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左朋:我对祖国饱含深情

      人物名片

      左朋,男,盐城滨海县人,1928年12月出生,1944年4月参加革命,1947年8月入党;历任新四军三师二十四团二营通讯员、文书、排长、支部书记,二十四军某团正指导员、党训班主任等;曾参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荣立四次一等功。

      苦练三个月练就拼刺刀绝招,一次干倒十五个鬼子

      我出生于盐城滨海县一个贫穷的家庭。7岁的时候,祖母让叔叔把我带到他任教的学校读书。我在那里读到小学毕业,之后,父亲就安排我去地主家干活,一直干了四年。我参加革命的思想其实源于我的祖母。虽然家里穷,但祖母一直教导我要读书,要走正道,要男儿当自强。当时,新四军的军工宣传队了解到我的情况后,动员我去当兵。于是,我在1944年4月入了伍,被分配到新四军三师二十四团二营当通讯员。

      参军就要上前线,和日本鬼子拼刺刀。我记得第一次拼刺刀时自己没受伤,第二次就受伤了。日本兵用刺刀从我的左手指尖开始,一直划到左臂中间的位置,把我骨头上的肉都削了出来。我便用右手往围挡外扔手榴弹,手臂还没来得及收回来,又被敌人打中一枪。

      我在养伤期间不断思考,决心在拼刺刀的速度上下功夫。我连续练习了三个月,终于练就了快速制胜的绝招。在之后的实战中,我多次运用这一绝招克敌制胜,几乎只要一秒钟就可以解决一个敌人,有一次一下干倒了十五个鬼子,这事在部队传开了。

      新四军四次攻打合德镇,陈家港“盐卤之战”传为佳话

      从1943年到1945年间,黄克诚任师长兼政委的新四军三师连续四次攻打合德镇。

      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1945年春第三次攻打合德镇时为争夺盐田在陈家港“活腌”日寇的经历。当时,驻连云港日军知道我后方没有主力部队,想乘机袭击距连云港几十公里的陈家港盐田,并连续进行了三次试探性袭击。县委给新四军三师发了加急电报,希望部队增援,我们二营便领命赶往陈家港。在研究灭敌方案时,一位老盐工提出了用盐卤腌鬼子的办法,大家听了很赞同,马上制定了一个完整的计划。我营埋伏起来,准备伏击鬼子。

      上午9时,约120名日本鬼子上岸,大摇大摆地进驻陈家港盐田。当他们到广场集结布置任务时,我方指挥员下令合闸,八台布设在不同位置的盐卤泵将高浓度的盐卤对准日军喷射。当盐卤进入鬼子眼睛和接触皮肤时,那个疼痛是难以忍受的。只见日军疯狂逃窜,我营乘胜追击,当场歼灭日军40名,其他鬼子连滚带爬跳上汽艇逃跑,县大队活捉35名鬼子。这场出奇制胜的“盐卤之战”在部队里被传为佳话。

      千千万万先烈流血牺牲,才换来现在的幸福生活

      厉庆祥是我生死与共的亲密战友。当年,我是支部书记,他任连长。在一次战斗中,敌人的一个营将我们包围。厉连长命令一排抢占有利地形掩护,指导员带领二排向南突围,要我带三排向东南突围。他自己手持冲锋枪向敌人扫射,后被敌人击中腿部,无法站立。这时,敌人的包围圈越来越小,他又命令一排突击出去,5位负伤的同志向他靠拢,与他一起掩护其他同志撤退。他还向通讯员交待,一定要将伴随他多年的一支德国快慢机短枪、一本笔记本交到我手中,用身上仅有的钱交最后一次党费。然后,他带领伤员收集剩下的手榴弹跟鬼子作最后的拼杀。当我们找到兄弟部队回到现场营救时,敌人早已撤退。他与5位战士已经壮烈牺牲,身上都有刺刀伤痕。那一年,厉连长年仅24岁。

      党的革命历程告诉我们,正是千千万万先烈的流血牺牲,才换来了现在的幸福生活。我回到苏州后,先后在苏州肥皂厂、苏州味精厂、苏州轻工金属材料厂担任厂长兼书记,把每一家工厂都打造成了省、市级先进企业。作为抗战老兵,我对祖国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位同胞都充满了热爱和感情。我无愧于党、无愧于人民。

     (时间:2021年7月16日      来源:苏州日报         责任编辑:叶蕴岚      作者:中共苏州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老兵口述史》编撰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