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范延道、王丙贵:我们是夫妻,更是革命战友

      战火纷飞的年代,她动员他参军,当他的入党介绍人;和平年代,他和她结为夫妻,相知相守近七十载。今天,记者要介绍的这对抗战老兵夫妻名叫:范延道、王丙贵。两位老人都已年过九旬,虽然他们亲身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洗礼,但如今留在他们身上的却是对平静生活的珍惜。

范延道

      1月2日中午,在沭阳县江南人家小区,93岁的范延道坐在家门口,不时地向外张望着。看到老伴王丙贵坐着轮椅从外回来,老人的眼神一下子有了神采,然后一直望着老伴。“老话说:‘公不离婆,秤不离砣’,他们一辈子互相陪伴着,到老了更是,去哪儿都要一起去,偶尔分开几天就要一直念叨。”据老人的小儿子介绍,他们家原本在沭阳县吴集镇,后来几个兄弟都定居县城了,就把老人也接到身边照顾。父亲范延道已经有些糊涂了,经常迷迷糊糊地睡觉,有时候连家人都不认得了,母亲王丙贵精神状态挺好,但身体比较虚弱,常常需要到医院保养。

      “我母亲在我3岁那年去世了,父亲也在我16岁那年因病去世。”王丙贵说,失去父母后,她和妹妹王丙英寄居在舅舅家。

王丙贵

      1943年,16岁的王丙贵在一个堂哥的介绍下入了党。“我记得入党那天天气很热,怕被人听见,宣誓都是小声说的。成为一名党员后,我特别积极,经常帮忙发放一些衣服和生活用品,还偷偷动员老百姓参军。”王丙贵说,那时候没有爹妈,没人管,不然天天开会,被家里人知道就麻烦了。

      据了解,范延道就是王丙贵动员参军的,她还成了他的入党介绍人。“那年,他18岁。他家有兄弟三人,母亲和大哥先后因病去世了,他参军的时候非常积极。我觉得他思想先进,于是就发展他入党。”据王丙贵介绍,范延道当兵的时候多次与死神擦肩,但从没当过逃兵。

      “我们党员经常开会,在草堆下面、小沟边……我们都不说自己是共产党,都有暗号。就这样,我们还是被特务发现过,多次想要抓我们,我很机警,跑到了淮阴(现在的淮安市)的一个部队工厂里给人家做衣服。”王丙贵说,因为自己带着党员介绍信,所以工厂立即同意了她的请求。

范延道和王丙贵的合影

      在工厂的时候,王丙贵帮战士们做衣服,和其他同志在一起,快乐又充实。可惜好景不长,日本鬼子到处扫荡,工厂被迫撤离。“我们好几百号人被迫往山东撤,没想到在那一呆就是一年多。”王丙贵回忆在山东的生活说道。

      “一年多后,我们听说家乡军民一心,抗日战斗打得很激烈。在领导的要求下,我们和大部队开始往回走。那次开拔让我至今难忘,一夜走了100多里,我实在走不动了,腿和脚肿得很厉害,好在战士们把驴借给了我们,这才勉强走回去。”据王丙贵回忆,因为是深夜行军,他们还绕过了几个日军据点,所有人都很紧张,但大家都不害怕,心想打起来就狠狠地跟他们打。

      1945年初,王丙贵又被调到淮阴,这一次,她不再是一名制衣工,而是一名卫生员。“每一次战斗,我们和担架队的老百姓蹲在战壕里,枪声和炮声都在耳边响着,我们随时准备冲上去抢救伤员。担架队的老百姓也有被打伤的。我是专门负责包扎的,手上动作要快,以最快速度把伤员的伤口包好、止血,然后运到后方。那段时间,我看到最多的就是血淋淋的伤口,听到最多的就是受伤战士的惨叫声。”说起这些,王丙贵对鬼子充满了恨意,她说,要不是这些日本鬼子来欺压中国人,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受伤、牺牲。

      “我和老头子在同一个部队,但是自从范延道去部队后,两人就没见过,直到战争结束,两人都退伍回来,才经人介绍走到了一起。平时,他跟我讲过好多他亲身经历过的战斗。”原来,范延道和王丙贵当时都隶属于华东野战军第十二纵队三十五旅,一位是医护人员,一位是前线战士,他们却从不曾在战场上见过面。“在一次战斗中,敌人的碉堡久攻不下,因为碉堡内的许多枪孔里都有一挺机枪,它们一直不停地扫射着,好多同志都牺牲了。上级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拿下,于是排长组织了一个敢死队,他第一个报名了,当时还写下了遗书,没想到的是,他们刚刚拿着炸药包往前冲的时候,敌人的机枪由于使用时间太长,‘哑’了;还有一次,他被一颗子弹击中左胸,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哪知道子弹打在了他装在口袋里的洋钱上……”说起这些,王丙贵望着在一旁自言自语的老伴笑了笑。

      看到老伴望着自己笑,范延道竟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我也打过鬼子,鬼子坏哦!”说了这句话以后,他还唱起了歌,“日本、日本欺压中国人,杀人放火扰乱又奸淫……杀得鬼子叫苦连连,尸骨堆成山……”虽然不是全能听清楚老人唱的歌词,但大家都能感受到,老人是把歌词记在了记忆的最深处,即使他已经忘记了很多人很多事。

      1949年,新中国成立,范延道和王丙贵都退伍了。王丙贵说:“退伍后,我们被分配到了不同的岗位,家很近,但一直没见过彼此,直到25岁那年,我的一个亲戚给我介绍了他,听到他名字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庆幸,他还活着,所以我立即就同意了跟他的亲事。”婚后,王丙贵和范延道养育了3个儿子、4个女儿。如今,一家人和睦相处,子孙孝顺。王丙贵常说:“现在的生活,是以前想也不敢想的,这么多年来,幸亏我们一直跟党走,不然哪儿来的好日子。”

      (时间:2019年1月5日   来源:宿迁网     记者:顾园园、仲文路、史伟、杨群   实习生:张艳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