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石 坚:斯人已去思念永存——缅怀伴侣、战友王野翔

        今年是王野翔同志诞辰100周年。我以沉重的心情追忆他的一生,深切地怀念着他。

        野翔是我的伴侣。我们于1945年12月结婚,直到他1987年9月逝世,共同生活了42个春秋。虽然他离我而去已经24年,但他的音容笑貌仍栩栩如生;他坚强的意志、伏案工作的形象、爽朗的笑声以及行走的姿态,都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

        野翔同志,1911年9月28日诞生于浙江省富阳县大源镇。从小勤奋好学,14岁小学毕业后即生活自立,成为小学校长的助理,15岁到杭州工厂当学徒,受进步思想影响,参加罢工斗争。大革命失败,处于革命低潮的1928年,他毅然决然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从事党的地下斗争。抗日战争爆发后,他积极组织敌后宣传。1938年1月,被党组织派往延安,成为陕北工学第二期学员。同年6月,由周恩来派遣,与其他几位同志一起,奔赴浙西,开辟敌后根据地。1940年底,时年29岁的他,奉调来苏北区党委,分配到南通地区工作,旋任苏中四分区抗日军政干校党组书记(行政职务是副教育长).在如东西方寺开始抗校的筹建工作。抗校以延安抗大为榜样,贯彻理论联系实际的方针,将教学与开辟根据地相结合,为我根据地培养了一批政治、军事、经济、税务等急需的干部。

        在南通工作期间,他先后出任海启县委书记、地委民运部长、地委组织部长(一度兼任城工部长)、地委敌工委专职副书记、地委副书记。在反“清乡”和反“清剿”对敌斗争最尖锐、如东地区形势最严峻的时刻,他两度出任如东(当时称如皋)县委书记,与如东人民生死与共,取得对敌斗争的胜利。反“清剿”时,他所领导的如中地区被上级党委誉为全分区对敌斗争的一面旗帜;他所指导的九分区的“土地改革”,得到华中工委的充分肯定,时任工委书记的陈丕显同志指定他向华中党校作了专题报告。

        1949年,南通城解放,他即出任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后又兼任市委书记。1952年5月,调任苏北区党委秘书长,离开南通。他把南通视为第二故乡,时刻关心南通的发展、惦记着南通的人民。

        1954年,他受到错误批判,尽管没有作任何结论,还是被从南京市委副书记位置上,下放到武进当县委书记,后调任省委工业部副部长。“文革”中,被关押8年,倍受折磨。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平反,1979年被任命为南京航空学院副书记、副院长,一度主持全面工作。1984年9月离休,中央组织部批准其享受副省长级、老红军待遇。

        他一贯以高度的政治热情和责任心,完成党交待的任务。他襟怀坦白,顾全大局,勇于坚持原则,敢于批评与自我批评;他理论联系实际,注重调查研究,善于团结干部和群众;他廉洁奉公,艰苦朴素,从不以权谋私。肖望东政委评价他“是一个思想性很强,精明强干的好同志”。

        在南通地区,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解放初期的经济恢复和建设时期,他的业绩、品德和才华,早有公论,不必赘述。即使受到不公正待遇,他仍然兢兢业业为党工作,做出了出色的成绩,受到干部和群众的好评。在武进两年,那里的干部评价他:“深入实际的工作作风,政策观念、群众观念和坦荡无私的胸怀,给武进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是一位优秀的县委书记”。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干部和教授们说:“他的革命意志和工作干劲,他崇高的思想境界和领导艺术,他实事求是的精神和深入调查研究的作风,他的廉洁奉公、严于律己、关心群众的优良品质,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尊重知识、爱惜人才,是我们知识分子的知心朋友。”

        我1939年2月投身革命,同年10月入党。1941年我们同在海门中心县委工作时相识,此后,多次在他直接领导下工作。他久经考验,水平很高,我很敬重他。他是我的伴侣、战友,也是我的师长。我们从相识相知到相恋,分多聚少,直至1945年抗战胜利时才结婚。虽无花前月下,但互相眷顾、互相促进、心心相印。由于某些领导的错误决定,我们两人先后都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我俩仍互相勉励,为党工作。“文革”中,我们都被关押,8年不能见面。彼此虽没有对方的信息,但时时刻刻思念着对方。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省委分别给我们平反。重新分配工作,从而过了几年幸福的家庭生活。可是,天不假年,他却过早地离我而去。

        野翔6岁时,父亲去世,善良的母亲独自支撑着贫困的家,抚养着他兄弟俩。在他离家的十多年间,音讯全无,母亲常常以泪洗面。1950年,他将母亲接来南通,母子相见,相拥而泣。他对母亲体贴人微,亲自照顾,身边的人都称赞他是个孝子。

        我们有三个子女,野翔对子女虽钟爱有加,但从不利用职权和影响,为他们谋取私利。野翔告诫他们:“我是铁板一块,决不会为你们的工作去开口的。”他们都是靠自己的努力,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唯一的亲侄女,因家中闹饥荒,1950年来南通找他,虽已高小毕业,在当时也算有点文化的了,但只介绍她去大生一厂食堂当了一名工人。小儿子晓宁住在家里,工作单位就在南航附近,但从不让搭乘他的汽车。一次,晓宁的自行车放在单位,因而早上求搭便车,野翔就是不答应,最后,好不容易带了一段,到了鸡鸣寺,还是让他下去乘17路公交车。

        野翔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他一贯保持着对党的坚定信念,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不息。他不愧为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优秀的共产党员!

        野翔,您永远活在我心中!

       (来源:南通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