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郭焱珍:控诉日寇的罪行

        经过不屈不挠的斗争,中国人民的八年抗战,终于取得了最后胜利!

        2005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

        回忆沦陷时期,生命朝不保夕。南海县环溪村乡长七根,曾被日寇灌水,灌水后,还在其身上乱踏而后快,真是惨不忍睹!

        有一天,我们盛了饭还来不及吃,就有一群日军到我们家来了,家中财物被洗劫一空。全村人还被赶到祠堂去了一整天,男的青壮年在后座,老的及小孩在前座。祠堂门前放着大炮,幸亏没人开火,否则我们全村人就被杀害了。当天听母亲说,日寇强奸了一些妇女。

        我还记得,大姐大我几岁,母亲把她用炉灰涂面,打扮成老妇人,就是为避免日军的凌辱。沦陷期间,盗贼蜂起。有一晚,母亲带领我们五姐妹到旧屋住宿。入黑,一群穿黑丝绸、身上佩戴陀表首饰的彪形大汉,嘭嘭嘭地叫开门要钱。一见我母亲就强取了她的玉镯、金耳环。还从母亲手里欲抢大弟弟(当时叫标心,抢去做人质就要钱赎回来),我母亲急忙跪下。大弟说:“去新屋取啦!”母亲连忙用手盖着弟弟的口,不让他说。此后,四叔来说我家藏在新屋园子里的金银珠宝全部被盗贼光顾了(取了去)。母亲即时晕了过去,养姐亚菜(留在新屋的)也被盗贼吓傻了,眼定定的,语无伦次,因盗贼说:要娶她为妻。

        此后,我们每天下午两三点就吃晚饭,去旧屋避风。我这么小年纪都很害怕。心惊肉跳,无日安宁。大姐曾带领我们几姊妹去蟠岗老太婆处求宿一段时间。迫于无奈,母亲带领我们几姊妹逃难到香港去(与表哥舅母等一齐去),当时是乘小艇子去的。小艇还有10厘米左右就入水了,真惊险啊!途经小榄等地,隔不远就有土匪恶霸收保护费勒索钱财。

        弟弟又哭了!因为没有饭吃,肚子饿啊!幸得艇主人给他白饭捞水充饥,才止了哭。

        傍晚,好容易到达了石岐,即乘小汽车到达澳门转香港投亲。汕头沦陷后,父亲到了香港,不久,香港又沦陷了,父亲失业,无以为生,只好带领我们返乡了。但乡下又不太平,只好在佛山租屋住。这时门口就有日军镇守着,不时就进来搜捕。我很惊慌,隔很远就向日本鬼子鞠躬。有一次,我们关着门,日军突然从门外伸枝枪头进来。这些情景,仍历历在目。当时民不聊生,野有饿殍,不少乡亲父老,没吃没穿,拾日寇的马屎洗净取豆来充饥。有丧尽良心的人,捡或抢人仔割肉来卖。听说人仔肉煮熟是一汪水的。这情景惨不忍睹。

        父亲失业多月,家乡田租被人占去。实无法维持数口之家,迫于无奈,唯有回乡耕田种菜。父亲捕鱼捕虾种田什么都干,我们细小的身体也跟着干,很辛苦的。父亲变成又黑、又瘦。

        养姐亚菜长大了,母亲把她许配给同村的青年为继室。她怀孕不久,丈夫就失踪了。听说他是被日本鬼子拉去当壮丁,至今几十年都无影无踪,下落不明。

        亚菜生下了遗腹女,无法养育,只好托人送去卖给人家。20世纪50年代,我曾替她写信去增城寻找。由于亚菜目不识丁,地 址不明,无法团聚,只好忍痛含泪度过孤苦一生。可怜亚菜晚雨闷人之夜,忆起丈夫、女儿泪满襟。

        1945年8月15日,父亲从圩上买了一份报纸号外返家,说:日本天皇无条件投降了!日本天皇无条件投降了!父亲还指着报纸给我们看:中美英苏四大国家,美国投了原子弹去日本广岛……

        人们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喜讯,无不欢欣鼓舞,热烈庆祝!鞭炮连城!

        (来源:《广州文史资料》第六十四辑,广州出版社,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