角洲这个敌情非常复杂的地区,立全同志熟练地运用贯彻毛主席关于在敌占区公开斗争与隐蔽斗争相结合的战略思想。公开斗争方面,随着广游二支队的公开旗帜,又在中山成立中山人民抗日义勇大队,在南海、三水成立南三大队。而隐蔽武装则在禺南榄核、汀根、诜敦,中山九区、二区、八区分别建立。两者相互配合,发挥了重大作用。

二、政治工作的能手

        1940年10月,沙湾石涌战斗胜利结束,部队转移到顺德路尾围休整。一次,谢立全深夜查铺,惊醒了战士,他们纷纷起来围着立全同志谈话。一个战士稚气地问:“你打仗为什么不怕死呢?”还问了些有关抗日战争胜利等问题。谢立全既和蔼又认真地谈了对生死的的看法:“人的生命是宝贵的,人人都想长命些,过好日子。但是如今鬼子侵略中国,到处烧杀,还想把我们变成亡国奴,我们能不抗日吗?打仗就难免伤亡,但如果打仗的本领学好一些,伤亡是可以减少的,而且我们为人民利益、为祖国解放而死是光荣的。”谢立全就是这样善于做政治思想工作,一席欢快的谈话,既回答了问题又因势利导,为投入练兵热潮作了思想准备。

        在石涌战斗中,战士们暴露出政治思想上存在不少问题和军事技术上的弱点,谢立全就和锵云等同志研究决定办好干部训练班,以培训将来的指挥员。从各县调来一批中小队长和优秀党员参加训练班。林锵云讲抗日形势和我党的抗日方针政策;谢立全讲红军光荣传统、毛主席关于抗日战争的战略战术,此外他还自编教材,讲了三角洲的河涌地带游击战术问题。他和林锵云一起接连办了两期,谢斌、刘向东也亲自主持干部班,随后转为正式建制,成立干训队,直至抗战胜利。这一决策对部队建设起着深远影响。战士练兵也一直坚持,部队的政治、军事素质因而有了很大提高。

        谢立全还善于利用战前动员,揭露敌人的反动本质,以及敌人对人民、对国家所犯下的罪行,激发战士们的阶级仇民族恨。战后他又善于通过总结表扬好人好事,鼓舞斗志;对有缺点的战士从不在大会上点名批评,而是诱导他们自觉改正错误。在石涌战斗总结中,谢立全了解到陈胜同志政治觉悟高,能团结群众,一贯表现好,战斗中勇敢,经过支部讨论,吸收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山人民抗日义勇大队成立前,他建议在历次战斗中表现出色的指战员当中评选战斗英雄模范人物,评出黎元仔、陈炳两位战斗英雄,罗章友、杨章、霍文、李旭军、黎少华、黄富和卫生员肖吐等10人为战斗模范,并每人赠送纪念品;大大鼓舞了部队的斗志。

        谢立全还身体力行地发扬红军官爱兵的优良传统,坚持官兵一致。他平日抽烟不多,但一有烟丝立即与战士共享,趁吸烟坐下与战士们海阔天空拉家常。他体恤战士们的疾苦,无微不至。他主张重机枪手每顿饭加2两米,还规定每逢杀猪,必须给重机枪手留下猪手脚,煲“大力藤”给他们吃,因为他们负荷重。一次长途行军中,重机枪手杨彪同志十分疲乏,谢立全看见,一个箭步向前接过机枪自己扛着走。这一“新闻”不胫而走,传为官爱兵的佳话。1944年,谢立全奉命回番顺主持工作,看到士兵因缺乏营养,不少人患了夜盲症、疟疾,生疥疮,于是与严尚民、郑少康等领导同志研究,从中山带来一笔现金,腾出一部分给战士们治病,改善生活。发现陈胜大队长面色蜡黄,他立即安排陈到广州治疗,拉出蛔虫30多条。

        1942年,日寇实施以华制华政策,国民党顽固派丧心病狂地从大后方到敌后掀起一股反共逆流。1942年5月,番顺顽固派代表人物林小亚在陈村暗杀吴勤司令之后,又勾结日军1000余人,顽军、伪军4000多人,合共5000多人,陈兵番顺,企图向西海、林头等我军据点发动进攻,歼灭我军。我军在林头三惩顽军后即撤出西海,只留下武工队跟敌人周旋;派出一部分队伍转移中山,主力部队实行整训,以待时机。此时部队给养十分困难,起初还能吃上两顿稀粥,渐渐连番薯、藕片也吃不上,只能挖野菜、砍蕉干充饥。不少人患了肠胃病,还要在三伏天的蕉林里坚持整训。灼热的太阳蒸着蕉田里的水,腾起带毒的雾气,刺痛每个人的眼睛,许多指战员害了眼病,立全同志也不例外。群众闻讯,偷偷送粮送肉,被我军婉言谢绝。谢立全、林锵云同志就在饥饿、疾病、敌人包围的极端恶劣的情况下领导部队总结战斗经验,分析抗日形势,揭露国民党反动派林小亚之流的罪行时,还挖出其派进来的两名特务,大大提高了部队指战员的政治觉悟,纯洁了队伍,达到整训的圆满效果。坚持整训一个月,谢立全与其他领导同志在艰苦的日子里与部队同生共死,并最后领导部队渡过险滩,这是活的政治思想工作。

        谢立全总是把群众利益放在心上。进驻西海后,一次,伪军霸了路尾围群众的耕地。他亲自带一个中队消灭伪军一个连,夺回耕地;并派战士为群众抢插抢种。每当敌人进攻,他必指挥民兵帮助群众坚壁清野,避免敌人掠夺。西海战斗,妇女会的姐妹正为部队烧饭, 谢立全立全动员她们撤退,她们坚持饭不熟不走,他只好留下一个排保护她们。他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十分严格。攻打中山南蓢伪军,因战斗需要毒死几条家犬,战斗结束后,他立即派人带钱赔偿,群众大受感动。

        谢立全密切联系群众,充满鱼水之情。他常到民兵、抗日积极分子家串门。如西海大革命农会会员九叔、九堡的爱兵妈妈贺婶、西海的三婶、中山的革命母亲杨伯母等舍家为国,他和他们结下了深厚的战斗情谊,他像对自己父母一样常去问安。解放后,谢立全任职南京,有机会到广东时总不忘探望他们。人民群众也十分敬爱谢立全。一年盛暑季节,在蔗林整训时,他的眼球旁肿起了一个红圈,严重影响视力。部队无医无药只得到处寻找民间秘方:一是用第一胎人乳直射眼球即可消肿;二是用生鸡鸡毛孔的血滴眼也有效。在半封建社会的中国哪个年轻妈妈肯来献乳,急得大家像热锅里的蚂蚁一样。不料竟有一个年轻的妈妈自愿来试试,于是方群英协助她为谢立全直接射乳。第一次效果良好,第二、三次效果明显。第二秘方在群众中传开,不多时,群众就送来了30多只大雄鸡。两个秘方互相配合,谢立全的眼病神奇地治愈了,可以继续指挥部队了。

三、统战工作的模范

        当年珠江三角洲敌友情况很复杂。除日寇外,伪军有袁济华的四十三师,李塱鸡的四十旅及其护沙总队,有分驻番禺、顺德、中山的国民党顽固派林小亚及其走卒钟添,为虎作伥的史文坚等部队。友军有国民党挺进第三纵队,驻扎中山三九区、顺德一带,不战不降。大小地方势力不计其数,较强大的土匪有“群济堂”等各种政治势力和反动组织。我军要在珠江三角洲壮大自己战胜敌人,开展统一工作,特别是武装斗争中的统战,以达到分化、孤立敌人,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抗日力量,是非常重要的。中心县委决定由谢立全主管统一战线,林锵云、刘向东同志协助。

        石涌、沙湾、西海等战斗,打得日伪军夹尾而逃,不仅令广游二支队名扬四方,谢立全的名字也广为传扬。敌伪听之战栗,国民党顽固派怕他三分,友军崇敬他,土匪劣绅为之咋舌,一致承认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军事指挥员。由他亲自做掌握武装的人物的统战工作是很有利的,因为战争时期的统战工作,必须巧妙地发挥军事与政治相结合的艺术,才能取得最佳的效果。“夜袭浮圩”正是加强对日伪的军事打击而达到统战目的的范例。

        1942年3月,日军联合伪军共4000兵力,向三九区黄圃、浮圩、古镇等地进行“梳篦式”的“扫荡”,目的是威迫国民党挺进第三纵队(简称“挺三”部队)投降,消灭三九区的抗日力量,扶植伪军扩充势力,长期占领这个粮仓。“挺三”大部分支队纷纷撤离三九区转移鹤山。我军指挥部一方面派卫国尧等同志到鹤山动员“挺三”头头回敌后抗日,一方面由谢立全率领一队主力,汇合我在九区、二区力量百余人,夜袭中山浮圩伪军,激战下半夜,消灭伪警中队和伪军一个连,缴获近百件武器,大大动摇了伪军驻三九区的信心,迫使李塱鸡伪军仓皇撤退。“挺三”在鹤山受到鼓舞,袁带、屈仁则纷纷回到三九区。不久,我军又两次袭击石岐,大大鼓舞了人民的斗志和军队的士气。“挺三”回师中山起了牵制伪军兵力的作用,随后我们在五桂山连续取得打击敌伪的胜利。林锵云和欧初同志又派郑永晖、甘伟光代表我军中山部队带着战利品到九区做“挺三”各个支队工作。特别是屈仁则,他有掷弹筒却无弹,我们赠送了3枚掷弹筒弹给他。他高兴极了,立即以几个地雷和千元礼金回赠我们。我们又和他们达成共同抗日、互相支持的口头协议。这对抑制他们与伪顽勾结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沙湾何成的转变也是个明证。何成虽然是吴勤属下的一个大队长,但政治上游离在抗日与投降之间。立全同志亲到沙湾做他的工作。他思想上有斗争,但未下决心。直至我军在石涌一线击败伪军的进攻,掩护他安全撤出沙湾并保全了实力。以后,我军联合他歼灭了何健大队,夺回了沙湾。从此他才坚定地站在我方,曾出兵支援西海保卫战,表示随时听从我二支队的调动。

        对榄核杨忠的统战工作最为成功。杨忠原是一个只想固守一隅做生意发点财的地方实力派。谢立全与其谈话,指出,在敌占区不抗日、不降敌,祈求偏安一隅做生意发财,此路是行不通的,终有一日不但生意做不成,还会被敌人消灭或被迫做汉奸。他环顾各地方头目,下场确实如此。以后又经林锵云、谢斌等同志等多方做工作,杨忠同意我军派马奔同志为常驻代表。榄核终成了我军禺南与中山的交通要道,掩蔽部队休整的好据点,杨忠的队伍也成了抗日力量。郑少康同志带队挺进粤北迎接王震南下部队时,杨忠同其部队一起北上迎接王震部队。因长途行军劳累,杨忠一病不起,在病危中,他拉着郑少康的手说:“我此生选择了跟你们走的路,算是选择对了。”

       “群济堂”的首领马济(即曾岳)绿林出身,尚有点爱国心,其他三个头目:黎巨老奸巨猾,见钱就捞;钟添、钟潮和林小亚、李塱鸡关系密切,政治反动,彼此各有各的势力,他们结成一伙是为了霸占地盘、勒收行水、鱼肉乡民。我军进驻西海后,与他们的利益发 生矛盾。一日,他们忽派出请帖,要我方派代表参加“群济堂”一年一度的年会。我方派谢立全为代表,带一个班人马,轻骑去闯“鸿门”。到达目的地后,只见祠堂门外,架起20多挺机枪,门前分列站着手持步枪的兵卒,立全同志以威武的军人姿态走进祠堂。马济等头目卧床抽鸦片,中小喽啰目不转睛地盯着,有些暗扣枪机,杀气腾腾。谢立全和众头目一一握手,并谈得很融洽,还不断发出笑声,气氛才缓解下来。谢立全趁机和他们的部下交谈,我们的战士也和他们的兵卒聊天,达到了广交朋友和了解情况的目的。临走时,马济握着谢立全的手,提出:“我们交个朋友吧,以后多多关照。”谢立全严正地回答:“我们做个抗日的朋友吧!”以后我军和马济继续保持联系。一年后,西海大捷,形势对我们有利,马济迫不及待多次邀谢立全谈话。谢立全依约又和他谈了两天两夜,讲了许多道理,最后还依其请求,派一个大队副、两个中队长为他们训练队伍。马济部队很快发展成为两个中队,政治军事素质显著提高,改变了形象,树立了威信。特别是我军在羊额召开联防会议时,遭日军突袭,谢立全毅然挺身而出,把带去赴会的一个小分队和马济一部分队伍组织起来,迎头痛击日军,毙伤日军20多人,掩护了马济及各乡头目安全退到三洪奇,谢立全成了他们的救命恩人。此后马济更坚定地依靠我们,多次配合我们打林头、北滘。黎巨个人保持中立,但他的部下却继续为我们收税、送情报。还划出几亩稻田给我们耕种,解决部队给养。钟氏兄弟则一个投伪,一个投靠林小亚。

        1940年至1944年间,谢立全在珠江三角洲亲自做过统战工作的各种代表人物还有梁大顺、何福海、黎流、孔大道、刘振球等,都取得了效果;黎流把部队交给我军指挥,孔大道后来加入共产党,梁大顺矢志抗日不变,掩护我部队开辟禺南。

        总之,谢立全分工主持统战工作并亲力亲为做了许多别人不易做到的事,在极为复杂的环境中,为珠江纵队求得生存与发展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四、正气留千古  丹心照万年

        立全同志,我们在珠江纵队工作的同志,都十分敬重您,对您怀有深厚的、笔墨难以形容的感情。解放后虽然远离您,但我们有心事总愿意写信向您倾诉。您虽然工作繁忙,但总能及时回信,谆谆教育我们:“在胜利或顺境中固然应相信党的正确,即使在个人受到委屈或党的工作处于逆境时,如‘文化大革命’那样,更应该坚信党能从歧途中引回正道。至于个人问题,应本着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的态度,不应计较个人的得失,影响工作。”您这坚定的党性,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敢于斗争、敢于争取胜利的精神,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珠江人民永远不能忘怀,正是您和谢斌同志把老红军的光荣传统和战斗风格带到珠江三角洲来,通过身体力行、言传身教,通过各种训练方法和战斗实践,培养了一大批优秀政工干部和军事指挥员,带出一支过硬的战斗队伍,成为我们党在广东的宝贵财富,他们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解放后的建设工作中都发挥了应有的光和热。

        您在养病期间来到广东,曾经用两三个月时间跑遍您战斗过的地方,访问过无数战友和群众,查看了大量史料,呕心沥血地写出《珠江怒潮》、《挺进粤中》两本力作,它翔实地揭露了日寇侵华的罪行,伪军、汉奸的卖国嘴脸,国民党顽固派的可耻行径,以及他们给人民带来的灾难;真实地记录了在抗战的岁月里,我党领导军队和人民为民族解放而战斗的英雄业绩及高尚的道德情操。两本书既是珍贵的历史文献,也是具有相当魅力的文艺作品。它已经成为革命传统教育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好教材,将永远激励后人奋进。

        您在1971年再次回到广东检查癌症治疗效果时,“文革”尚未结束,许多同志仍在“四人帮”私设的牢狱里,或在五七干校尚未“解放”,您能见到的只有郑少康、方群英、戴耀等几位同志。当听到林锵云同志不幸于1970年4月被“四人帮”摧残至死时,您沉痛得久久不能作声、表现出对战友的深沉哀悼。您对广东老区怀着深厚的感情,你把西海称为“老家”,和方群英等同志相约一起回“老家”和中山五桂山,去探望那里仍然健在的战友、人民,看看您战斗过的战场遗迹。可是刚欲行,适逢林彪摔死在蒙古,军委电催您立即返回南京,受命新的战斗。但是谁能料到您返南京后的第二年,即1972年就不幸与世长辞呢!事后很久,只有很少的几位同志从《解放日报》、《人民日报》的新闻报道里,得知这个不幸的消息。第一个告诉我们的是严尚民同志。您的战友、您战斗过的地方人民,都未能给你送去一个花圈、一封唁电。我们深感遗憾。您可知道,您的战友和人民,多么想化成一只只雄鹰,飞到您的灵前,最后一次瞻仰您威武而又慈祥的遗容!然而这只是我们诚挚的心愿,现实条件是不允许的。但愿您在九泉之下,能领会我们的一片真情。

         立全同志,安息吧!抗日战争年代您在珠江三角洲和粤中地区为人民谱写的光荣的战斗史篇已分别载入《珠江纵队史》及支队队史。您的品德、您的业绩,永远铭刻在我们心中,在人民心中。正气留千古,丹心照万年。人民将永远怀念和崇敬您——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对抗日战争所作的不朽贡献。

         (来源:《广州文史资料》第六十四辑,广州出版社,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