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宿迁抗战老兵李兴付:今天的好日子来之不易

      对于93岁的李兴付来说,战火的硝烟和青春的岁月是刻在他脑海中最深刻的印记,随着时光的流逝,他把这段历史珍藏,少与人言说。9月17日,在泗阳县爱园镇的一个农家院里,记者见到了正在遛弯的李兴付,头发花白,但精神头很好,说起当年的事,他还能记得很多细节。

      抗战时期,李兴付曾两次参军。第一次是在1944年春,他到沭阳县的周集报名参军,结果遇到一位首长,首长看他个子小就问他多大了,知道他只有17岁后就指着征兵的人说道:“这么点大的小孩你让他去打仗干什么?赶紧让他回家去!”就这样李兴付第一次参军以失败告终。

      1945年初,李兴付报名参加了地方武装,随后被编入大部队,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参军一个月后,李兴付就跟随大部队前往东北,一路追击北撤的日伪军部队。“越往北走越冷,我们从南边来的,带的衣服都单薄,手、脚、脸上都是冻疮,但是没有办法还要走。”李兴付记得在进入吉林省后他和战友还抓获了一名伪军,缴了一把盒子枪。

      解放战争期间,李兴付一直在东北战斗,他印象最深的就是四战四平,“从1946年开始我们在四平这地方四进四出,战斗太惨烈了,我身边的战友倒下了不少,其中就有当年跟我一起去的几个老乡,想起他们,我心里就难受。”李兴付说。

      战争残酷,人情温暖。1947年,在长春,李兴付所在连队外出执行任务,因敌众我寡他们被敌人围在一个院子里,好不容易找机会翻墙突围,敌人的枪炮声立即响起,但他们很快被附近的老百姓拽回家里藏起来。有个战友被老大娘收留,直接换衣服躺到炕上,有人来搜查,大娘就说是她的儿子,而李兴付则是藏在草垛里躲过一劫。“我们是人民的军队啊,老百姓都拥护我们呢!”李兴付说。

李兴付参加抗美援朝后带回来的茶缸

      解放东北后,李兴付所在的部队一路向着北京转移,参与了天津、北京等地的战斗。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李兴付和战友们高兴地跳起来。李兴付说:“那几天啊,我去了几个连队,想找当初和我一起出来当兵的老乡结伴回家,结果一个都没找到,大多数都牺牲了,我当时就想啊,这回去怎么跟家里交待啊,后来就哇哇哭。”

      解放战争结束后,李兴付没有回家,而是参加了抗美援朝。

      1952年秋末,在朝鲜战场上,李兴付所在部队守着一个高地很多天,美军的飞机一直在天上盘旋,不时扔下炮弹,山头尽是焦土,战士们满脸黑灰。“当时心里急死了,我们的高射机枪手向着天空扫射,但是一连牺牲了好几个机枪手,也没打下来一架飞机。突然,轰隆一声,地也晃天也晃,我就昏过去了。”等李兴付醒过来已经是一两个小时后了,头上都是血,战友把他从壕沟里抬出来,他不能说话,只知道有人给他包扎……

李兴付的纪念章

      一块弹片击穿头盖骨,差一点点就切到要害,李兴付保住了性命,但也留下了后遗症,头疼、怕冷,采访当天,李兴付还穿着一件棉夹袄。当被问及有没有后悔参军时,李兴付一拍大腿说:“哪能后悔呢!当时要是大家都不去打,哪有今天的好日子。”

      1953年,从朝鲜回到国内的李兴付又参加了学习班。“毛主席说战士们都要学文化,不能光会打仗,也要能认字。”李兴付至今还记得当时自己学了十几天,写字还是别别扭扭的,负责教文化的团长就握住他的手一笔一划地教,“你说我那么大的人了,还要团长手把手教,我丢不丢人,所以打那以后我就天天练、时时写,八个月之后,我写字也不孬了,看书看报都行了。”李兴付说。

      1954年,李兴付复员返乡,当了一名普通农民。在家乡,李兴付积极参与建设,种地、干河工,样样带头,“我们是干过革命的,最最珍惜安稳的日子,就希望拼命干,能把日子过得越来越好!”李兴付说。回家三年后,李兴付结婚了,婚后育有四女一子,他经常教育子女要靠勤劳的双手致富,做人要诚实。如今,儿孙满堂,他的重孙子已经12岁了,“孩子们都孝顺,也争气,我知足了!”李兴付用手比划着说。

      说起小康生活,李兴付说:“小孩跟我讲现在过得就是小康生活,我不懂,就知道这日子好,想起那些在战场上牺牲的战友们,我很难过,难过的是今天的好日子是他们当年拼了命换来的,可惜他们却看不到。”

     (时间:2020年9月18日     来源:宿迁网     记者:李尚程、顾园园、杨群    实习生:陈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