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梁铁:难忘临时伤兵站的余民生医生

        植地庄战斗后,部队在广州近郊北亭村的石榴果树林里,用竹子和稻草搭起了一间简陋的棚子,作为临时伤兵站,收治21位重伤员。这个站由军医余民生医生负责管理和治疗,另有女护士、炊事员、小通讯员各一人。

        当时斗争环境恶劣,附近的河面,不时有日军电船游弋,伪方人员也经常出没。为保证安全,白天由小通讯员爬上树顶放哨瞭望,晚上,余医生在河边露宿放哨,或在村里做上层统战和基层群众工作,了解情况。一有敌情,就迅速做好应变准备。有一次日军电船突然靠岸。余医生镇定地组织伤员往树林深处撤退。能行动的伤员自己走,不能行走的由余医生、炊事员分别背着走,有些互相搀着一歪一斜地走。后来敌人没有深入树林,约半个钟便开船离开了,我们也化险为夷,经受了一次锻炼。

        部队物资短缺,不能及时给伤兵站补充供应。余医生就到村中向群众借粮借钱,使伤员们得到温饱,从没有出现缺粮或吃稀粥现象。有些村民偶然送些鱼虾或田鸡等食物来,余医生总是吩咐炊事员煮好分给伤员吃。伤员过意不去,劝余医生也吃点,他却笑着说:“你们的身子正需要补品,应该你们吃。我不需要补品,吃这些东西,白白浪费了。”他拍着肚皮挺起胸膛对大家说:“我不是比你们都胖吗?”引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有一位伤员腹部中弹,肠子都流了出来;我的大腿和脚部的弹片弹头也要取出来。可是当时既没有麻醉药、止痛药、消毒药,又没有手术器械,真是困难重重。然而余医生没有被困难吓倒,他反复向伤员解释并鼓励大家忍痛合作。他用刮胡须的刀片和普通的钳子作动手术的器械,用盐水代替消毒药。他施手术时,伤员们个个咬紧牙根,含着眼泪顶着痛,谁也没有叫苦,没有呻吟。有些人看着,有些人紧闭眼睛,任由医生向伤口切、割、钳、挑。医生满头大汗,不时问:“忍得住吗?歇一歇再做好吗?”伤员们几乎同样地答:“你做你的吧!不要管我!”

        日子一天天消逝,伤员们一个个康复归队了。有些伤员伤口还未完全愈合好,就向医生申请归队了。但每个伤员,都忘不了余医生,忘不了治愈自己的伤兵站。

        (来源:《广州文史资料》第六十四辑,广州出版社,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