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徐兴师:军功章里藏着的故事

78年前,怀抱着为乡邻报仇和抗日救国的决心,15岁的徐兴师加入抗日队伍,开始了他长达14年的军旅生涯,为国浴血奋战奋勇杀敌。

      在泗阳县张家圩镇金星村的一处临近乡道边的院子里,记者一行见到了抗战老兵徐兴师。

      昔日英勇抗敌的英雄,如今都已是近百岁的老人。上了年纪,徐兴师老人的听力很差,大声喊话也听不见记者的问题,和他的沟通全部依靠文字交流。

      “听说您参加过抗日战争?想听您讲讲。”徐兴师老人眯着眼睛认真看了记者写在采访本上的问题。“我是一名抗战老兵。我1940年3月参加了红四军(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从穿城镇三里庄走到庄圩乡,加入部队成为一名战士。”

      说到抗日战争,谈及第一次和日军的正面战斗,老人情绪很激动,“那是在沭阳县官田镇(现七雄街道),我和来自山东的陈班长乔装成村民,推着独轮车沿着村道去镇上打探消息。远远的看见3名日本兵过来了,陈班长赶紧给他们敬烟,趁着他们低头用打火石打火点烟的间隙,陈班长大力搂过他们仨的头撞在一起。”徐兴师老人说,日本兵被陈班长撞晕坐到地上,他在后面操起一根大木棍就猛地打下去,“一顿乱打,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敲死了他们。我之前都用大刀,缴获他们的三把枪后,我才有了枪。”

晚年的徐兴师患有听力障碍,记者采访只能用写字的方式提问。

      徐兴师当时年龄虽小,但他的胆子却不小。“陈班长问我遇到鬼子怕吗?我大声说‘不怕!怕了,死的就是我了。’”徐兴师老人说,上了战场就不能怕,只想着拼命向前冲,要多杀鬼子。

      还有一次在泗阳县八集乡,徐兴师和战友们遇到一名日本骑兵,他将点燃的鞭炮扔到马蹄下,马受到惊吓跳起将骑兵抛下,“大家伙扑上去,俘虏了那个骑兵。”

      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14年的军旅生涯,徐兴师经历大大小小的战斗无数。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徐兴师所在的队伍奉命前往东北,后于1950年年底开赴朝鲜战场。

      “我所在的第39军第116师是志愿军头号王牌部队。”徐兴师老人说着竖起了大拇指,当时在东北,给这个部队的评价是,“能猛打、猛冲、猛追”。

      因为作战英勇,徐兴师功勋卓著。“解放东北纪念章”“华北解放纪念章”“抗美援朝纪念章”“解放华中南纪念章”“志愿军三等功银质军功章”……珍藏在黑色油布小包里的各种纪念章、立功奖章,包括立功证明书、立功喜报,都是徐兴师在战火中用血泪铸就的光荣历史。

      采访中,徐兴师老人一直将纪念章捧在掌心。他捧着的,也是军旅生涯的记忆。

      赴朝作战,阵地战最为惨烈。天寒地冻,美军时断时续的炮火声、敌机投掷炮弹的嗡嗡声……徐兴师和战友利用深堑壕进行顽强的抵抗。“抗美援朝时,我们打了无数场战斗。在仁川战役中,我们3个团的战士上前线,一共只有53人活着回来,太惨了太惨了!”

      “在春川守备战斗中,我因不怕苦、不怕死,英勇战斗,荣立了三等功。”1951年,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为徐兴师的家人发来了立功喜报。立功喜报,他一直珍藏着,纸张早已泛黄,折叠的边角也已磨损。喜报由一张白纸套印国旗、红双喜和凯旋归来欢庆的画面和印有一人立功全家光荣、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字体组成,充满喜庆气氛。喜报上的字是竖排繁体字,落款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和政治部”。

      喜报上这样写道:徐兴师同志在抗美援朝中创立功绩,业经批准记三等功一次;这不仅是个人的光荣,全军的光荣,也是人民的光荣,祖国的光荣。特向徐澜生先生报喜。

      “以前家里穷没读过书,后来在文化速成班学习,才识字。”1954年6月,徐兴师从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116师文化速成班毕业。退伍后,徐兴师回到老家务农,他经常向家人提及当年参军打仗的往事,时常给儿孙讲述纪念章的故事。

      每一位老兵,都是一部活着的抗战史。

      抗战老兵徐兴师荣获的每一块奖章,都在述说爱国主义在不同历史时期该有着什么样的担当与勇气。

     (时间:2018年9月22日    来源:宿迁网     记者:李尚成 史伟 杨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