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黎应榆:为抗日捐输救国 保家乡浴血献身

        侨属蔡又成先生,为了抗日救国,积极宣传,毁家纾难,乡闾皆敬;拦车请愿,忠言直谏,官吏慑服;为保卫家乡,英勇参战,捐躯报国。距今虽60余载,但乡亲父老,记忆犹新,有口皆碑。现特辑录其事迹,借以表彰旅外同胞爱国传统,勉励国人奋发图强,携手并肩,振兴中华。先生有知,亦慰笑九泉。

熏陶

        蔡又成,字春恒,1896年出生于番禺蔡边村。该村旅外同胞素有爱国爱乡的优良传统。早在20世纪20年代初(民国9年),就捐办螺山学校,设立螺山赠医社,造福桑梓。又成先生的父亲旅居哥伦比亚。先生自幼受“爱祖国,爱故乡”的传统思想熏陶,对侨胞在外受凌辱的悲惨遭遇,从小就铭刻在心。先生少年时代,喜读经史,酷爱《离骚》,崇拜屈原。

        及长,在父亲资助下,于广州大同路、市桥东涌路,先后开设“蔡又成米行”。先生为人正直,常能舍己为人,曾下井、下水救人,不顾自己安危。邻居火灾,别人都先自顾,而先生却先救别人,然后处置自己的财产。

宣传

        又成先生经济富裕,生活安稳,但九一八事变后,眼看富饶的东三省已为日寇所吞并,关外同胞家破人亡,颠沛流离,他对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狐疑不解,常感慨地对人说:“国之不存,民生安在!”

        七七卢沟桥的炮声,宣布民族危难到了生死关头。《义勇军进行曲》的歌声唤醒了四万万同胞。当此之时,又成先生出于民族义愤,激动地表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毅然把店务托付其妻,自己则跑街头,上茶楼,落轮渡,发表演说,散发传单,宣传抗日,发动捐款,支援前线。

        为了增强宣传效果,他采取引人注目的方法,在自己的衣服、帽、伞写上或绣上“毋忘九一八国耻”、“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团结起来,一致抗日”等抗日口号。

        当时,市桥有“青抗会”(爱国青年抗日组织)、“文抗会”(年纪较大的知识分子抗日组织)等抗日团体,曾在东涌路黎家祠(现是镇中心小学校址)和“四九墟”,搭棚演出抗日话剧,又成先生积极参加,并同学生们一起,到各商店宣传抵制日货。

        在大南路先锋巷口侧主帅庙(已拆)前,常见他高唱《义勇军进行曲》,他的儿子在打锣,聚众宣传抗日。也常见他在来往市桥、广州的渡船上宣传和发动募捐。每次募捐,自己带头捐献,然后手捧托盘,请群众捐献,并当众封箱。

        有一次在广州,他头戴写有“抗日救国”的水松通帽,身穿绣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白色中山装,摇铃聚众,在街头宣传抗日,被记者拍照,撰文登于报上。

        又成先生对祖国无限热爱,对日寇极端仇视。每次宣传或参加演出,于悲痛处,涕泪交零;逢愤激时,则振臂高呼,群众为之感动,随声响应。干城之心,令人敬仰。

纾难

        抗战前,市桥风俗,每逢农历三月二十三日是天后娘娘贺诞,办斋醮酬神打万人缘等事,当地劣绅富豪借此向各界筹款,乘机中饱私囊。又成先生见此,怒不可遏。他说:“国难当前,何以不捐输抗日?反而以迷信活动愚弄民众,从中渔利,真是可耻!”

        当时,番禺县府设在新造。元宵节后,醮事初筹,有一天,他待县长严博球抵市桥视察时,便身穿印有抗日口号的服装,鸣锣聚众,拦车请愿。高呼:“请县长大人立即下令,撤销‘万人缘’醮事,将款购粮购枪!”“抗日救国,打倒日本,消灭汉奸!”等口号。霎时,百姓围观,群情激动。县长无奈,下车相迎,先生又高呼如前。县长急惶地说:“蔡先生,素仰……有事慢慢商量,请勿急躁。”并搀扶他同返石桥乡公所(市桥旧称石桥,公所设在水边屋上街)共商大计。又成先生言之在理,责以大义。在场劣绅神棍虽怀恨在心却奈何不得。县长慑于民意,众感其诚,终于同意削减一台粤剧,将其开支移作抗日经费。由此,又成先生抗日爱国的名声人皆知之,无不称赞。但此举则遭当时劣绅们所中伤,嘲他是个哗众取宠、沽名钓誉的“戆仔”。

        广州沦陷前夕,社会治安混乱,大官巨商皆准备北逃,人心惶恐,商店歇业,米粮行业纷纷关门。又成先生深明“无粮不聚兵”之理,规劝同行不要把粮食运走,自己带头购买了大批粮食,存放广州华南米仓。他还只身直闯省府,要求军政首领出兵抗日,并自愿捐献全部米粮,支持军队与日寇作战。岂料国民党军队一枪不发,便逃之夭夭。

        1938年10月21日广州失陷,存粮被劫一空。他愤然带上一枝七九步枪和一枝左轮手枪,一把短剑,几个手榴弹与两箱子弹,携同家人从大基头租艇返市桥。

        又成先生为了抗日救国,资财几尽,这种毁家纾难的伟大行为,甚得乡亲赞许。

牺牲

        返市桥后,他目睹国民党番禺驻军“独九旅”不战而逃,市桥顿成真空地带。日机又常低空肆扰,又成先生举枪拟欲射击,后为在场乡亲所阻而止。先生爱国热情,无时无刻不溢于言表。

        这时候,人们每谈及抗战诸事,他就大发雷霆,痛骂当时政府官员,说他们外侮不能御。他听到人们嘲讽当时政府官员:“余汉无谋”、“吴铁失城”、“曾养无谱(甫)”时就说:“番禺还有利树失踪(宗)(利是战时番禺县长),这些人,把大好河山,沦落敌手。”又成先生的爱国行动虽屡受挫折,但他抗日救国之志益坚,日出寻访爱国之士。有一天,他对幼子耀祖说:“众人皆醉我独醒,唯黄子炎先生(番禺东星村人,据说曾跟随孙中山先生闹革命)与我志同道合。闻道吴勤是真正抗日的英雄。”说罢,举杯痛饮,似有无限忧思。

        1938年农历十月初七晨,日军百余人,在市头登陆,占领高山,窥取南村一带,企图进攻市桥(后来日军侵占市桥是由沙湾杉岩开入)。这时,各乡民众抗日热情高涨。同仇敌忾,纷纷携带武器向南村方向云集。当时虽无统一指挥,但人数很多(约三数千人),热情很高。凡武装民众所经之处,沿途各乡均免费招待食饭。同胞爱国热忱,诚属可嘉。

        是日,又成先生闻讯即起,手握步枪,身佩短剑,腰系手榴弹,与黄子炎先生汇合一部分乡亲一起奔赴战场。

        天光达旦,战斗立即开始。日寇居高临下,死守顽抗,远扫近射。武装民众藏身于庄稼之中,待机进击。枪声四起,战斗犹酣,相持到下午,日军始终未敢突围。后来日军派来两架飞机助战,低空轮回扫射,上下夹击,武装民众被迫撤退。眼看功败垂成,又成和子炎先生霍然而起,号召冲锋……当晚,战友不见他俩回来,次日上午蔡妻派人去寻,在南村七星岗附近胡平岗麓,发现两人身中数枪,已为国捐躯。蔡又成先生葬于市桥近郊朱坑岗上,时年方42。他牺牲后第十八天日军便攻占了市桥。

        本文材料主要由蔡又成先生幼子蔡耀祖同志提供。

        (来源:《广州文史资料》第六十四辑,广州出版社,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