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张渐高:为报家仇国恨 自愿参军杀敌

抗战老兵张渐高

      “我不怕死!当时我是主动要求上战场的!”在沭阳县万匹乡万匹村抗战老兵张渐高家,说起当年参军抗日的事,这位已经97岁高龄的老人有些激动,显然对于那段战火纷飞的热血青春仍然记忆犹新。

      张渐高,1921年2月出生于沭阳县万匹乡万匹村,1940年参军。在张渐高的记忆里,因为鬼子的到来,他们村遭到了严重迫害,很多村民听到鬼子进村了,都纷纷“跑反”,跑得没了粮食、没了家,甚至丢了年幼的孩子。

      “那时候我家很穷,就两间土屋。1940年腊月,日本鬼子来了,这一年我父亲因为重病躺在家里,我们没地方逃,兄弟4人把父亲抬到屋后面躲起来,结果父亲因为受到惊吓而病情加重,没多久就去世了,当时才56岁。”从小就尝尽了被压迫的滋味,张渐高痛恨那些侵略者非人的行为,他逐渐找到了能给自己带来希望的救星,那就是毛主席、八路军、共产党。于是,张渐高决定参军,他说:“别看我人小,我当时就下定决心,一定要上战场去打日本鬼子!”

张渐高讲述当年战斗经历

      参军后,张渐高跟着部队南征北战,他至今还记得当年的部队首长有谭震林、黄克诚等。“战争是世界上最残酷的事情。记得有一次,我军准备拿下吴前圩据点,因为据点周围都是水,战壕挖得窄小,我们组织多次进攻都失败了,因为地方窄人上不去,或者是几个人还没冲到跟前就被敌人击毙了。最后,我们队伍里18个身材比较瘦小的年轻战士(年龄都在16到18岁之间)主动请缨担当前锋冲上去。他们用小车堆上泥土上面盖上棉被浇上水作为隐蔽物往前推进,一个跟着一个沿着战壕爬到敌人的据点前,没想到被敌人识破了,当场牺牲6个人。后来一个体重大约90斤的小战士硬是从门下挖开的缝里进入据点,这才从里面打开了大门。大门一开,想到我们牺牲的战友,我们早就红了眼睛,冲锋号响起的时候,我第一个冲了进去。”说起这些,张渐高眼中带泪。

      “我枪法好,曾做过警卫排排长,我一人三杆枪:冲锋枪、快慢机、手枪。不打仗的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练枪法,对着天上的鸟儿练,说打鸟的头就绝对不打鸟的身体,那时候就连团长都夸我枪法准。”张渐高说,他至今还能记得打枪的诀窍:屏住呼吸、三线一齐……

      “1942年,华少发排长作为我的介绍人,我光荣加入了共产党。成了一名正式党员后,我明白了打仗不是为了个人仇恨、荣辱,而是为了国家和人民!”张渐高说,在1944年,他的左小腿被打伤,右肩膀被炸到,脖子上至今还留着子弹擦伤的痕迹,那时的他却觉得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应该做到“轻伤不下火线”,顶着疼痛一直坚持到了战斗结束。

张渐高在部队时用的包

      “打华中、打华南、打华东、打西南、打东北、打华北,整整打了十三年。”张渐高说,每一次战斗他都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一个,因为作战勇敢,在1947年,他还曾获得一枚“勇敢奖章”,这枚奖章他一直保存至今。

      1952年,退伍后的张渐高回到了家乡,曾担任过乡政府政治教导委员工作。如今的张渐高已是97岁高龄,仍一直将“听党话、跟党走、言必行、行必果”这份誓言保存在心中。他说:“你看我打仗时用的背包里还收藏着一本《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虽然我的眼睛已经看不清书本上的字,但我依旧是名共产党员,这份信仰一直放在心中。”

      (时间:2018年10月27日   来源:宿迁网    记者:仲文路、杨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