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98岁新四军老战士陈克秋的传奇故事——为党守护“钱袋子” “穿”着“金库”反“扫荡”

陈克秋 1938 年中学读书时的照片。陈克秋家人供图

      大户人家姐妹花,翻过墙头去参军

      1921年,陈克秋出生于浙江温州乐清的一个大户人家。陈家共有9个子女,其中6个是女孩。陈克秋在女孩中排行老四。她和三姐陈洛涟关系最好。 陈克秋的父亲很开明,在当时很多女孩 还不能上学时,她和三姐陈洛涟被送到温州少有的新式学校念书。在温州中学,她接触到了进步思想。

      1938年,日寇的飞机狂轰滥炸。“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 ......”的歌声震动了整个校园,进步学生们巴不得立即奔赴战场。

      一天晚上,三姐陈洛涟告诉陈克秋, 打算和几个同学去皖南参加新四军。“我 也要去!”就这样,1938年临冬的一天,陈家姐妹和另外三名女孩,一行五人悄悄翻出学校的围墙,走上抗日报国的新征程。

      沿途惊险不断,最终经过新四军岩寺兵站同志热情接送,行程数百里,她们 在当年12月28日抵达安徽泾县中村——新四军教导总队第八队(女子队)驻地。

      陈克秋老人向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回忆说,就是在第八队,她们开始了七八个月的军训生活,接受马列主义的启蒙教育。当时她的班长楚青,就是粟裕将军的夫人。

      陈克秋还记得,当时授课的都是很 有政治理论素养的老同志,如薛暮桥上 过政治经济学,夏征农上统一战线课,罗 琼上科学社会主义,陶白上国际问题,陈 铁军上军事课,李素文上卫生课......此外,她们还上山搞军事演习,进行体育锻炼,参加全军运动会。半年多的学习结束后,她和 8 名学员到云岭军部军需处学习财会。又学习了6个月后,她被派到新四军教导总队队务处担任会计工作。

      经过学习和专业培训,她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从一个不明事理的小姑 娘,成长为新四军的一名干部,为我后来的人生道路奠定了基础。”陈老回忆。

      从爱国主义者,到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

      陈克秋老人的女儿董俊新介绍: “1941年1月皖南事变前夕,新四军军部要北撤,决定非战斗人员分批先行撤出, 妈妈是最后一批撤出来的。经过几个月的艰难辗转,1941 年 3 月,妈妈终于到达盐城新四军新军部。战友们看到她幸免于难,都激动地把她举起来。领导问她, 愿不愿意做新四军财经部的金库主任和 即将成立的江淮银行金库主任?妈妈毫不犹豫接受了任务,开始为党守护‘钱袋子’。在残酷的战争年代,在新四军经济困难时,妈妈拿出家里的金戒指等所有家底捐献给组织。”

      1941 年 5 月,陈克秋由指导员吴志 坚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从一个爱国主义者,经党的培养教育和严酷战争考验, 成长为一名具有坚定共产主义信念的革命战士。

      而1941年,对新四军抗日救国的金 融战线而言,也是一个重要的年份。在 中国人民银行南京分行行史馆里,扬子晚报记者看到这样的记载——“1941 年 4 月,江淮银行成立”。江淮银行位于江苏盐城,是新四军军部的直属金融机构,也是当时重要的抗日根据地银行之一。这些银行有效地促进了根据地经济的发展,为抗日斗争提供了坚强的经济支撑。

      1941年1月25日, 新四军在盐城重建军部。为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新四军政委刘少奇和代军长陈毅等领导商量,决定成立江淮银行,发行新四军钞票。江淮银行1941年4月1日宣告成立。江淮银行归新四军财经部领导。对外,财经部和江淮银行是两块牌子;对内,是一套人马。财经部部长朱毅兼任江淮银行行长。银行设营业部、会计科、秘书科和金库,共有30多名工作人员。

      陈克秋时年只有20岁,但已算是老财务工作者了。她被委任为新四军财经部金库主任和江淮银行金库主任。

      据中国军网《揭开新四军江淮银行的神秘面纱》报道,4 月 12 日,江淮银行正式挂牌对外营业,当日就投入 6 万元 江淮银行纸币的贷款资金。6 月 9 日,又投入 3 万元,用于调剂农机融资之需,作用巨大。

      陈克秋老人记得,当时江淮银行主要职能有三:一是办理农业贷款,用于购买种子、耕牛、小型农具和凿井灌溉;二是向个体工商户发放小额贷款;三是商业贷款,鼓励商人到敌占区城市采购生产、生活资料,活跃根据地市场,解决群众生产、生活必需。这些做法有效地促进了根据地经济的发展,为抗日斗争提供了坚强的经济支撑。

      她还记得,因为江淮银行的钞票,保 证了抗日战争中根据地经济繁荣和人民利益,老百姓高兴地称之为“抗币”。

      当年条件艰苦,精美的“抗币”曾用桑树皮印制。那时,敌人的封锁越来越 紧,外界物品很难运进根据地。印钞厂时常纸张短缺,大家就用土法造纸。先是用稻草做纸浆,但做出来的纸太软。又改用桑树皮做原料,由于在蒸煮过程中配比不当,纸张也无法成型。后来,从上海请 来了技术人员进行改造,终于成功。

      部队转移 1 年半, 她穿着“金库”寸步不离

      自1941年起至1943年前后,日伪 军不断发动对根据地的疯狂“扫荡”。 根据地的银行也不得不跟随部队到处 转移。作为新四军金库主任,为了守护党的“钱袋子”,陈克秋开动脑筋想办法。她缝制了一件有不少口袋的背心,将金库的金条全都缝在背心里。钱钞则是大家分捆在身上。陈克秋把“金库”穿上身,人不离金、金不离人,在跟随部队秘密转移时,吃了不少苦。

      陈克秋老人向扬子晚报记者回忆,当时她把这件背心穿在军装里,白天、晚上都穿着。冬天穿“金条”浑身冰凉,夏天穿“金条”大汗淋漓。“部队那时常常打地铺,不是睡稻草就是睡麦秆或门板,我最渴望的就是能睡稻 草,这样浑身能轻松一点。”

      有一次,遇到敌人突袭,情况十分紧急。陈克秋和大家藏身在新四军的海防团船上,才有惊无险地躲过一劫。行李丢了,但装着“金库”的背心, 她牢牢穿在身上,金条一根都没少。

      这件背心,她一直穿了一年半,直至 1943 年春,部队稳定下来后,才取出金条上交。当初金条让她背着的时候,没有任何手续;等她上交的时候,也没有办任何手续。“完全凭着党性。” 陈克秋老人回忆。

      那么多年过去了,后来有人问她,金条藏在你身上,又没别人知道,就没想过“顺手牵羊”?陈克秋回答:“那时一心要抗日救国,怎么会有别的心思?”

      “靠得住”,正是一个财会工作者必备的素质。陈克秋老人向扬子晚报记者回忆,她曾从事多年财会工作,组织上看中的就是她“靠得住”。1955年以准团级别转业到地方后,陈克秋曾在镇江地委机关党委会任副书记,后在淮阴专区民政局、人事局、财贸办任领导工作,1985 年从江苏省文化厅离休。

陈克秋和丈夫董铁山摄于 1964 年。陈克秋家人供图

      董铁山1917年出生,江苏江都人。1938 年 10 月参加新四军,1939 年 3 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 年,他被授予上校军衔,1964 年晋升为大校。1998 年去世,现长眠于雨花台功德园。

      缅怀过往 不忘初心

      在采访中,提到《毕业歌》,98岁的陈老忍不住唱了起来。多年之后,歌词她依然记得清清楚楚:

      听吧,满耳是大众的嗟伤!看吧,一年年国土的沦丧! 我们是要选择“战”还是“降”? 我们要做主人去拼死在疆场, 我们不愿做奴隶而青云直上! 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我们今天是弦歌在一堂,明天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

      采访结束,我们跟陈老合影时,晚霞映照在她身上,这一幕是多么的安详、温馨、美丽。而她跟我们回忆的那段历史,又是多么惊心动魄、可歌可泣。时空轮转之间,不变的,是这位老共产党员的初心;变化的,是从战争年代的波折动荡,到和平年代的幸福宁静。

      这是无数革命先辈的热血与汗水铸成的。

      我们缅怀过往,不忘初心。

     “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由田汉和聂耳创作于1934年的《毕业歌》,是电影《桃李劫》的插曲,再现了 1931 年 “九一八”事变后,进步青年们勇担爱国责任、追求民族自救的热血情怀。今年 98 岁的新四军老战士陈克秋,81年前就是唱着这首歌, 翻过墙头去参加革命。后来在抗日报国的金融战线上,她作为新四军金库主任,为了守护党的“钱袋子”,谱写了“银行金库穿在身、寸步不离一年半”的传奇故事。

     (时间:2019年10月20日    来源:扬子晚报    专题统筹:沈春宁   记者:马燕、李冲、沈春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