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苗井扬: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炸敌人的碉堡

       在泗阳县穿城镇油坊村的一户农家小院里,90岁的苗井扬和89岁的老伴王金翠最喜欢的事就是悠闲地坐在椅子上,老两口不时聊聊天、斗斗嘴……可每当有人跟苗井扬提起“打鬼子”“战斗”这些字眼儿,他立即就能滔滔不绝地说起来。

说起牺牲的战友,苗井扬眼里含着泪水......

      “我出生在1928年,说起我小时候,印象最深的是没有吃的,整天就知道肚子饿!”说起自己的故事,苗井扬不急不躁地告诉记者,他13岁的时候,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跑反,一听说日本鬼子要来就跑,每次躲在一个地方经常没有吃喝。听说鬼子走了再跑回来,每次跑回来,家里都是一片狼藉,本就很少的粮食往往都被鬼子搜刮一空。

      “16岁那年,部队动员参军,于是,我和一位姓张的小哥光荣参军了。其实,我当时是有些害怕的,但更多的是兴奋,因为我可以拿起枪上战场打鬼子了。”苗井扬说,想起鬼子的所作所为他就攥起拳头,怒火中烧,迫不及待想上战场打鬼子。

苗井扬与老伴一起讲述他们曾经经历的艰辛。

      1944年,刚加入军队的苗井扬和战友们直奔东北,他的首场战斗在一个叫“龙河路”的地方打响了。“当时,我们排接到命令要攻下一个地堡,整整打了一夜,也没攻下来。看着一个个战友在我们面前倒下,本来有些紧张的感觉全部转变成了恨,巴不得自己也能冲在前面。后来,我和另一个战友接到命令,让我们拿着手榴弹把地堡攻下来,我知道报仇的机会来了。我和战友两人背着十几枚手榴弹往前冲,快到地堡附近时,我们匍匐前进。当时,我心里已经想不到生死,只要能为牺牲的战友报仇,为后面的战友扫清障碍,死了也值!”抱着必死的决心,苗井扬不要命地往前爬,来到地堡附近时,他扔了几枚手榴弹,可是他发现地堡周围的钢板太厚,手榴弹根本就炸不动地堡。于是,苗井扬再一次朝着地堡前行,这一次他爬到地堡的旁边,然后直接用手榴弹堵住了敌人的枪眼,这一次,地堡终于炸了,冲锋号也吹响了。

      “那一战我们虽然胜利了,但却牺牲了100多名年轻的战士。”说起这些,苗井扬眼里满是泪水,他说,虽然自己没有牺牲,也没有受伤,但看着那100多名战友躺在血泊里,他就对那些侵略者充满了仇恨。

苗井扬展示他的抗战胜利纪念章。

      没过多久,日本战败投降了。随后,苗井扬做了警卫员,接着又参加了解放战争。“记忆中最深刻的,是在吉林长春那个地方。一路上,我看到许多饿得面黄肌瘦的孩子,看着真的很可怜。于是,我把带着的干粮全部分给了那些饥饿的孩子。因为没了干粮,我实在饿得难受,就把老百姓家一个大白菜直接吃了。后来,这事被排长知道了,罚我关了一天禁闭,但我不后悔,因为我帮助了那些饥饿的孩子。”说起这事儿,苗井扬笑着说,可能是好人有好报吧,部队在黑龙江那会儿,天气很恶劣,气温很低,大伙都穿着狗皮衣服,还被冻伤。有一回,他实在冻得受不了了,就想在一位老大爷的炕上暖暖,可大爷不肯。他让苗井扬把双脚连着鞋子一起泡在了凉水里,直到鞋子化冻以后才让他上炕。后来,他才知道,如果直接上暖炕,他的脚趾很可能就会被冻坏了。

      1950年,苗井扬跟着部队来到了广西。不知什么原因,苗井扬生病了。“就在我养病期间收到了一封家书,原来,我的弟弟已经病死了,家中只有哥哥一人,父母很想念我,希望我回家。”想来想去,苗井扬决定复员回家。

      复员回家时苗井扬23岁,两年后,他通过亲戚介绍认识了现在的妻子。“结婚的时候我们也很穷,住的是草房,有时候也是有上顿没下顿,日子过得不容易。”苗井扬说,如今的日子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有吃有喝,儿女孝顺,就像泡在蜜里一般甜。

      (时间:2018年9月26日   文章来源:宿迁网    记者:仲文路/文 杨群/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