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江西两位抗战老兵再忆峥嵘岁月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贫穷困苦的他们先后被解救,从此加入革命队伍,参加大大小小的战役,历经枪林弹雨,几度出生入死。他们和千千万万的战友一道,用鲜血和汗水抵挡住了侵略者,最终取得抗战的胜利。

      如今,战火和硝烟早已远去,他们也成了耄耋老人。但他们身上那种不怕牺牲、英勇奋战的爱国主义精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华儿女。他们有一个响亮的名字——抗战老兵。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纪念日到来之前,记者来到两位抗战老兵的家中,听他们讲述那段峥嵘岁月的往事……

      抗战老兵席树荣

      放牛娃出身 历经无数枪林弹雨

      大姐惨遭日本兵杀害15岁少年誓言报仇

      8月31日,记者首先来到抗战老兵席树荣位于南昌市东湖区苏圃路的家。今年93岁高龄的席老胸前挂满勋章,正坐在客厅沙发上观看国防军事频道的节目。他指着军装上的一枚枚勋章对记者说:“这个是参加淮海战役的勋章,这个是参加抗美援朝战役的勋章……”

      1927年11月8日,席树荣出生在丰城桥东乡席家村一户贫苦农民家庭,家中上无片瓦、下无寸地,全家五口住在村里的祠堂内,他打小就给地主家放牛。

      1942年,日本兵下乡扫荡,当时年仅15岁的席树荣随父母和村里老百姓离村躲难,但他的大姐被日本鬼子堵在了村里,惨遭杀害。

      从此,席树荣心中埋下革命的种子,发誓一定要给大姐报仇。

      1945年3月,席树荣在上饶靠近浙江的某个地方遇到了新四军,他当即请求参加新四军。“当时,新四军的军官问我怕不怕上战场打鬼子,我说,我不怕,我参加新四军就是要来打鬼子,我要为姐姐报仇”。

      就这样,18岁的席树荣成了新四军6纵48团1营1连的一名战士。

      当年装备很落后但参加的战斗却很多

      “当年装备很落后,三个人一条枪。我当时扛的是木棍,有的战友拿扁担用布袋套着充一条枪,但就是这样,我们仍参加了很多次大大小小打击日伪军的战斗。”席老回忆道,“那时很艰苦,什么都没有,全靠两条腿跑。我们白天一般以休息为主,活动和行军大都在晚上进行。”

      戎马一生4次负伤肠子都被打得流了出来

      战争岁月,席老历经无数枪林弹雨,曾先后4次身负重伤。

      1945年5月,在江苏溧阳与日伪军作战时,席树荣的左肋骨被打断两根,肠子也被打得流了出来。“医务人员在老百姓家里拿块布一包,就帮我做手术,先是拿出两根肋骨,用盐水洗干净,再将肠子塞进去,用木板夹住。那一回,我28天没吃过东西,全靠喝葡萄糖水。经过很长时间的治疗,我才恢复。那次伤势是最重的一次,后来在解放战争中又受了两次伤,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负了一次伤。”回忆起往事,席老说,4次负伤的战斗经历仿佛就发生在昨日。

      抗战老兵叶道清

      立功无数 至今仍在宣讲革命故事

      为葬母卖身为奴14岁走上革命道路

      抗战老兵叶道清1924年出生于安徽省铜陵市铜陵县,今年已96岁高龄。

      叶老告诉记者,他还在母亲肚子里时,父亲便因病去世,母亲带他讨饭为生。11岁那年,母亲又不幸去世,为葬母,他卖身于地主恶霸为奴,14岁时被武工队救出,从此走上革命道路。

      叶老参加的革命队伍,是皖南事变后新成立的新四军7师。“当时部队正处于最困难的历史阶段,战士们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艰苦的条件没有动摇叶道清的革命意志,由于政治坚定、作战勇敢,他很快便成为皖南支队铜大2连的6班班长。

      1943年的一次战斗中,叶道清被敌人的炮弹炸得全身血肉模糊,右腿骨裂。昏迷一个星期后,他的腿已严重感染,没想到,在卫生员的精心治疗和护理下,奇迹发生了——数月后,他不但没被截肢,而且还康复归队。

      曾受到朱德总司令的亲切接见和勉励

      解放战争期间,叶老立下大功两次,小功无数。而最让他引以为豪的,是曾受到朱德总司令的亲切接见和勉励。

      那是1948年2月,华野外线兵团利用战役间隙,集中在河南濮阳开展“三整三查”运动。朱德总司令百忙之中赶来濮阳,视察慰问华野外线兵团。当时集中在濮阳附近的华野8个纵队共选派了40余名指战员向朱总司令汇报,叶道清便位列其中。

      离休后发挥余热撰写革命斗争回忆录

      1952年部队缩编,叶道清转业到上海铁路局。1964年调至南昌铁路局,直至离休。

      离休后的叶老,离休不离岗。“我父亲腿关节时常会痛,腿里还残存着战争时期受伤未取出的小弹片,但他仍义务为单位老同志服务,帮难解困。只要单位职工有什么难事,他都会去帮上一把。”叶老的女儿叶芳告诉记者,她父亲退休后还加入了江西省新四军研究会,积极学党史、学军史,写革命斗争回忆录,并深入工厂、学校,不辞辛苦为青少年作宣讲。“父亲喜欢给孩子们讲革命故事,希望他们好好学习,将来报效祖国。他总是穿着新四军军装,佩戴一身荣誉勋章站在讲台上。在讲述浴血奋战、不怕牺牲的红色故事时,他总是神情庄重,每一次都赢得雷鸣般的掌声”。

      (时间:2020年9月3日     来源:江西晨报     记者: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