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孙幼明:抗战期间的广州工人运动

        2005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回首60年前,我国各族人民为抵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进行了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终于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广州光荣的工人阶级在抗日战争的艰苦岁月里也与日本帝国主义和日伪汉奸进行了坚决的斗争,谱写了一曲曲动人的历史篇章。

一、掀起抗日救亡运动高潮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燃起战火,抗日战争正式爆发,全国迅速掀起抗日救亡运动。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前面有英勇的八路军、新四军,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都投入到抵抗日本侵略挽救民族危亡的斗争中。

        广州工人阶级也以大无畏的精神投身到如火如茶的抗日救亡运动中去。1937年7月17日,广州各大工会、大中学校等举行了广东民众御侮救亡大会,并成立了“广东民众御侮救亡会”。广大医护人员也组织了救护大队,于7月20日誓师后向华北出发,参加战时救护工作。25日,全市又举行了有15万人参加的声势浩大的御侮救亡示威大游行。这时中共广东省委把握大局,积极利用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国共第二次合作的有利时机,利用公开合法的形式,组织了“广州学生抗敌救亡会”、“御侮救亡会”、省市妇女会、秘密学联等抗日救亡团体,领导群众积极开展抗日救亡活动;同时成立了“救亡呼声社”,在中共广州市委领导下积极扩大组织;并于1938年1月1日由“广州学生抗敌救亡会”、“救亡呼声社”、“青年群社”、“平津同学会”、“留东同学抗敌后援会”、“中山大学抗日先锋队”及“青年抗日先锋队”等八个团体联会发起成立了“广东青年抗日先锋队”(简称“抗先队”)。“抗先队”是半军事性质的队伍,以游击队之身份协助正规军队开展武装民众的政治训练,同时以各种作战需要为主要工作。至1938年5月底,“抗先队”共派出了32支队伍出发省内各县进行抗日宣传工作。1937年下半年,在市委的领导下,广州工人踊跃参加了各种抗日活动,如印刷、手车、卷烟、公共汽车、榨油、纺织等行业,都有中共党员深入工人中进行抗日宣传和组织发动,通过办工人识字班、训练班,组织宣传队,出板报等形式发动工人投身抗日救亡运动。1938年4月10日,台儿庄大捷消息传来,广州30余万工人和群众举行了祝捷大游行,庆祝台儿庄大捷。7月7日抗战一周年纪念,广州经国共两党协商举行火炬游行。在游行中,八路军驻广州办事处及我党的《新华日报》、《救亡日报》等单位都走在游行队伍的前头。著名民主人士郭沫若,夏衍、云广英、林平等中共领导人都参加了游行。其后由广东省委发动之“八一三”抗日救亡献金运动,纪念九一八事变七周年大会以及广州沦陷前的抗日救亡活动,广州工人阶级都积极参与。尤其是献金运动,广州工人起到很好的作用,各行各业工人都踊跃献金,榨油工会更举行了两次献金会,把工资捐献出来支援前方抗日将士。此外,广州工人还积极开展抗日宣传,参加肃奸除霸活动,慰劳抗日将士和伤兵,捐款捐物支援前线,组织人员参加战时运输和救护工作,组织战地服务团参加抗战前方工作等。如粤汉铁路工人抗敌后援会由当年5月起开展了肃清汉奸宣传周,又派员分别到粤汉路南段各站进行宣传,并组织工人开展护路自卫等。同时不少广州工人纷纷赶到八路军驻广州办事处要求前往延安参加抗日军队,不少工人到延安参加了八路军,直接投身战场打击日本侵略者。

        1938年9月,当日寇深入华北华南,广大军民浴血奋战时,国民党顽固派却在策划反共阴谋,破坏国共合作。在广州,他们发出所谓“国家至上,民族至上”、“抗战第一,胜利第一”、“意志集中,力量集中”的叫嚣声,攻击共产党,在报纸上大做反共文章。事件激起广大印刷工人的无比愤慨,他们在党组织的领导下,由印刷工人骨干唐奎等串联发动了《中山日报》、《广州日报》的职工开展斗争。大家在报社里到处张贴标语,揭露顽固派的阴谋,驳斥他们的反共言论。经过斗争,印刷工人对党有了更深的认识,后来,他们还对国华报社资本家无理开除工人、克扣工人工资进行了斗争。

二、举办劳工训练班,尝试组建广州工人抗日武装

        在开展抗日救亡活动中,广州工人还有相当部分人在中共省、市委领导下参加了国民党所主办的劳工训练班,进行抗日救亡工作,并作了组织工人武装的尝试。

        由1937年12月开始,国民党当局分批组织广州市服务行业的工人和雇员集中在登峰路女子师范学校进行训练,妄图以“抗战”名义控制工人群众,捞取个人的政治资本。训练班共办了四期,每期一个月。第一期至第三期共2267人,参加的工会26个;第四期有2020人,参加的工会17个。学员结业后编为社会服务队,由国民党的社会训练处掌握。1938年六七月,又筹办了一个全省的劳工干部班,招收工人150人,训练了三个月。在训练期内,学员由该班供给伙食和文具、制服、皮带等物品,工资照发。毕业后成为各种工作团的骨干。

        当时,中共广州市委为了在该班建立工人武装,通过工会单位动员工人骨干参加,准备作为党建立工人武装的基础,印刷工人骨干唐奎、麦冠常、唐初等人都参加了,准备在受训后,作为党的年轻干部来使用。在100多名学员中有30多名共产党员,分别建立了工人支部和教官职员支部。在工人支部中,印刷工人党员有15人,估票员工会党员有梁干庭等4人。该班的教育长陈丽洲曾在延安陕北公学学习,延安抗日军政大学毕业的郭晖、李守成等也被派去该班工作,他们又动员了一批党员和进步分子进去,队长、副队长中有不少是共产党员,在教官9人中有6个是共产党员,连后勤部门都安排了党员。

        劳干班主要学习政治课和军事课。政治课的主要内容有抗日游击战争、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民众运动、军队政治工作和三民主义(三民主义课实际讲共产主义);军事课主要是讲战术课。每天训练两小时,一小时军事基本动作,一小时政治常识,但当局也常限制学员活动,如军事训练时,初期不发枪给学员,由学员就近向警察局借,在广州局势日益紧张时,学员再三要求发枪,广州当局只允许发枪支,不发子弹,每次实弹训练时实报实销。直到广州沦陷时,才发给学员枪支和子弹。广州沦陷前,劳干班还未结业,当时国民党当局已仓皇逃跑,无暇顾及他们,中共省、市委则指示劳干班的党员带领劳干班整队北撤。全体约共160多人,在北撤途中召开党员大会进行整顿。国民党当局担心劳干班成为共产党的工人武装,派了三个保安团企图包围解决。但劳干班在党组织领导下连夜撤退到高田并化整为零躲过了保安团的追捕。队伍一路撤退到韶关找到八路军办事处的方广英才接上党的组织关系。成员有些后来参加了广东救济总队的战地医疗训练队被派往三埠;有些被编入第四战区兵站总监当监护队,后被张发奎解散;有些转到古大存的部队准备在南雄建立敌后根据地,这部分人组织上又安排他们参加了东江抗日游击纵队;还有一些人在韶关参加了抗先的战时工作队。

        尽管这支工人武装没有形成独立的武装力量打击日寇,但它是当时环境下中共党组织通过国民党组织的活动建立工人武装的有益尝试,对发扬延安精神,把工人武装起来,坚持抗战等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当年在劳干班的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骨干大部分坚持了斗争,成为党的武装力量的一部分。

三、广州沦陷后工人的斗争

        1938年10月11日,日军进犯华南,21日,广州沦陷,国民党广东省政府迁至韶关。在广州沦陷前,广州工人运动骨干也大多数根据党的指示和部署分别向各江转移。继续战斗。除劳干班的工人骨干根据省委指示整队撤退后,部分印刷工人到西江以“抗先”和“临时工作队”的名义在新兴县开展抗日救亡活动。广州沦陷时,部分工人随着机关、单位、学校工厂的疏散而撤到了粤北韶关,使韶关的工人由原来1万多人增至3万多人。

        广州沦陷后,日军到处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无恶不作,人民陷于亡国奴的地位。广州的地下党组织采取“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与敌伪周旋,没有停止对敌人的斗争,当时组织工人与敌人斗争的主要做法是:

        加强党的建设,巩固党的组织,注意慎重地发展新党员。每个党员根据自己的情况,搞好职业、社会亲属的关系,在广州站稳脚跟;和工人群众广交朋友,团结教育工人,建立交通站,配备交通员,逐步物色对象发展“游击之友”、“抗日同盟”,进而发展党员;在具备条件的工厂、商店发动群众破坏日寇的生产和经济。有些党员利用各种社会关系打进敌伪控制的工人组织进行团结教育争取群众的工作。如东江纵队派到广州的党员陈友,他一面寻找工作,一面交朋友,先后在大东门、越秀南和西湖路一带的临工市场,广泛接触了失业的军需被服厂的工人、胶鞋厂工人、手车夫和建筑工人等,并打入日本被服厂当搬运工,组织了20多个搬运工人通过揭露日寇侵华的罪行,启发了工人的觉悟,团结大家偷日本人的物资,破坏日本人的经济;先后发展了五个“抗日同盟”的成员,其中两人还参加了共产党。还有党员打入敌伪把持的工会,团结工人大搞破坏活动或偷工减料,或降低生产速度和产品质量,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人的气焰。地下党组织一直采取这种方式与日伪周旋斗争,直到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告无条件投降。

        (来源:《广州文史资料》第六十四辑,广州出版社,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