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抗战老兵侍继营:游击战敌后方坚持反扫荡

        宿迁网讯(记者 史伟/文 杨群/图 通讯员 夏金义)抗战老兵侍继营1926年10月3日出生,现居住在宿豫区侍岭镇圩东村。75年前,侍继营加入地方武装,抗击日寇。

        记者见到侍继营老人时,看到眼前这位精神矍铄、和蔼的耄耋老人,谁也想不到他曾是抗日战场上浴血奋战、奋勇杀敌的铁血硬汉。

        满头银发,风雨在他脸上雕琢出道道沟壑,抗日战火在侍继营心里留下累累伤痕,但只要有人提起那段烽火岁月,他就会精神抖擞地讲述自己藏在心中70多年的抗战记忆。

        在侍继营老人的记忆中,日军进村扫荡,就像噩梦一般。“日本鬼子进村不是找‘抗属’,就是抢老百姓东西,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时至今日,老人说起日寇的暴行,依然难掩悲愤。“那时候老百姓很苦,听到日本鬼子来扫荡,收拾东西就往沟渠或田地里跑,等日本鬼子走了再回家,家里已被洗劫一空。跑得慢的或被发现的,轻的被日本兵打伤,重的被刺刀捅死。”

        炸炮楼,拔据点,与凶顽的日寇展开游击战……今年91岁高龄的侍继营老人,对当年的抗战岁月记忆犹新,他说:“上战场打仗,战士们都是在枪林弹雨中与敌人拼命,随时都做好牺牲的心理准备。”

        1942年前后,日寇的扫荡攻势越来越猛,老百姓饱受荼毒。“虽然那时候我年纪小,但是也接受了先进的革命思想。我和同村的小伙伴们一起商量着参军拿起枪打鬼子,因为日本鬼子实在太可恨了。”侍继营老人说,1942年5月,他参军,保家卫国。

        入伍后的当年秋天,他所在的队伍和日军打了场遭遇战。“接到线报说,日军的一个机械化部队从山东朝这边来,我们便沿途埋伏着,在来龙镇左庄村和日军碰上。”在那场阻击战中,侍继营表现非常英勇,在战斗间隙部队休整时,他主动要求站岗放哨,提防日军偷袭,后来他受到部队嘉奖。

        随着日军扫荡攻势的不断加强,侍继营跟随部队,采取化整为零的策略应对,开始了更加艰苦的作战。“晚上打游击,白天躲玉米地、高粱地,晚上摸到日军的驻地去侦察。”侍继营说,打游击时要时刻警惕,天黑趁着夜色潜伏,饿了就啃几口干的玉米饼或高粱饼,休息时就和战友背靠背眯一会儿,大家都不敢睡实,时刻防范敌人的偷袭。

        “游击战敌后方,坚持反扫荡!”侍继营说,“当时我军兵力少,武器装备落后,正面攻打日军没有胜算,开展游击战,从敌人后方突袭,打日军一个措手不及。我们对地形熟啊,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游击队打得日军闻风丧胆,当地老百姓拍手称快。”

        1946年,在部队首长和指导员的介绍下,侍继营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他因身负重伤复员返乡。回乡后,侍继营先后担任过来龙地区韩桥乡人武部部长和副乡长等职。侍继营还把他的两个儿子也送到了部队,“部队纪律严明,是一座培养人才的大熔炉。让他们在部队苦练本领,为国奉献。”

       (来源:宿迁网   时间:2017/09/19    作者:史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