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其他口述

陈桂清:记日军在文律大屠杀事件始末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法西斯侵略者在马来亚文律埠挑起一场少数马来人屠杀华人事件。当地的人民抗日武装游击队进行了反排华斗争,粉碎了日寇阴谋,团结各族人民一致抗日,打退了日寇的“围剿”、“扫荡”,扩大了游击根据地。当年我在文律参加和领导这场斗争。

一、文律的地理位置和社会概况

        文律(Benut)是马来亚柔佛州的一个区,位于马来半岛柔佛州南部西海岸,马来亚西线公路从这里穿过 。文律区有个城镇叫文律坡(埠),是文律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政府的警察局、邮局、医院、学校、社团等都设在这里。文律坡就在西线公路西边伸出两英里的地方,通过西线公路往南走,经笨珍、新山可直达新加坡,距离不到80英里,往北距峇株巴辖仅30英里,经麻坡、马六甲可达吉隆坡和北马槟城等地。文律有一条河流入马六甲海峡,出口处与印尼的苏门答腊隔海相望,文律河的支流冰岸河穿过文律坡的市中心,通往笨珍区的双兰。冰岸河靠近大海边有一大片椰林,这一带称为冰岸港。还有星罗棋布的大小水沟与文律河相连接。其中较长的沟由海边往东排列数起,直到原始森林共有15条,马来人叫“巴力”,华人叫“条”。每条“巴力”有个村,以“巴力”的排列数作为村的命名。公路以东是一大片胶园,其中也有小量椰林,但北边靠近龙引的地方却多是椰林,接着是连接南、北马的无边无际的大片原始森林。文律境内多属平原,森林里面都是沼泽地,没有高山。这里是热带,气候炎热,长年如夏,白天热,晚上凉,属海洋气候。
        文律的土地肥沃,资源丰富,盛产橡胶、椰干、槟榔,还有鱼虾和大片森林取之不尽的木材。沿文律河边也种些蕃茨、木茨、玉米和蔬菜等。这里所产的橡胶、椰干及海鲜鱼虾等都集中在文律坡运往新加坡。然 后又从新加坡运进粮食、副食品、日用工业品。车辆、船只往返新加坡很频繁。文律的工业非常落后,这里没有一间像样的工厂,只有分散在各村加工橡胶干片和椰子肉干等半制品的手工业小加工厂。
        文律区人口约3万,马来人和华人各约占百分之四十五,印度人及印尼人等约占百分之十,其中文律坡市场人口约3000人,华人占85%。各民族一向和睦相处。文律的马来人多数从事种植椰子、槟榔,也有少数人种植橡胶和开荒种木茨、玉米等。华人主要是种植橡胶、经商、从事加工业和运输业,出海捕鱼的渔民也全是华人。
这里的马来人普遍信伊斯兰教。回族,除了在文律坡三条桥附近有一间规模较大的清真寺外,各条村也都设有类似清真寺的简便小“仙巴央”堂(礼拜堂)。村上的马来人都白天劳动晚上到仙巴央堂去念经。华人多数信佛教。除了在文律坡冰岸河边建有一座东山庙,搭有戏台供过年过节演戏外,都是各家各户设神台自行烧香朝拜。但这些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干的,年轻人多数不信神。这里的各民族都按照自己的民族风俗习惯生活。华人因多数来自中国,按中国的风俗习惯每逢春节、元宵、端午、中秋等佳节。逢年过节,工厂商店放假,举行庙会演戏,农村家家户户都杀猪、杀鸡、拜神庆贺一番,很热闹。
马来亚是个殖民地,长期受英帝奴役,马来人多数受不到教育,文化落后。1940年文律才建起一间马来学校。华人文化较高,仅文律坡就有两间华人办的中文学校,一间英文夜校,其余一些较大的村如巴力丁雅村等都有中文学校。在文律坡里还有华人办的几个群众团体,如中山书报社、晋江会馆、潮洲会馆、峇株巴辖中华体育会文律分会、俱乐部等。这些机构对与外地文化交流和提高当地华人文化水平都起了很大作用。文律区有两个政党的支部。一个是中国国民党文律支部,英国殖民当局准予活动,一个是马来亚共产党文律特别支部,是地下组织。

      1937年,国内国共第二次合作,抵抗日寇侵略。南洋群岛华侨抗日救亡运动风起云涌。当时文律华侨也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成立了筹赈会。上街贴标语宣传,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支援祖国抗战。发动抵制日货,卖花募捐等。在“抗敌后援会”领导下,以当时文律的华人学校“乐育学校”为据点组织了文律合唱团和儿童合唱团,上街演唱《松花江上》、《救亡进行曲》、《保家乡》等抗日歌曲。后来还演唱《延安颂》、《黄河大合唱》、《生产大合唱》、《全国总动员》等延安和全国流行的抗日歌曲。还召开演讲会向群众宣传抗日。南京、武汉失陷后,这时中共中央提出坚持抗日,反对投降,坚持进步,反对倒退,坚持团结,反对分裂等口号。各地进步的团体,热烈响应。那时文律也一样,排练演出《放下你的鞭子》、《三江好》等街头戏,很受群众欢迎。后来还由学校进步老师组织学生和业余青年学习小组,学习时事、读马列主义书籍、毛主席著作、哲学、论修养、《方志敏自传》、《西行漫记》和有关介绍八路军、新四军的书籍。并秘密发动“援四”、“援八”捐款。由宣传抗日到“援四”、“援八”形成了一股滚滚向前的革命洪流。但不久却遭到殖民主义者和国民党的阻挠和破坏。英殖民当局逮捕了由文律到加影华中读书的革命学生苏醒,捉学司检查了乐育学校。国民党文律支部负责人杨哲业和校长互相勾结。借口“老师”引进社会青年男女到校胡闹“搞非法活动”等,把学校老师全部解雇,换上清一色的亲国民党的老师来任教。用此压制破坏文律的抗日救亡运动,但遭到进步师生的强烈反对,引起罢课。经过学生们的坚决斗争,得到广大华侨的支持,国民党不得不把被解雇的部分老师请回来,但学校已被国民党反动派控制占据。进步侨领为了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控制,出钱出地方另外筹建一间“新生小学”,聘请进步老师任教。接着又争取到峇株巴中华体育会的支持在文律设一间体育分会。有了一个合法团体,抗日救亡运动更加蓬勃向前发展,范围也由文律扩大到龙引、宋加兰、峇株巴辖等地。

三、日寇侵占马来亚后文律区的情况

      1941年12月8日,日寇捍然发动太平洋战争。12月8日凌晨,日军在马来亚吉兰丹的哥打峇鲁附近登陆,向驻防英军猛烈进攻,英军阻挡不住,节节败退。1941年2月11日,吉隆坡沦陷,接着芙蓉、马六甲相继沦陷。不到一个月时间,马来亚的半壁河山已落入日寇手中。1942年1月16日日寇又在柔佛州的麻坡和峇株巴辖附近同时登陆 ,马来亚局势非常危急。1942年1月25日,英军总司令白思华在冷金召开军事会议,决定于1月30日之前将全部英军撤退至新加坡。1月26日文律沦陷。日寇登陆后所到之处,奸、淫、烧、杀、抢无所不为,人民群众四处逃亡。日寇侵占马来亚后,运用各种宣传机器大肆宣扬其侵占马来亚是为了“赶走洋鬼子”,“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大唱“与中国人是同文同种……”日寇占领新加坡后,便开始对全马的华人进行大屠杀。3月初,大批日本杀人队来到文律坡,首先把施冬荣等侨领骗出文律,说是要商量“招安”事宜,结果人出来后全部被杀掉。日寇杀人队到各个乡村去挨家挨户搜查,不管男女老幼,逢人便抓,把人抓了后全部押到文律坡,妇女集中到马来亚学校,被日寇兽兵轮奸后挖洞活埋。男人则全部被押到文律河边,每五个人为一串绑起来,由鬼子兵分班用刺刀轮流刺杀,刺完后成串推下文律河。鲜血染红了整条河水,积尸断流,惨不忍睹。文律坡这样一个小地方被杀的人就将近500人。文律坡顿成为一个死城,汽车没有汽油,橡胶、椰子运不出,粮食运不进来。幸存的人生活没着落,还要躲避鬼子抓丁,只好进山开荒。有些人到了橡胶园,把橡胶树砍掉改种蕃茨、玉米等维持生活。人民在疾病、饥饿、死亡中挣扎。当时马来亚共产党文律特别支部改为文律区委员会,活动范围由原来的文律、龙引区扩大到宋加兰、双兰、笨珍各地。在区党委领导下,当即成立文律区抗日会,组织人民群众开荒种地,生产自救,安置逃亡的难民,保护被日寇追捕的群众。还在马来亚人民抗日军第四独立队司令部领导下,筹建人民抗日军第十三中队(后来调走,从新建立二十中队),展开对敌武装斗争,保卫各族人民。部队的成立得到各族人民的支持,不但华人参加,马来人和其他民族也参加。有些国民党员也主动向“抗日军”、“抗日会”靠拢,或参加部队。由于各族人民的大团结,队伍日益壮大,日寇非常恐慌,多次派兵搜索、围剿、进攻“抗日军”,均未得逞,“抗日军”声威更振。

四、人民军平息日寇制造的大屠杀事件

      1943年后,日寇侵略战争形势急转直下,前线节节失利,败报频传。而马来亚人民抗日军的力量却日益壮大,日寇在采取残酷的“清剿”,大规模的进攻无法达到消灭人民军的情况下,想出一套更阴险更毒辣的办法。他们花了很长时间作准备工作,到处向马来群众散布“抗日军是华人组织的,将来华人掌权,马来人将受华人统治”。日寇又欺骗马来人,说要让马来人独立,让马来人掌权等。收买柔佛州一些封建反动头目,叫他们收罗一批彭古鲁村长及马来族少数群众,配给他们武器,叫他们屠杀华人。日寇一面散布挑拨离间民族团结的谣言,一面派日本兵化装为人民抗日军,到回族教堂杀猪,拉屎、烧回教堂等,诬蔑抗日军渎犯神圣。用以激起马来人的仇华情绪。经日寇长期的精心策划,挑拨离间,诬蔑造谣,1945年初在柔佛西海岸的宋加兰爆发了少数马来人屠杀中国人的惨案。
      日寇所挑动的大屠杀,来势凶猛,一天之内成百成千的华人被杀害,这些凶手们杀人手段十分残忍。事件日益扩大,当时驻扎在这里的马来亚人民抗日军第四独立队第二十中队,是各族人民群众爱戴的人民军队。现在摆在这个部队面前的问题是,在民族危亡的紧急关头,如何去对付这场复杂的斗争。把日寇的阴谋揭露出来,尽快地设法平息这场大屠杀。千万双人民的眼睛期望着部队,等待着部队伸出手来。当时交通工具缺乏,要请示司令部已经来不及了,而局势又一天比一天严重。不但部队控制外的地区大屠杀在发展,连部队控制区内也有些人在蠢蠢欲动。冷酷的现实严峻地考验着这个部队。中队指挥部意识到自己责任的重大,立即召开了指挥部紧急会议。经过详细研究,最后决定:(一)立即把部队从根据地分散,开到椰林、胶园、村庄去,配合地方自卫队与群众,组织全民联防;(二)组织一个由马来族队员参加的武装宣传队,以最快的速度开到发生大屠杀的地区——龙引,去协助当地部队进行宣传揭露日寇的阴谋,阻止大屠杀延蔓;(三)安定内部,在部队控制区,与地方民运的工作同志配合,组织民族宣传队,向马来族同胞进行宣传,并采取措施,挨家挨户收缴可以杀人的武器,预防在外部影响下,内部发生大屠杀;(四)在必要时攻打文律埠。整个方案确定后,指挥部与抗日会等共同研究取得了一致意见后,即一方面把方案上报司令部,一方面立即行动,组织队伍,趁黑夜分头出发。到龙引前线去的宣传队首先出发,接着以小队为单位分散出发。要求所有队伍必须在天亮前到达各目的地,各小队到达目的地后即与当地自卫队(民兵)汇合,把当地的群众组织起来,组成军民大联防。群众发现部队开到村庄,都非常欢喜,连忙奔走相告,顿时所有的椰林、胶园、村庄的青壮年连还能走动的老汉,都拿山猪标、木棍等来部队驻地,要求报名参加联防。家家户户都主动献粮食、献菜,还把自己养的鸡、猪送来。有不少马来族同胞也捐送物资支援部队联防,妇女老头自愿当后勤。在这生死存亡关头,一时出现未有过的军民大团结,军民一条心的新气象。军民联防成了摧不跨的铜墙铁壁。联防是组织起来了,但在这一大片辽阔的地方,处境还是很复杂。这里是马来族、印度族、华族和印尼杂居的地方。各民族同胞一向都和睦相处,而且绝大多数人是拥护支持抗日军的,但也有少部分马来人把头,这些人在村里有一定的势力,如果有朝一日防线被敌人冲破,他们便会乘机出来威迫马来族同胞拿起刀,参加大屠杀。因此,及时采取安全措施很必要。部队在安排好群众联防工作后,便与民运干部配合,组织若干控制区的民族宣传队,挨家挨户地向马来族同胞宣传,揭露敌人的阴谋,并表扬他们在抗日斗争中支援部队所作的贡献。号召他们继续发扬民族和睦相处精神,避免在敌人威迫下拿刀杀人。劝他们除生活用的小刀外,自动把长刀交给部队代保管。由部队开给收条,待屠杀事件平息后,部队将原物奉还,如有损坏的照价赔偿。就这样,所有可杀人的长刀或其他武器都收了起来,因而安定了内部。

      在大部队开出前,先出发到龙引前线去的武装宣传队,以最快的速度连夜赶到第三分队的住地,与当地的部队汇合。在第二十中队队长的领导下,当夜研究了布防计划。第二天便在当地党组织和抗日会的支持下,他们把自卫队(民兵)和群众组织起来,配合部队组织成一条防线。把已发生杀人的地方和未发生杀人的地方划分开来,形成一条分界线。当时部队和当地抗日会同志,都向参加联防的自卫队员和群众讲清楚日寇的阴谋。除了极小部分反动家伙外,绝大部分马来民族同胞是受骗,被迫拿起刀的。教育他们应把一切仇恨放在日敌身上,绝不能对马来同胞进行任何报复行为。讲清联防的目的是阻止大屠杀的蔓延,预防日敌进攻。武装部队和武装宣传队除保卫人民外,主要是向受蒙蔽的群众进行宣传,揭露敌人阴谋,叫他们放下刀,团结一致,共同抵抗日寇。部队掌握的原则是:搞排华的杀人队伍来时,先喊话耐心宣传,宣传无效,他们仍向前冲时,可向天鸣枪警告。如果他们不顾一切硬冲时,在迫不得已情况下,可把领头冲杀的打倒一两个。尽量不打死,但也不能多伤人,目的是不让他们冲破防线。如果日敌来进攻要坚决打。
      部队和武装宣传队刚开到布防的地方,设置好防线不久,搞排华的杀人队伍便出现在防线前方。他们在受日敌支配的反动头领带领下,个个头裹头巾,下身围着沙垅,光着上身,手执一米多长的巴冷刀(砍草刀),嘴里念着经一路冲过来。当埋伏在防线上的部队宣传队向他们喊话时,杀人队伍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不知怎么回事,顿时队伍肃静停了下来。过了一下子,反动头子以为是地方抗日会的宣传,又大喊大叫起来,迫令其队伍冲上来,部队只好向天鸣枪。他们听到枪声,知道是抗日军出来了,开始害怕向后退,有些乘机溜掉。但死心塌地跟着敌人走的反动头目,却不顾一切,拿着长刀带头冲上来。在劝阻无效的情况下,部队只好把他打掉。这时候防卫线上的自卫队和群众,也人山人海地出现在他们面前,这些杀人家伙一时慌了手脚,四面逃竄溃退下去。一场即将发生的大屠杀被压下去了,也是防线上的一场大胜利。这一天过去了,又过了两天都很平静。我们预料到杀人队伍冲不进来,又发现抗日部队,日寇必然老羞成怒自己跳出来,公开出兵进攻抗日部队。我们准备着敌人这一手。果然不出所料,第三天,部队的情报便发现敌人在峇株巴辖调动几百名日本兵和兵辅、特警,用汽车运到龙引街场。敌人的行动非常迅速,来势也很猛,但从部队所得到的情报分析,这次日寇的进攻可能是试探性的进攻。因为:一、敌人所调动的兵力,日军为数不多,主要是一些兵辅、警察。指挥官除了一个是日本军官外,其余都是降日的马来指挥官和警长等。二、我们的部队是在夜间秘密分散开到椰林、胶园、村庄的,又与自卫队群众在一起,部队究竟有多少?敌人搞不清楚。三、在龙引防线上的抗日军是不是主力部队,日寇也搞不清。当时守卫在龙引前线的抗日军第二十中队第三分队,是一支战斗力很强的部队,负责指挥这一个分队的是第二十中队的中队长苏淼水,是一位身经百战的指挥员。苏对敌情作了分析后,认为有广大的自卫队和群众的支持,以一个分队对付这些敌人已是足够有余,不必向指挥部求援。他即与分队指导员肖×分队长郑×商量订出战斗方案。随即召开小队长紧急会议,把敌情告诉各小队长并转告战士们,并对整个战斗作了部署。苏淼水首先布置两个配备有轻机枪和平射机枪的小队负责正路(即中路),以椰树林作掩护,任务是坚守阵地,在敌人枪声响时,以猛烈的炮火吸引敌人;其次派一个小队由左翼借助野草丛生的椰林和胶园,以野草胶树作掩护,向敌人进攻地方前进,到敌人的腹部截击敌人的大队;第三,安排打仗最勇敢的姓丘的分队副队长,带领一个三人组成的突击队,全部携带轻便的士丁机枪和手榴弹,从右侧野草覆盖的小沟绕到敌人后面去,任务是战斗打响时打指挥官。决定左翼小队和右侧的突击队都必须让正路打响后才能开始战斗。整个战斗部署安排妥当,各部队出发后,中队长苏淼水即亲自带领正路部队选择有利地形,布置好战士埋伏,然后自己以一棵高大的椰树作掩护站起来观察敌人的动静。当时除了部队外,还有参加联防的自卫队(民兵),和一些带有武器的民运工作同志也埋伏在这里。有一位年青的民运交通员,带着一把短的来福枪埋伏在队伍后面。他的枪已上了膛,这是一位没有战斗经验的青年。在敌人行动非常迅速,很快就推进到离部队的正面阵地约一英里地方,这时敌人好象发现什么,立刻停止前进,队伍向两边散开,随即向我方发射迫击炮,接着以猛烈的炮火向抗日军布防的方向扫射。就在敌人第二发迫击炮打响时,伏在部队后面的那位年青民运交通员被震耳的炮声吓了一跳,手不由自主地扣动已上了膛的来福枪扳机,子弹正好射中站在椰树傍指挥战斗的中队长苏淼水同志。苏淼水不幸中弹,鲜血浸透了衣裳,但他紧靠着椰树,一手抱着椰树,一手拿着短枪继续指挥作战。但因流血过多,他倒下了,当卫生员背着他准备转到部队后面时,他还很清醒地向分队长交待了战斗任务。整个战斗并没有受到影响,正当敌人集中火力对付我正路部队时,我们左翼的小队突然在敌人的中部出现,并用机枪向敌人猛烈扫射。这一突然袭击使敌人慌了手脚,敌指挥官在慌乱中站起来大喊大叫指挥敌兵。就在这时候,我们的突击队又出其不意地,从覆盖着野草的沟里钻出来,在敌指挥官还未搞清楚怎么回事时,突击队丘分队长眼明手快,对准敌指挥官一口气扫了三梭子弹,共75发。其他队员也跟着开火,打得敌人措手不及,乱作一团。所有的敌人指挥官都应声倒下,其他敌兵也倒下了一大片。由于敌人受到我三面夹攻,指挥官又被消灭,一时队伍大乱。日本兵大量被消灭,兵辅四处逃窜,有些举手投降,战斗不到一个小时敌人便全军崩溃。这次战斗共打死打伤敌人五十多人,其中有日寇指挥官及伪警长五人,缴获短枪五支,步枪九支及弹药一大批,我们有九位同志受轻伤。战斗结束后,受重伤的中队长苏淼水听了指挥员汇报,点头微笑,张开嘴想说什么,但说不出来。停了一会便闭上了眼睛永别了。苏淼水同志牺牲时才24岁。
      敌人的进攻失败了,阴谋败露了,大屠杀平息了下来。由龙引至笨珍,在抗日部队控制下的一大片胶园、椰林、村庄也保住了安宁。但隔着一条峇株巴辖通往柔佛新山公路伸出海岸的文律坡,却成为部队照顾不到的孤岛。文律坡四周居住着马来人和少量印度人,其中有封建把头,也有为敌人策划大屠杀的走狗,还驻扎着相当数量的警察。而文律坡居住的绝大多数是华人,是敌人煽动大屠杀的有利条件,反动分子在蠢蠢欲动,杀人风声四起,看起来一场大屠杀就迫在眉捷。狡猾的日寇一面暗地里煽动大屠杀,一面却又假仁假义地派了一个由两个日军军官,一个台湾医生,几个护士和一个马来医生组成的慰问团,到文律坡,假惺惺地慰问被困的人民。

      敌人在龙引战役失败后,一连好几天保持沉默,没有派兵来进攻,却派了一个慰问团来文律。第二十中队指挥部在分析了敌情后,认定敌人是想通过慰问团到文律坡的机会,暗中发动另一次大屠杀。企图通过大屠杀迫使抗日军集中力量前来文律坡,这样便可把抗日军的主要兵力吸引过来。然后乘机围剿龙引游击根据地,使龙引的抗日军处于被包围中。中队领导决定不能让敌人这一阴谋得逞,不能使文律人民遭受灾殃,使龙引的抗日军遭受打击。因此,决定先发制人,发动攻打文律坡,把被困在文律坡的人民拯救出来,并通过这一行动吸引敌人,减少龙引部队的压力。攻打文律并不难,但要保证整个市镇数千人民安全撤出文律坡那就不容易。考虑到各种因素,指挥部决定派两个分队和司令部派来的支援分队一部分队员,组成了一个联合作战部队,作战指挥部设在巴力丁雅,总指挥由二十中队党代表负责。兵分三路,第一路由四分队队长带领,以四分队的队员为主,朝双兰的方面出发插到冰岸港,封锁通往笨珍的冰岸公路桥,并抽一部分队员沿着冰岸港小路进入文律坡。第二路由第一分队队长带领部分队员,沿文律河出发,主要是封锁通往峇株巴辖的三条桥,使敌人南北两面交通中断,并在中路部队攻打警察局时负责警戒工作。中路大部队是由一分队主力队员和司令部支援分队组成,由二十中队副中队王某带领,沿巴力丁雅胶园小路出发,主要是攻打文律“新邦”警察局,然后由公路插入文律坡。布置完毕后即刻行动。当大批抗日军出现在“新邦”伪警察局时,那些马来警察、兵辅都吓破了胆,乱成一团,争着逃命,来不及逃走的只好举手投降。就这样一枪不发地占领了警察局,升起了马来亚人民的抗日“三颗红星”军旗。就在部队占领警察局的同时,有一卡车的日本鬼子正好从峇株巴辖方面开来,到了三条桥对岸受到了我警戒部队伏击。卡车来不及掉头,车头被打坏,有个鬼子在车上利用架在车头顶上的机枪向下扫射。鬼子在明处,我们部队在暗处,无法发挥作用,敌机枪手反而被我军打死。敌人只好全部跳下车来,埋伏在文律河边,乱开枪。鬼子因人少不敢冲过桥来,而我们部队又仗着文律河深、水急、河面宽的有利条件,坚守在桥头,既不让敌人冲过来,也不让敌人逃走。敌人伏着我们不开枪,敌人一动我们便开枪,使敌人动弹不得。部队牵制敌人的目的,是在文律坡人民群众未撤退完之前,不让敌人跑回峇株巴辖报信。部队一直和敌人相持到所有文律坡群众全部安全地撤出文律坡。再说攻打“新邦”警察局的中路大部队,他们在攻克警察局后,除了留下一部分装备较好的队员在警察局,准备在警戒线上发生问题时随时支援战斗外,其余队伍即沿着“新邦”公路进入文律。这时候四分队已由冰岸河东山庙旁边先进入文律坡。敌慰问团发现人民抗日军已进城,正匆忙准备向“新邦”公路逃出时,遇上我们正要进入文律的中路部队。敌慰问团的两个佩带着指挥刀的日军官,感到情况不妙,即跑到一间杂货商店躲起来。我先头部队发现,在商店一个小伙计的帮助下,把两个家伙揪了出来当场打死。年迈的台湾人医生吓得说不出话来,站在那里发抖,其余的马来医生和护士均被俘。部队没有伤害他们,带他们回部队宿营地。台湾医生吓坏了,走不了路,只好由两个战士用担架抬回部队。后来这些人被送往部队临时医院,并争取他们其中较好的人协助搞医疗工作。
      两路部队入城,三条桥头的机枪声和在文律街上打死两个日本军官。文律坡的居民群众十分恐慌,一方面怕日本鬼子报复前来大扫荡,一方面怕杀人队乘势又掀起大屠杀。因此,部队宣传动员大家撤离文律坡。全城居民都马上行动起来,收拾好随身携带的行李,拖男带女的跟着部队,安全撤出文律。从动员到全部群众撤出文律坡只花了三个多钟头的时间,两边桥头的警戒部队坚守了四个多钟头,直到部队把所有的居民群众护送到部队控制区,最后警戒部队才撤出。
      文律坡撤出的居民群众,后来由民运人员配合全部作了妥善安排。有些由山路转到小笨珍,有些转到新加坡投亲靠友,有些年青的愿意留下的都参加抗日军。人民抗日军为了救人民,出生入死,英勇战斗的行动深深地感动了各族人民。他们一致赞扬人民抗日军是一支真正的人民军队,部队的威信空前的提高。各族人民再也不相信敌人的反动宣传了。

 

五、平息排华事件后的文律局势

      敌人的阴谋被揭露了,敌人所煽动的大屠杀被制止了,敌人的一切阴谋都失败了。老羞成怒的敌人只能拿出最后的一招,发动大规模的军事进攻。日寇调动了大批关东军,分别由龙引、冷金、笨珍进山。由走狗带路,沿途烧屋,破坏农作物,抓人。矛头直指文律森林,原人民抗日军第二十中队和主力分队所驻扎的地方,企图包围歼灭这一带人民抗日军。但敌人却没有料到人民抗日军已化整为零分散到胶园、椰林、村庄,甚至开到城镇附近的公路旁,与群众在一起,留下的只是空营寨。敌人进山扑了空,日寇在山里临时驻扎,再进行搜索时,不但一无所获,反而在冷金附近受到居銮人民抗日军的伏击。当敌人集中兵力围攻冷金时,冷金的抗日军早已撤走。当敌人缩回文律时,路上又受到文律第二十中队的小分队袭击。敌人追赶时抗日军又无影无踪,当晚上敌人宿营时抗日军又四出鸣枪,敌人搜索时又找不到。这种状况一直相持到日本投降。而战斗在这里的英雄部队——人民抗日军第四独立队第二十中队,始终未离开过文律这块土地和人民,部队不但没有被敌人歼灭,反而壮大起来。

        (来源:《广州文史资料存稿选编》第十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