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偏银周:抗战老兵圆梦入党

      偏银周,1930年出生,襄城县麦岭镇岗西前街人。1942年参军,参加过抗日战争,后因病返乡务农。在自己富裕之后,他助人为乐、无私奉献,经多次申请,于2014年终于圆了入党梦。

      年轻时,上阵杀敌、侦察敌情

      我自幼家庭贫寒,12岁时,逃荒到河南省泌阳县给地主家当放牛郎。一天,我正在山上放牛,遇到三个当兵模样的人,他们问我是哪里人,为啥出来放牛。交谈一会儿后,其中一人就试探着问我:“小鬼,愿不愿意当兵,当新四军。”我听后愣了一下,下意识地说:“当兵,能不能吃上饱饭?”“能,当然能,吃不饱饭咋打仗?有时打鬼子还能缴获很多战利品,还可以吃上肉罐头呢!”我一听,心头一热,说:“只要能吃上饱饭,打鬼子不成问题。走,我愿意跟你们走。”

      来到部队后,连长冯学义看我年龄虽小,但很机灵,让我当侦察兵。但当好侦察兵并不容易。我每天从早到晚,走村串街,侦察日军、皇协军(伪军)、土匪的一些情况,及时把准确情报带给部队。白天,我化装成一个走街串巷做小生意的商贩,或是一个逃荒要饭的叫花子,或是做小买卖的,挎一个小竹篮,里面放一些薄荷糖和香烟,凭借年龄优势,多次出色地完成侦察任务。夜里,如果没有赶回驻地,就住在破庙、牛棚、猪圈或者树林里。天长日久,我感染上皮肤病,腿上屁股上长脓包、疥疮。部队首长对我这个“小战士”非常关心,战士们也格外照顾我,教我学文化,给我讲革命道理,使我渐渐懂得,当兵不是为了一个人有饭吃,而是让所有的挨饿群众吃上饭。我便暗下决心:打跑日本侵略者,让老百姓早日过上好日子。

      几年时间里,我参加过许多次侦察行动,每一次都收获不小,为部队用兵打仗提供了重要情报。有一次我们几个侦察兵还巧妙抓获一个“舌头”,根据这个俘虏的供述,部队迅速出击,成功捣毁日军的一个据点。

      1943年3月,我在回驻地的路上发现了7个敌人,其中有2个汉奸、1个伪军、4个日军。敌人带着迫击炮、轻机枪等武器,向附近的竹沟村行进。发现这一情况后,我立即跑回驻地,向部队领导汇报。获悉情况后,部队对这些日伪军进行伏击。战斗中,我为参加战斗的新四军战士送水、送饭,不幸被敌人击中右腿。虽然没有全歼日军,但是因为我及时发现敌情,避免了整个村庄险遭洗劫。战斗结束后,被部队表彰和嘉奖。

      同年11月,我在桐柏县刘沟村侦察发现一队四五十人的日军正向县城方向移动。我迅速将这一情况上报部队首长,领导研究决定打伏击,于是80多名新四军战士急行至日军前方设伏。战斗打响后,日军被切成“两截儿”,大量日军举手投降。这一仗,带伤侦察的我再次受到部队表彰和嘉奖。

      返乡后,开荒种地、入党圆梦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部队转移时,我因伤口感染,根据组织安排,同几名伤病员就地隐蔽。后在当地老乡帮助下,暂回老家襄城县农村。1955年至1962年,我被组织部门安排在兰州铁路局参加铁路建设,后因病返乡务农。

      10多年前,我看到家乡村头老窑坑一片荒芜,便找到村干部要求,把这片废墟承包下来,从此,便开始了“造田运动”,开出一点儿地,便种上果树,蔬菜,大一点的地块种粮食作物。凭着这个“小农场”,一年收入1万多元。

      自己家里致富后,看到村里还有一些群众因病致贫或者因病返贫,我心里很着急,希望乡亲们都能走出困境,共同富裕起来。不能光顾着自己过得好,还得关心帮助别人。记得几年前,村头一条路坑洼不平,邻村一位老人骑三轮车通过时侧翻,腿部划伤,鲜血直流。我恰好路过这里,急忙上前搀扶,把他送到附近医院包扎。路不好走,第二天,我便带着工具开始修路。从小吃苦吃惯了,年龄大了也闲不住,做点儿力所能及的事,我高兴!

      年轻时,我就有一个愿望,就是要加入共产党,成为光荣的共产党员。经过多次向党组织递交申请,在组织考察、研究后,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实现了自己多年来的愿望。我要利用有限的生命尽力为社会奉献余热,就像杨水才说的‘小车不倒只管推’。入了党,就更应该有所担当,我在有生之年要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活到老就要把好事做到老,决不辜负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信任。

      (编辑整理:许昌市委党史研究室卫菁华、王丹丹     资料提供:襄城县委党史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