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李保中:扛枪打仗保家卫国,我很光荣

      编者按  抗战功勋殊,英烈传千古。一转眼,硝烟已逝七十余载。

      抗日战争中,宿迁爱国志士不堪丧国之辱,奔赴抗战救亡前线,用生命和鲜血为抗战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如今,这些在枪林弹雨中幸存的宿迁老兵大多已入期颐之年。

      他们之中,最年长的已经百岁,最年轻的也有90岁了。

      他们是军人,他们是英雄,他们也是普通的老人,渴望一个安详的晚年。2015年起,宿迁日报社启动了“寻访宿迁抗战老兵”系列报道。过去三年,我们的记者踏遍宿迁近百个乡镇,探访了150多位昔日的老英雄,记录他们的故事。

      一边寻访一边统计,宿迁目前健在的抗战老兵人数已经由2015年的1000多人锐减到了不足500人,有些老兵的皱纹更深更密了,有些老兵的步履愈加蹒跚了,有些老兵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在这场与时间赛跑的寻访活动中,我们希望更多人参与进来,一起来关爱身边这些还健在的抗战老兵。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这些英雄的故事,铭记那段烽火岁月,即日起晚报推出“寻访宿迁抗战老兵”系列报道第四季,即“英雄壮歌——寻访宿迁抗战老兵”,敬请关注!

      参战17年,立下赫赫战功后解甲归田;百年岁月,看淡生死荣辱,却依旧有保家卫国之心。95岁的泗阳抗战老兵李保中回首抗战岁月,声如洪钟地说道:“在那么艰苦的日子里,我们吃不饱穿不暖,但精神上富有,我很光荣,因为我曾拿起枪去保家卫国。”

      李保中,出生于1924年3月3日,家住泗阳县穿城镇穿城居委会。“我三岁时没了爹,我们家兄弟4个,我是家里最小的。小时候我家住在宿豫区侍岭镇,因为逃难,我和家人一路讨饭来到泗阳县穿城镇的舅奶家。”李保中说,他的幼年是在饥饿中度过的。

      李保中12岁的时候,母亲李胡氏将他送到当地一户人家做短工。“我在一户名叫陈家泰(音)的富农家放猪,二哥在陈家友(音)家放猪。平时我和二哥就负责割猪草喂猪,那个时候,我觉得我们吃得很差,就是一些黍米、高粱等粗粮做的炒面,不压饿,还呛人。放了一年猪之后,我不乐意干了。”

      没过多久,李保中的大哥李长荣被国民党抓去山西打仗,之后只收到过他的一封家书;二哥因为智力不好,一直在家务农;三哥李长中最勇敢,在19岁那年,也被国民党抓去当兵,后来转而参加了共产党,但因为战乱,三哥最后也没了联系。

      两个哥哥相继离家,李保中家的日子愈加难过,“跑反”成了他印象中最深刻的事情。他说,那时人们一听说有鬼子要来,就开始“跑反”,老人带着孩子,大人拿着装有杂面饼的小包袱,匆匆忙忙,没有秩序。有时大家就蹲在一条大河边上一整天,听枪声,听动静,有时候一蹲就是一两天,许多孩子饿得哇哇哭,但不敢大声哭,会被大人训斥。等到没有动静的时候,大伙估计没事了,就再浩浩荡荡地回到村里。有时刚到家,又听到鬼子要来的消息,大家重新再跑。

      “外面打仗,家里日子也没法过,我就想当兵,可是我母亲不让,有一次我偷偷跑出来去当兵,我母亲还去找我,将我带了回去。”李保中说,最终他说服了母亲,在16岁那年,参加了地方部队,成为一名侦察兵。

      “可能是因为我个子不高,不容易引人注意,地方部队的领导就留意到了我。有一次,部队领导安排我送信给槐树庄的一户人家。槐树庄有我家亲戚,这可能也是领导安排我送信的原因之一。”至今,李保中还记得第一次送信,他把信藏在鞋底,顺利送出后还带回一封信。

      为了刺探军情,部队驻扎在一个地方后,侦察兵们就和老百姓混在一起,白天帮他们踩水车、做农活。结束后,老百姓就会给他们一点吃的,不给的话,他们就去讨饭。晚上他们才回部队休息,看似在老百姓的农田里干活,但他们却能趁机摸清敌人有多少兵力、枪支。

      当了2年的侦察兵,李保中就被编入了县大队。18岁那年,李保中和村里一位比他小一岁的姑娘结婚了。李保中说:“人家知道我是当兵的,不但不怕,还很支持我。那个时候,我很少回家,家里都是她一个人在操持。”

李保中拿着他收藏已久的《中国共产党章程》

      1942年年底,日伪军对淮海区发动了规模空前的大“扫荡”,李保中所在部队接到命令死守江苏。“战线拉得很长,我们走兴化、泰州、龙门、高邮等地,一边跑一边打。有一段时间,日本鬼子占领淮阴城,我们部队在盱眙,接到通知后就往淮阴赶,联合其他部队,对抗日本鬼子。我们扛着抢,背着背包、水壶,有战士伤了,我就背上两个人的东西继续跑。在打淮阴顺集的时候,担架队都忙不过来,死的、伤的,不断地进进出出,满地都是死伤的战士,还有很多日本鬼子的钢盔。”李保中说,日军的装备比共产党的部队强很多,但共产党靠着游击战策略,常常让日军晕头转向,吃败仗。

      抗战胜利后,李保中又参加了解放战争,到了江南一带。当兵十来年,李保中几乎跑遍了全国,他说:“我已经不记得那些战斗过的地方了,只记得枪声与炮声,夜晚的跑步声。”

      “33岁那年,我从部队退伍回家。当时,领导问我有什么要求,我只想着回家,啥也不要,有地种就行了。领导看我很执着,就同意我回家务农。”当李保中回到家时,他的母亲已经不在了,房子也破败不堪,但幸运的是妻子和孩子们都很好。

      采访最后,李保中说自己时常会想起那些牺牲在战场上的战友们,他说:“我们一起穿越过火线、烧过敌人的战车,我回来了,但他们永远地留在了战火中。今天,国家强盛了,我很骄傲,也很自豪。”李保中颤颤巍巍地拿出了抗战胜利纪念章戴在胸前,此时,他的双眼噙着泪花。

     (时间:2018年9月18日   来源:宿迁网    记者:仲文路/文 杨群/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