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王维胜:枪林弹雨中给前线士兵送饭

       王维胜,家住沭阳县马厂镇厂北村,出生于1928年。17岁入伍,是一名炊事兵,他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在入伍的8年时间里,他曾和战友一起抓过16个日本鬼子,也曾在枪林弹雨中给前线士兵送过饭。

      采访王维胜的时候,天气已经转凉,但90岁的王维胜身体尚佳,能走能动,就是听力有点差。说起自己参军的故事,王维胜立马来了精神,拉着记者缓缓说起了他曾亲身经历的那些事儿。

王维胜获得的抗战胜利纪念章

      1942年底,日伪军向解放区大举扫荡,马厂沦陷了。镇上驻扎着日伪军,马厂东面还有据点。“小时候我就听说过,我们马厂有个能造枪的工厂。鬼子来了以后,天天叫喊着要铲除这个兵工厂。后来,兵工厂里面的人被迫撤出马厂,分散到附近树林里、乱坟地里继续造枪。”讲起日本鬼子,王维胜说,小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关于马厂兵工厂的事儿,日本鬼子很害怕兵工厂,但由于他年纪小,并没有去过兵工厂。

      “鬼子为了早日消除抗日势力,几乎天天扫荡。那个时候,我就懂了,比起没有饭吃、没有衣穿,鬼子更可怕,他们到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为了安全,我父亲早早地把我的两个姐姐嫁了出去,还嘱咐我们兄弟俩没事不要出门,遇见鬼子要赶紧逃。”王维胜回忆说,1943年,他15岁那年,日本鬼子来村里抓壮丁,他顶替了父亲干了一年多的苦力。

      1944年,王维胜16岁了,驻扎在马厂的日军基本上被消灭了。“1945年夏天,区里开始动员年轻人参军,我第一时间去报名了。”王维胜说,一开始参军的时候他在新兵营待了两个多月,后被编入新四军四师。

      因为王维胜年纪小、个头也矮,连长都称他为“小鬼”。“打仗的时候,连长觉得我年纪小,不让我上战场。刚开始,我就负责给连长站岗。一开始,连长给了我一支‘三八大盖’,可是那杆枪比我个头还高,我根本扛不起来,我就故意装作不想要的样子。连长没有生气,还笑着说有机会再给我寻一把‘小马枪’。”王维胜说,后来,他被编入“小鬼班”,班里一共有14个人,年纪最大的班长也只有19岁,大伙儿都算勤务兵,负责后勤,也负责做饭。

      部队不断开拔,一路走,一路打。在陇海铁路附近,王维胜所在部队和一群鬼子开火了。王维胜说:“战斗结束后,我们去打扫战场,我们‘小鬼班’的14个人都去了。我在清理战士遗体时,发现一旁有动静。我立即把情况告诉了班长,虽然我们没有枪,但我们14个人并不害怕。等我们走近才发现,这是一小股被打散的鬼子,他们灰头土脸的,手里也没有武器。鬼子见我们人多立即举手投降了。我数了数,一共16个鬼子,我们14个人把这16个鬼子俘虏了,还带回了团部,我们‘小鬼班’也因此获得了二等功。”

      日本投降后,内战又开始了。王维胜成了一名正式的炊事员,每到一个地方就生火做饭。“我记得士兵们一天口粮是16两,大多是豆子、大麦、小麦等杂粮,一般情况一天两顿饭。打仗的时候,往往顾不上吃饭就上了战场。”王维胜说,虽然战士们大多都很瘦,但打起仗来却毫不含糊。

王维胜和他的老伴在剥玉米

      1949年10月1日,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了新中国成立。“那一天,我们全部吃上了猪肉和白米饭,还有不少战士喝了白酒,大家高兴极了。我请假一个月回家结婚,对象是小我5岁的孙兆兰。”王维胜说,本以为战争就这么结束了,可当他回到部队后,得知还要继续参战。1950年,王维胜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依旧是一名炊事员。

      在1950年冬天的一次战斗中,因为战事紧急,王维胜所在部队的战士已经三天三夜没吃饭了,王维胜奉命做好了干粮送往前线。“当时天气特别冷,我挑着干粮一路小跑往前线去。一路上子弹声和炮弹声不绝于耳,但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怕,总觉得自己必须把这个任务完成。”王维胜说,当他把干粮挑到战士们面前,看着他们狼吞虎咽之时,他觉得一切都值得。

      1953年,王维胜退伍了。“我拿着退伍费欢欢喜喜地回家了,当我回到家里才知道我母亲已经去世好几年了。我父亲告诉我,我母亲就是想我想病的。”回家以后,王维胜当了村里生产队的副队长,家里的生活也渐渐好了起来。

     (时间:2018年12月14日    来源:宿迁网    记者:仲文路、杨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