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王育彬:手榴弹在我身旁爆炸,我都没动

抗战老兵王育彬

      我叫王育彬,家住泗阳县新袁镇坝头村,今年91岁了,能活到这个岁数,以前想都不敢想。

      我是16岁时当的兵,当时家里弟兄三个,因为我是老大,征兵的时候我便自告奋勇去了。去的时候,父母舍不得我,拉着我的手哭了好久。

      1942年,日本鬼子在新袁的三岔村设立了据点,造炮楼、架起了枪炮,因为三岔村位于运河沿线,鬼子需要从运河上运送枪炮、子弹、粮食……攻下三岔据点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听说当时战况特别激烈,攻了好多次都没有攻下来。

      1943年4月,我光荣地加入了由康平(音)团长带领的独立团三团,部队驻扎在裴圩。入伍后,因为战况太激烈,我们这批新兵都没来得及在训练场上训练,便直接上了战场。回想起第一次上战场,我到现在都能记得那个场景。当时我们没有近距离作战,几乎都是观战,心中虽然害怕,但看到有战友牺牲时,我们都握紧了拳头,恨不得直接冲上去跟鬼子拼命。没过多久,我们就真正上战场了,当时给我们使的是三八式步枪,每个人22发子弹。

      三岔这个据点是真的难打,前后一共打了十几次才攻下来。为什么难打呢?因为这些小鬼子特别狡猾,他们在炮楼附近围了一圈树枝圩子(工事),在树枝上挂了许多手榴弹,我们一旦搬开这些树枝就会拉动这些手榴弹,为此牺牲了许多战友。后来,我们直接绕到运河另一边,从后面攻了上去,这才拿下了三岔据点。

王育彬战争中受伤的手指,至今无法伸直。

      1945年日军投降了,我们都高兴极了。后来解放战争又打响了,我们又随着部队一路开拔。1947年7月的一次战斗,那是我印象中最难打的一次,因为那次我差点死在了战场上。

      当时率领我们作战的是张爱萍将军,他很足智多谋。我们首先清理外围据点,分北门、东门、西门攻打,南门留作伏击之用。当时,我们连负责攻打北门,我所属的那个排共36名战士作为突击手先攻城,北门外有个护城河,拦住了我们的去路,好几个不懂水性的战友淹死在了河中,我看着他们只能让眼泪往肚子里流。好在我们都不怕死,不要命地往前冲。我们攻进北门的时候,由于敌人火力太猛,大伙儿都趴在草地上隐藏起来。

      敌强我弱,我们只能等待大部队到达后再发起冲锋,此时,敌人的手榴弹“呼呼”扔向我们。当手榴弹飞向我的时候,我下意识地抱住头,手榴弹落在我旁边当场爆炸,我只能默默地抱住头不敢动,生怕暴露了。幸运的是手榴弹只炸伤了我的右手食指,至今只能弯曲无法伸直;当手榴弹再次袭来的时候,我的右腿也被炸到了;又一颗手榴弹落在了我旁边,我的屁股直接被炸掉了一大块肉,当时感觉不到疼,耳朵里都是“嗡嗡”声,全身都是血,然后就昏过去了。

      当我被战友从血泊中拉出来的时候,我隐约听见有人大声喊着:“他还有气!快救他!”我睁开眼发现,周边躺满了战友们的尸体,我嚎啕大哭,不是因为自己受伤,是心疼我的战友们,我再也看不到他们了。

      因为受伤,1947年那场战斗结束后,我退役了。当我回到老家时,我父母给我说了一门亲事,和当时才19岁的赵俄英结婚了。当时,我是拄着双拐结婚的,她起初还不太愿意嫁给我,但听说我是抗日英雄,便答应了。

王育彬和他的老伴

      如今,我有2个儿子、5个闺女,现在住在大儿子家。和儿孙们住在一起的日子是幸福的,我们老两口还能动,都是闲不下来的人,想种点地,可儿子不同意,还把地都给别人种了,说只要我和他妈健康,他们就满足了。如今,我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给儿孙们讲讲当年的故事,让孩子们记住那些战斗英雄,知道如今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

      (时间:2018年10月22日   来源:宿迁网    记者:仲文路、杨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