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朱慕湛:历史见证——日机狂轰滥炸惨无人道

        60年前,德、日法西斯侵略者发动的那场战争把60多个国家、近20亿人民卷进灾难的深渊。在那场战争中,中国人民进行了长期艰苦卓绝的斗争,以顽强不屈的精神战胜了凶残的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我是那场战争的幸存者,有责任把亲历、亲见的史实公诸于世,并揭露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罪行。

  我在日机炸毁的防空避难壕挖掘死难同胞的尸体

      广州沦陷前,日机天天来轰炸。常常是空袭警报刚解除不久又响了,从防空洞(壕)出来的人群有些尚未回到家里又要掉头跑回防空壕躲日机。记不清是1937年底还是1938年的上半年,有一天,文明路中山大学附中操场(现在的鲁迅博物馆和中山图书馆的广场)的防空避难壕被敌机的炸弹炸中了。我跟着当时广州救亡团体组织的救护队前往抢救伤亡人员,想不到在那里躲空袭的人竟无一幸免,全部被炸死在壕内,我们从那里挖掘出来的尸体有些已身首各异,血肉模糊,有些甚至被炸成肉酱,与泥土粘连在一起,惨不忍睹。当时我刚中学毕业还不到20岁,初次目睹这种惊心动魄的情景,晚上往往从噩梦中惊醒,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也吃不下饭。

  我从敌机炸塌的房屋瓦砾中被挖出来

      1942~1943年期间,我在张发奎将军创办的志锐中学小学部任教,该校设在曲江附近的十里亭(在今京广铁路旁)的小山坡上,一天,敌机大举轰炸曲江(韶关)一带,空袭警报响个不停,教师带领同学们到防空壕躲避。当时我与几位老师正在排练话剧《雷雨》,来不及躲避,炸弹就扔在我们附近,巨大的气流掀塌了我们所在的办公室。我被埋在坍塌下来的瓦砾里,解除警报后,躲飞机的老师和同学回来,才把我从瓦砾中挖出来。幸喜战时的建筑物是简陋的竹织批荡,又时值严寒,我穿着很厚的棉衣,只是衣服被刮破了,肌肤没有受伤,而另外的几位老师——余以圻、伍自然、梁伦则不幸被弹片击伤,到医务室包扎治疗后幸无大碍。学校邻近有些建筑物被熊熊烈火吞没。

      虽然60年过去了,那场罪恶的战争终于以正义战胜邪恶而胜利结束,但我们切勿忘记,和平的获得付出了多么重大的代价。纵观当前的形势,曾犯下侵略罪行的德、日两国的当局首脑对二战的反思、态度迥异:德国总理施罗德诚恳地向各国人民道歉,请求宽恕,正视历史,不断反省;相反日本却企图掩盖其侵略历史,极大地伤害亚洲国家和人民的感情。我们应高度警惕日本军国主义的阴魂不散,死灰复燃,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只有牢记历史教训,不忘战争给人类带来的苦难,才能避免历史悲剧重演。

       (来源:《广州文史资料》第六十四辑,广州出版社,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