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郝正修:一日是军人,一辈子都是军人

      迎着冬日的暖阳,12月18日上午,记者一行来到泗阳县爱园镇的倪圩村,并在乡邻的指引下找到了当天的采访对象———抗战老兵郝正修。郝正修,94岁,共产党员,18岁参军,打过日本鬼子,参加过解放战争,村里人都称他为老英雄。

      郝正修在兄弟中排行老四,如今的小辈们都称他为郝四爷。“我们家当兵的可不止我一人。”说起年轻时候的事情,郝正修瞬间打开了话匣子,他告诉记者,他们家一共有3个党员,三哥郝正华,17岁的时候就去参军了,但是一去没回头,应该是牺牲了;五弟14岁时也参军了,如今在外地生活。

      “小时候,我家情况算是好的,我还念过书,一共念了三年,从13岁到16岁。我们上学的时候除了教文化,还要上操。1940年,鬼子来到泗阳,我就不念书了。”郝正修说,鬼子来到泗阳后,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郝正修告诉记者,他曾亲眼见过鬼子杀害老百姓。“记不清是1941年还是1942年了,只记得那天是3月17日,我们村有14个人被日本鬼子抓到了沭阳的刘集,鬼子先是用刺刀戳,然后又把他们推到坑里,用土埋起来。我们村南边一个叫杨正都(音)的也在其中,但他没被刺刀戳到要害,被埋的时候装死,后来他从坑里爬了出来。”郝正修回忆这件事的时候,十分愤怒。

郝正修(中)

      “1942年2月,我在同村一位共产党员的介绍下入党了。同年5月左右,我们各乡、各村都号召成立民兵小队,知道是为了保家卫国,抗击日本侵略者,大家都很积极,那年我18岁,也入伍了。因为我是党员又念过书,队长看好我,还让我做了民兵中队长,每天负责民兵们的操练。”郝正修说,虽然是民兵组织,但每个人都有枪,大伙儿抗日的热情特别高。

      “我堂哥郝华峰(音)也是一名共产党员,他是新四军,奉上级命令回来参与发展地方抗日队伍,也就是后来的泗阳独立团,我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去参加了。”郝正修说,堂哥郝华峰是泗阳独立团的一个大队长,当时带领着300多人一起打游击。

      郝正修回忆说,日本鬼子每次下来扫荡,除了抢粮食、牲畜,他们还到处砍树用来筑工事。“我们农村的树都给他们糟蹋了。”郝正修说,鬼子的每一个据点旁边往往都是好几层圩子,有树枝圩子、土墙圩子,还有铅条圩子等等,所以攻打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

      “我们打鬼子一般都是夜里打、刮风下雨的时候打、逢年过节时打……”郝正修说,据点虽说有鬼子,但一般数量不多,大多是伪军,他们也是中国人,逢年过节就躲在据点里不出来,那个时候就是攻打据点的最佳时机。

       “我记得有一次战斗是在大年三十晚上,我们独立团奉命和宿迁那边来的军队一起攻打驻沭阳耿圩的一个据点。我们知道据点里有三十多个鬼子,3架小歪把子机枪,还有不少支步枪。那次也是夜间打的,大年三十,据点里的伪军基本上没什么防备,我们虽然在战略上占优势,但是他们的武器比我们好,不少战士都牺牲了。”回忆起那次战斗,郝正修眼眶有些湿润,他说,最后战斗胜利了,鬼子被俘虏了一部分,其他都被消灭了,但我们牺牲人数也有一半,太惨烈了。

      1945年,鬼子投降了,后来郝正修被编入华东野战军第十二纵队三十五旅,跟着部队又参加了解放战争。“打淮海战役的时候,我已经是班长了。记得宣布徐州解放那天,大伙特别开心,我跟我们班的几个战士在县城拍了张照片,我至今还能记得他们的姓氏。”在郝正修家里至今还收藏着一张黑白照片,看着这张照片,他不断地感叹,战友们不知都去哪儿了。

      1949年,郝正修退伍了,带着退伍费回到了家乡。“我回来的时候,父母都还健在,大家看到我活着回来都高兴极了。”郝正修说,后来,他在村里干了3年的生产队长。

      郝正修说:“我是一名老共产党员,也永远是一名军人,保家卫国时刻都记在心中,国富民强也是我心中最大的愿望。”

     (时间:2018年12月25日   来源:宿迁网     记者:仲文路、杨芹、杨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