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卢方可:缅华青年战时工作队

      缅华青年战时工作队(以下简称“战工队”)的战斗史实是四十年前的事了。今天写这史料下笔前,曾与当时参与工作的容希文同志一起回忆,又同当年工作队合唱团领导人之一李凌同志一起回忆当年抗战宣传演出活动,和青年队员们的战斗情况。因时间过久,记忆错漏很多,希望知其事者加以补充订正。

一、战时仰光的华侨社会及其地位

      1941年12月8日,日本法西斯突袭珍珠港,侵略矛头直指东南亚各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告急,越南、缅甸阴霾弥漫,整个东南亚各国都陷入慌忙备战气氛之中。南洋华侨筹赈总会主席陈嘉庚从支援祖国抗战出发,紧急号召南洋各国华侨动员起来,组织力量就地参加对日作战。这时,缅甸华侨救灾总会、各帮社团负责人、各界知名人士、文化界进步分子等,都联名响应,全缅各地民主爱国人士、进步人士、进步分子都感到战火已燃到自己身上,民族存亡关头,唯有坚决投入战斗,跟缅印各族人民协力抗击日本法西斯才有生路。仰光华侨社会开始分化,在民主进步人士的指引下,部分教师、学生、职工、店员等团结一致,积极组织力量进行抗日宣传工作;华商商会、部分会馆以及国内机关驻仰办事处负责人、上层社会人物等都在观望、彷徨,不知所措;不少侨众、中层社会人物在陆续疏散,向缅北撤退;仰光还有一个比较进步的青年团体——集美校友会,所有校友都听他们的校长陈嘉庚的话,支持这位爱国老人的正义行动。他们大多活跃在工商业界、报馆、学校、侨团等各方面,在华侨社会中是一股民主的中心力量;是一面抗日的爱国的鲜明旗帜。南洋筹赈总会发出紧急号召全面抗战之后,他们都坚定地在各自工作岗位上行动起来,仰光华侨中学领导学生组织合唱团、演剧队等活动。勃生侨中部分师生也一同起来,扎实开展工作,为战时工作队奠定了建队的基础。
      缅甸毗邻我国滇西。滇缅公路通车,对支援抗日前线,至为重要。从缅北这条国际通途透进来的一股清新的人民民主思潮,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给全缅华侨同胞带来了朝气逢勃的青春气象。使侨胞受到很大的鼓舞。
      南侨总会主席陈嘉庚非常关怀缅甸华侨。1940年他率领南侨慰劳团回国慰问,往返两度道经仰光,都曾亲切地接见缅华侨领和向华侨大众讲话。特别是慰劳归来,在福建观音亭欢迎会上的一席报告,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坚定抗日的决策,表示坚决拥护和大力支持。这就大大鼓舞和加强了缅华侨胞抗日卫国的信心与决心。这时期,《仰光日报》、《党民日报》也较能和衷共济、团结对敌。更在缅甸人民反法西斯自由同盟的统一战线①的影响下,对仰光战时地位的重要性,有进一步地认识。救灾总会及仰光各侨团对此问题也有充分的体会。这时西南战时物资运输工作逐步紧张,如何适应形势,配合前线的需要做好战时工作,是迫切的任务。可是英缅殖民统治当局始终还是表示支持帝国主义立场,维护英国的殖民统治利益,敌视我国人民革命运动。当时日敌第五纵队深入缅境,挑拨中缅友好关系。缅方亲日派宇素为了讨好日敌,对美国援华物资,强抽过境税。尤其令人愤慨的竞向日敌献媚,封锁我滇缅公路三个月。使我国后方军用物资,转运工作,深受影响。
      由于当时的紧急情况和仰光战时地位的重要性,启迪了侨居海外中华儿女团结一致共同对敌的思想,加强了热爱祖国、保卫祖国的意志。缅华青年战时工作队,在队长张子明等同志筹划下,于1941年冬天在曼德里庄严地宣告成立。

二、战时工作队的组织及其战斗任务

      太平洋战事爆发后,缅甸殖民统治当局极度慌张。国防领导乏人,抵抗日寇的措施,全无筹划。但对我存缅物资的征用,却不惜全力以求。日寇第五纵队虚张声势,利用暹兵潜入维多利亚角,威胁仰光。1941年冬天,下缅已遭到强烈轰炸,仰光情况混乱,居民大多向上缅曼德里、眉苗等地疏散。留仰光的侨团和各阶层积极分子,也计划向上缅农村疏散。在这情况下,战工队基本人员,便决定转移活动阵地,由李凌、赵氵风、光未然、李国华、郑祥鹏等率领向曼德里进发。
      曼德里是缅甸的故都,北控掸邦,南扼下缅,地势十分重要。从故都的皇城及附近各地的佛塔、寺观、碑碣等建筑文物,可以看出缅甸文化是有悠久的历史。仰光报纸可朝发夕到,这里仅有创刊不久的一张《曼德里周报》是张培道、容希文等同志主办的。他们还办了一家曼德里书店。因为从下缅疏散回来的人越来越多,《曼德里周报》改版,发行四开的《侨商日报》,日出一张。书店业务也扩充了,办起印刷厂,成立开民印刷公司。由刘惠之、徐迈进、毕庆芳、任以沛等同志分工负责。缅中战时工作在逐步开展起来了。战时工作队成员,以华侨中学部分学生及其他各校一些学生为主体,这班刚放下书本离开课室的青少年,如何适应战时生活,如何做好抗战工作,都没有经验,只能在学习、工作中摸索前进。队部驻在云南会馆,这是一座庞大的三进大院,院后还有广阔的园地,适合于青年人开展活动。
      仰光前线遭受不断轰炸,疏散到缅北来的人陆续增加,参加战时工作队的队员也多了。该队从工作上需要,分为三个小分队。第一分队负责合唱、话剧等宣传工作;第二分队负责联系、动员等工作,深入农村发动中、缅、印各族人民参加抗战工作;第三分队负责队部后勤工作。各分队工作顺利开展,特别是第一分队,日日夜夜排练,进展很快。百人大合唱的《黄河大合唱》是一场战斗意志的锻炼,给队员们和群众有重要的教育意义。小歌剧《送郎出征》、活报剧《中、英、缅、印人民团结起来》等节目的排练,都下过一番功夫;取得了演出的效果。第二分队的活动,在缅甸僧人的带领下,深入农村、乡镇访问、联系。他们用缅语、英语进行活动。并将我们的抗战歌曲译成缅语,组织缅甸青年唱歌。“中缅共饮一江水,友谊源远流长”等歌曲,到处流行。在这样热烈地宣传鼓动下,缅甸青年僧人协会受到极大鼓舞。他们派出不少和尚,分头为战工队当翻译或担任向导。工作迅速开展,更得到广大缅甸人民的欢迎和支持。一支中缅人民团结抗日的统战力量开始形成。当时有个僧协的和尚说:“这样的抗日宣传工作,早三个月开展,形势就更有利于我们。”
      正当战时工作队开始进行宣传活动的时刻,留在缅甸的国民党特务李朴生收买一批当地华侨社会中的反动分子、流氓,针对战工队的活动,进行捣乱和破坏,他们组织了一个所谓“华侨战地服务队”,把招牌也挂在云南会馆的门口,并由国民党驻缅的机构发给一些步枪。他们竟敢公开调查和大搞黑名单,制造武装威胁等恐怖活动。这对我战工队的宣传活动很不利,也带来工作上不少麻烦。
      大敌当前,团结对敌是重要的。在发展抗日统一战线的大原则下,我们对国民党的“战地服务队”还是采取团结、斗争、团结的策略。有广大华侨和缅甸人民的抗战卫国热情支持,我战工队的工作还是向前发展的。
      1942年初春,战工队开始向缅东北进行义演。由于缅东北各地侨团的热情协助和得到铁路当局的大力支持,巡回义演按照预定的计划进行。
      在东北边境重镇腊戍的公开义演,一连两晚。主要内容是《黄河大合唱》、《中、英、印、缅人民团结起来》等节目,演出效果是好的,胜利完成任务。腊戍这个边境重镇,当时是中缅交通要冲。行商贾贩来往频繁,运输机构林立,一时人口骤增,市场繁荣。但在这个“繁荣”后面给边境侨胞带来了奢侈、靡纵、坠落等坏作风。演出前后,国民党派出宪兵、特务四出活动,不断进行恐吓,制造纠纷。他们的破坏活动遭到当地爱国侨胞的谴责、制止,在爱国侨胞的协助和支持下,战工队排除了干扰,顺利演出。战斗气势浩瀚雄伟的《黄河大合唱》的歌声,和其他抗战歌曲,激发了中华民族坚决同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慨,鼓舞了边境各族人民的抗日斗志。腊戍侨胞为此掀起了沸腾的政治激情,抗战卫国气氛高涨异常。
      战工队沿铁路线来往,向西保、膠脉、眉苗等地巡回义演。每个城镇义演一、二天,最后回到曼德里作汇报公演,总结工作。经休整后,按工作计划沿缅北铁路线杰打密支那一线前进。

三、转移战斗阵地撤退回国

      正当巡回演出转入第三阶段,新节目在调整、排练的时刻,缅中曼德里突遭日本飞机疯狂空袭。日本法西斯第五纵队自从潜入维多利亚角进逼仰光以来,曼德里警报频繁,谣言日炽,人心浮动,情况混乱。敌骑占领缅南大部分地区,深入腹地。东瓜展开拉锯战,一度陷落,东瓜华侨大多家散人亡。队员回家探亲,见到家园一片焦土,邈无一人,都悲愤填胸,返来加入战工队,誓死与敌人战斗到底。1942年初的一个愁云紧锁的早晨,日本法西斯突然以12架轰炸机,分三小队空袭曼德里。曼德里车站、市中心、云南会馆(战工队驻地)、故都皇城,一时都火光熊熊,烧成一片火海。战工队未有防空设备,部分队员避入防空壕;部分未及躲避,被炸死的有李鼐、尹坚君等;还有五、六人被炸伤。战工队遭此打击,损失严重,所有演出道具、服装、乐器……全被烧毁。曼德里遭此浩劫,繁华殆尽,剩下废墟一片,居民逃避一空。劫后的瓦城②烽烟未熄,盗匪横行。佛国无光,净土何处?虽则曼德里山下的佛塔顶光犹放出闪烁的金光,塔脚下大门前两只大石狮子仍然庄重地坐着,可周遭颓垣断壁、死尸杂陈、惨状不堪入目。回忆此景,令人发指!

        形势更加紧张,难民在流亡。我们只得向边远的农村撤退。社会上谣言四起,说什么“日法西斯骑兵横断滇缅公路”,什么“先头部队已包抄腊戍”等等。国民党特务、宪兵队以及残兵败卒陆续向缅北八莫撤退,八莫边陲也顿告紧张。在这情况下,战工队从多方面考虑,决定今后的工作计划。决定动员全体人员,以坚定的意志,适应这个战时特殊形势。为安定青年队员们的战斗情绪,在缅甸僧人协会的帮助下,从东北边境小道溯伊洛瓦底江向缅北密支那撤退。
      青年队员们念念不忘并肩作战牺牲的战友。撤退之前,在正厅布置一个放满洁白鲜花的灵堂,诚挚地为死难的队员举行一个肃穆的悼念会。会后,整好队容,检点行装,分成几个独立作战小队,乘坐小船溯伊洛瓦底江望密支那撤退,取道滇西驿道小路,步行回国。
      步行回国,是一场坚强而艰苦的战斗,这颗心向祖国、热爱祖国的赤子之心是多可珍贵啊!

       注:
      ①缅共在德钦丹东领导下,组织了统一战线的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
      ②“瓦城”是曼德里的旧名。华侨回国观光团在深圳的遭遇。

        (来源:《广州文史资料存稿选编》第十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