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张天明:13岁就成了一名情报员

      2月23日,由宿迁市双拥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宿迁市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宿迁日报社联合主办的“福彩公益行——情暖抗战老兵”活动第十八期来到一位曾有过“地下工作”经历的抗战老兵——张天明家里,听他讲述他一生中最惊险、骄傲的战斗故事。

      “我的一生,经历过战火的洗礼,也享受过幸福的和平时光。这辈子,我值了!”2月23日,在沭阳县中华小区抗战老兵张天明家里,谈及自己的故事,张天明感慨道。

      张天明今年91岁,出生在沭阳县张圩乡的一个书香世家。“我的祖父常常教育我:身为一名男子,保家卫国是第一责任。”据张天明介绍,他家原本姐弟4人,他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弟弟因为生病夭折。祖父一直从事教育工作,对他的要求极为严格。

      1939年,日军进攻苏北,侵占苏北大片土地后,在很多乡镇都安上了据点,就连张天明家附近的钱集,淮安的古寨乡等地都有日军的据点。

      1940年,淮海区专员公署在沭阳县钱集成立,机关驻地设在陈圩乡(现张圩乡),地点就在一个老中医家里,因为他家有一栋带院子的两层楼房。“我记得当时的书记叫金明。1941年,金明书记等人经常到我家附近的纪荡村,因为纪荡村地处偏僻,便于开展情报工作。可能是因为情报地点就是我常去玩耍的纪五奶奶家里,所以我也能见到这些人。”张天明说,后来想想,这些人都是抗日英雄。

      日军占领古寨乡后,13个日本鬼子占领古寨小学,并把它作为据点,里面有一挺轻机枪、一个掷弹筒,还有许多三八式(步枪)。当时还有保安大队。保安大队围绕着日本鬼子的据点驻扎在外面,整个据点易守难攻。

年轻时的张天明

       “我成为一名情报员也是有故事的。那年我13岁。当时,因为我认识许多字,在学校里当了儿童团团长。为了攻下古寨据点,由共产党领导的沭阳地方部队中的‘第七分队’用‘诈降’的策略,让周凤云(共产党员)‘投降’,搞里应外合。为了传递情报,周凤云收养我为干儿子,让我一直住在他家。平时除了上学外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传递情报。”张天明说。

      情报是怎么传递的呢?张天明说:“因为我家有个亲戚住在古寨据点附近,我经常去玩,其实就是为了观察据点内的情况。因为我年纪小,日本鬼子也不会注意到我,这就方便我搜集情报了。有时候我把搜集到的情报写在纸上,然后送到路边的土地庙,藏在土地老爷的身后,至于什么人来拿情报我就不知道了;有时候也会把情报放在乱坑其中一个坟头上……”

      “情报的内容一般都是:鬼子或者伪军准备什么时候扫荡,扫荡地点是哪里;敌人有多少火力、人数等。送情报也是有技巧的,一般都用‘代用语’,比如:一盒洋火(火柴)代表着敌人有一挺机枪,还有一打洋火等。”张天明说,虽然敌强我弱,但敌不过我军齐心协力!后来,古寨据点在沭阳地方部队和淮阴地方部队的联合攻击下,终于被“拿下”,13个日本鬼子也望风而逃。

      说起日本鬼子做的坏事,张天明回忆起曾经经历过的一件事。“到现在,我都记得‘刘老庄连八十二烈士’的故事。1943年春,日军对苏北淮海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3月的一天,日伪军1000余人,分兵11路合围驻六塘河北岸的淮海区党政领导机关。第4连奋勇阻击各路敌人,掩护淮海区党政机关安全转移。全连82名战士凭借村前交通沟,英勇抗击日伪军攻击,终因敌众我寡,全部壮烈牺牲。当时,我在家都能听到枪声!”张天明说,对于日本鬼子,没有老百姓不恨他们。他们经常烧杀抢掠,当时老百姓家大多都是草房,一点火就着,日本鬼子烧了房子后,老百姓都无家可归,许多老百姓只能用准备打棺材的木板去盖房子。

       “抗战胜利后,解放战争又爆发了。我成了一名地下工作者。1946年,组织安排我打入国民党内部,那次我在钱集搜集情报,就是那一次‘栽了’:我被一名叛徒告密,随后被关了起来。关了十几天后,母亲来看我,巧的是,她竟遇见了十几年不见的舅舅。当时,他在湖南长沙一家银行工作。那次他是回乡探亲。随后,他想办法救了我,还将我带到了湖南。”后来,张天明便在湖南念书,可身为情报人员的他一直没忘记自己的职责。在学习的同时,还一直为党做着情报工作,一直到解放湖南之后。

       “解放后,我被分配到湖南湘阴县委工作。1952年,我到中南政法学院(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习。毕业后他又回到湘阴县工作。”直到1981年,张天明因为家庭原因才从湖南回到了沭阳,在沭阳县从事司法工作。

      (时间:2019年2月25日    来源:宿迁网    记者:仲文路、杨芹/文   杨群/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