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看见小康·听老兵说|泗阳抗战老兵陈远余:活了百年,眼下才是最好的日子

      在宿迁市泗阳县王集镇新华村有位百岁老人,提起他,左邻右舍无不竖起大拇指。“陈远余虽已年过百岁,四世同堂,但依旧可以独自生活,不愿麻烦儿孙。”新华村民兵营长陈从权说,最值得一提的是,老人家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为保家卫国上战场与敌人殊死搏斗,却很少与他人言说。

抗战老兵陈远余

  12月23日下午,阳光分外明媚,走进陈远余家的小院,半人高的柴火整齐地码放在墙边,整个院落干净明亮,就连种在院子里的青菜都长得很好。

  就在记者站在院子中等待的时候,一位戴着帽子、拄着拐杖的老人从屋中走了出来,微笑着和记者一行打招呼。“我爸听力不太好,说话得大声喊才行!”陈远余的大儿子陈从亮说。

  提起深藏在记忆深处的事儿,老人久久说不出话。“那都是七八十年前的事了,要不是你们提起来,我都快忘记这些了。如今的生活多好,和那时候相比,真是一个天、一个地。”陈远余说。

  “我们和日本鬼子都是打游击战。记得有一次,我们隔着六塘河和敌人作战,我们的武器只有几把土榴枪,而敌人的武器是大炮、机枪。那场战斗最后的结果,我已经记不清了。”陈远余说,他们每个人只有三四排子弹,也不知道有没有打中敌人。

陈远余获得的纪念章

  据了解,陈远余是1945年参军的,当兵之前便结婚了。“我是17岁结婚的,那时候年纪小,根本不懂事,结婚也是为了帮助家属和她的母亲。”陈远余说,日本侵略者从县城来到他的家乡后,到处烧杀抢掠,老百姓一听说日本人来了,便开始跑反,他的妻子一家只有两口人,她和她的母亲,孤儿寡母的,家里也没有顶梁柱,在这种情况下,陈远余的父母便做主给他定下了这门亲事,帮助她们。

  “当时,我们家有姊妹7人,其中兄弟三人,我和我的三弟都入伍了,父母都是同意的。”提起为什么参军,陈远余顿时睁大了眼睛,大声说,侵略者都到家门口了,你不去,我不去,谁保卫老百姓?保卫我们的国家?

  “参加战斗的2年多里,我很幸运,没有受伤,但我的三弟受伤了,他的手臂被子弹打穿了。”陈远余缓缓地说起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原来,他的三弟是在解放战争中受伤的,那次,三弟所在的部队召开动员会,希望有战士主动上前线送炸药包,他的三弟作战很英勇,积极主动站了出来,要求上前线送炸药包,结果在送炸药包的路上被敌人的子弹击中了。

  1947年,陈远余退伍了。“啥也没要,就想回家好好过日子,当一个农民,有地种就满足了。”陈远余说,相比那些牺牲和受伤的战友,他已经很幸运了。

陈远余的退伍证

  十多年前,陈远余的小儿子带着他去了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至今,陈远余还记得那些烈士的故事。“那些烈士真的很惨,许多人永远留在了战场。”说起这些,老人想起了自己的战友,眼睛噙着泪,陷入了深思。

  “现在,父亲还能自己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甚至还能劈柴。他这辈子很要强,从不肯麻烦子女,甚至还能帮忙照顾重孙子。”陈从亮说,在老人的影响下,家中有多名男孩参军,立志保家卫国。

  “我已经100岁了,眼下才是最好的日子!吃喝不愁,想出门还有各种交通工具。从来没想过自己能活这么长时间,也从没想过能过上这么好的日子。如果我那些牺牲的战友知道咱们中国如今这么强大,老百姓的日子过得这么好,也会很欣慰的。”陈远余说。

  临别之际,记者想为他留下一张照片,于是便询问道:“您还记得敬礼的姿势吗?”老人大声说:“记得!一辈子都记得!”

  老人一边扶着拐杖慢慢站起来,一边说着“:敬礼必须要站着才行。”

  随后,在记者的镜头里,老人慢慢举起自己的右手,严肃地凝视着记者的镜头……

  结束语

  不忘峥嵘岁月,只愿盛世繁华。今年10月以来,宿迁日报社记者先后深入宿迁多个乡镇,寻访抗战老兵,听他们讲述抗战故事和他们眼中的小康。或许,多年以后,在记者的脑海中还会出现这些老兵高亢的话语声、严肃的眼神,也有他们对侵略者的痛诉、对战友的怀念和对如今美好生活的赞美。

  多少风雨历程,多少艰辛努力,多少拼搏创新,在岁月的光影印记中,在历史的热血画面里,一同见证,一同奋进。今天,这组系列报道告一段落,感谢读者近期的关注,我们希望更多人能了解这段历史,也希望更多人能记住这些为新中国作出牺牲和贡献的老兵们。

      (时间:2020年12月29日    来源:宿迁网     记者:仲文路、杨群    见习记者:朱婉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