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徐良泉:抗战兄弟

        2016年3月21日,徐浩泉烈士遇难70周年。笔者走访了徐浩泉烈士的弟弟徐良泉。徐老向我追忆了感人的红色往事。

        1940年夏季,新四军东进后,在南通市东马塘开办“苏四区暑假文教研究会”。我和哥哥都是东台大丰简易师范学校的毕业生、教师,应聘一同去参加学 习。为了抵制“伪化教育”,抗日民主政府通过对基层教师,宣传和培训学习抗日救国的民主教育理论,编写抗日民主教材,以便推广抗日民主教育,培养抗日人 才。

        在“苏四区暑假文教研究会”学习结束后,我们兄弟二人受如西县抗日民主政府的委派,哥哥在白蒲镇南的顾庄村办学,我来到白蒲镇西的任口村,开办白蒲小学任口分校。任口分校距离敌伪据点只有300米,我们除了教学以外,还承担向新四军搜集敌人情报和收购粮食的工作。

        为了防止日伪军突击检查,我们给学生发了两套教材。一套是《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等教材,还有一套是抗日民主政府统编的带有抗日救国内 容的教材。校门外有学生轮流放哨,发现鬼子、伪军过来就马上跑步报告老师,撤下抗日教材,换上“伪化教材”。从1940年秋季开学到1945年日本人投 降,鬼子和伪军始终没有发现他们眼皮底下的“伪顾庄小学”和“白蒲小学任口分校”,其实是两所“抗日小学”。

        我的学生中,吴迪贤和马晋生两位同学住在白蒲镇,与日伪军白蒲据点是邻居,常常混进据点与伪军玩耍,带些食品给伪军,请他们讲故事,和他们下 棋、打牌。他们只要发现敌伪有准备干粮弹药等外出异常行动,就会向我报告。我和哥哥每周一次,都要定期向中共白蒲区地下情报站汇报,遇有重要情报,都是哥 哥或我亲自到区情报站递交情报。

        由于我们兄弟工作成绩优秀,实现了教学、情报、收粮三丰收,1943年和1944年,两次受到抗日民主政府的秘密嘉奖。

        哥哥后来因“白蒲事件”,被敌杀害。他的英勇事迹在许多相关史书中均有记载,在此就不重复了。

        1949年4月,南京解放后,我在南京遇到在白蒲担任情报组长的老领导,时任如西县独立团参谋的晋岳同志。他介绍我认识了南京军管会的文教领导同志,让我马上参加军管会组织的教师学习班,学习班结束,我被任命为南京市三区中心小学校长。1950年,如皋教育局来函,由于解放初期,苏北经济落后, 人才奇缺,兴办教育非常重要,动员我回乡归队。我于1950年暑假回到如皋县,担任白蒲区姚元小学校长。

        1956年,如皋县委决定建立焦港大闸,全县调集精兵强将,搞大会战。我被抽调到工程处秘书科任秘书。我不仅负责文秘工作,还参加工程前期的拆 迁工作,在上万民工蜂拥而至后,我们秘书不放过任何一个工地上的先进事迹,进行宣传报道,开展增产节约劳动竞赛。在多快好省的前提下,连数九严寒的季节, 也通宵达旦的加紧施工,使原计划一年的工程,仅仅用了九个月,提前完成任务。我在此工程中,获得了“社会主义建设先进工作者”奖状。

        工程结束不久,我离开建设局奉调到勇敢乡筹办农业中学,重回教育岗位。我在筹办勇敢农中的过程中,重视理论联系实际,自编的教材,都是多方请教 专家和老农,加上学校自己种的试验田,摸索经验,总结规律,实践检验。通过努力,毕业生一出校门,就成了生产队抢手的技术员。乡领导看到农中的教育教的都 是实用的农业知识,于是组织全乡的生产队长来学校上夜校,普及农业生产知识,开展科学种田教育。

        我的老伴是我的贤内助,我家的千斤顶。战争年代,我东奔西跑,出门在外,都是她一人里里外外一把手,种田和抚养孩子两不误。她比我大一岁,可是身体比我好,现在还可以烧饭菜,做家务,结婚已近八十年,没有她跟我出生入死、风雨同舟,就没有我今天的幸福生活。

       (来源: 南通网     徐良泉口述 徐咸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