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罗桂源: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控诉日寇侵华罪行

        2005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日。在60多年前,我国受到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蹂躏,全国人民在日本侵略军的屠刀下,死伤人数达3500万,其中,被屠杀和作战牺牲的军民逾2000多万人。仅是1937年12月,日军侵占南京时制造的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惨遭杀害者就达34万人之多,约占南京人口的一半(这些数字摘自《参考消息》2005年5月5日第九版)。

        回忆童年,国难当头,我的故乡同样遭受日本侵略者的践踏,在无情的战乱中,故乡境内被杀害的军民数百人,且饿殍遍野,白骨满滩,人民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真是惨不忍睹。

        我的故乡,坐落在增城北面山区派潭镇,村名曰莲塘径村。卢沟桥事变那年,我仅7岁,初进小学读书。次年2月,我叔父响应祖国号召,投军抗日,驻守上海。不久,上海沦陷,他便与家人失去音信,亦已一去不复返了。解放后,我既痛恨日寇侵华,又怀念亲人心切,故写了一首诗《怀念叔父菊桃》:“卢沟事变勇从军,雁断鱼沉苦煞人。托梦寻亲空滴泪,遣魂觅府枉劳神。倭降敌败三山倒,海晏河清万木春。寄语邀尊携眷属,荣归故里聚天伦。”

        更有甚者,日寇进攻增城,1938年10月20日增城沦陷前夕。即10月16日(农历八月十三日),正值派潭圩期。三架日机轰炸派潭牛地,炸死趁圩(广州方言,意赶集)平民70多人,伤者过百。同年12月21日(农历十月三十日),日军第一次进攻派潭,便以我村洪顶山作制高点,以迫击炮、斗仔机(机枪)猛轰猛射派潭。派潭沦陷,日军大肆施行“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整个派潭圩场,变成一片火海,血染成河,鸡犬不鸣。走避在派潭附近西岭防空洞的群众,被杀百余人,仅一个洞内就伏尸30余具。许多群众被虏作挑夫,多数有去无返。1939年5月16日(农历三月廿七日),日军第二次进攻派潭期间,因遇洪水所阻,后又以我村作为大本营,以洪顶山为据点,再用迫击炮、斗仔机炮轰派潭,并将寺山村几户避难于派潭河支流河堤簕竹林中的10多个妇孺和儿童打死,其中,张某一家6口,5人死于炮弹袭击中。另外在邓村附近,一排国民党官兵,被日寇包围,全排官兵壮烈牺牲,尸横遍野,血染派潭河。日军在我村屯兵三日两夜,村中钱财细软,洗劫一空,耕牛与禽畜也被杀光,并焚烧房屋20多间。在惨无人道的疯狂屠杀中,杀死三人,重伤两人,抓走一人(已失踪),当时逃离险境仅十多人,被强奸女青年及少妇20多人。据悉有一新婚女子,被8名日寇轮奸,昏倒在山坡上数小时。随后,于1940年1月31日(农历1939年12月23日),日寇在派潭近邻山区镇福和,突袭缸瓦窑,将村中老幼及妇孺驱赶到稻田里用机枪扫射,进行集体大屠杀,共128人全遭杀害,并烧毁民房110多间。同年2月9日(农历正月初二)及后数天,日机先后两次轰炸新高埔村,共炸死村民10多人。

        日寇每到一村,实行烧、杀、奸、抢,给当地人民留下了深重灾难。各乡村群众记住了刻骨仇恨。往后几年,当地群众纷纷声讨日寇的滔天罪行。在东江纵队领导下,派潭游击队召各处村民,开展敌后斗争,打击日寇的嚣张气焰。在打鼓岭村,一名赤手空拳的农民,就打死一名日本侵略军。在小径、车洞、高滩,从南到北,游击队与人民群众,筑成了一道抗日的钢铁长城,抗日军民,不断打击侵华日寇,坚持抗日,直到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

        抗日战争胜利后,当地民众,为纪念抗日战争时期救国阵亡烈士和英勇抗日义士,在黄沙氹通往高滩大路旁建筑了一座风雨亭。当笔者瞻仰风雨亭时,感慨之中,吟了一首七绝:

        浩气祥云绕碧穹,山间古道雁停雄。

        降倭救国崇先烈,林海松涛浥晓风。

       (来源:《广州文史资料》第六十四辑,广州出版社,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