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康寄蘷:战斗在敌伪心脏里的英雄储贵彬

奋起抗日的军旅生涯
        储贵彬,1914年生于上海浦东南汇大团小洼港。抗战前夕,储贵彬被抽调至松江行署进行专业军事突击训练。之后,他被推荐为专职从军的联防队长。抗战爆发后,沿海五乡联防队改编为抗日武装——南汇县保卫一中队。1938年,浦东所有杂牌抗日部队,奉命统一编为“忠义救国军”,储贵彬所在的保卫一中队为特务中队。
        汪精卫投敌后,储贵彬所在部队的大队长黄鉴荣被日寇打死,这支由爱国青年组成的部队被编为汪伪十三师五十团二营。部队被汪伪改编后,储贵彬极为痛苦。他与部队中奚德祥等要好同学再三密议,决定聘请共产党员吴建功共图大事。恰在此时,共产党成立了浦东伪军工作委员会,由在“抗大”受训过的朱人侠任书记,吴建功为委员。他们先后抽调方晓、陈文祥、姚镜人、刘路平、戚大钧等进入储贵彬部队。后来“浦东工作委员会”索性设在与储贵彬部队驻地李家桥一河之隔的民宅里,统一指挥浦东地下党抗日斗争。在此期间,储贵彬曾提出入党要求,吴建功传达地下党意见“为了更好工作,不要履行组织手续”。与此同时,以王艮仲为代表的国民党组织,也极力拉拢储贵彬和吴建功加入国民党,还发了登记表。储贵彬在吴建功的帮助下,借故拖延,未曾填表。
        1940年间,日寇派兵突袭储贵彬老家,抄出部分重机枪等待修枪械,以及王艮仲发给他的空白国民党抗日团队登记表;同时,突袭驻扎在李家桥的营部,所幸没有抓到任何证据。但日军仍心存怀疑,就将储贵彬部队调离浦东到浙江嘉兴。这支进入四明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部队,与国民党战区指挥部貌合神离,并在与日军作战中发展壮大。
钻进“牛魔王”的肚子里去
        储贵彬率部到嘉兴后,很快与新四军游击队接上了关系。有一次,储贵彬突然接到命令,由日寇押后“扫荡”抗日游击区。因来不及通知游击队,储贵彬只得冒死亲自打头阵,以便相机指挥。在前进中探得前方村庄驻有游击队后,储贵彬下令远距离开火射击,向游击队报警。日寇放出狼犬追踪游击队时,他下令将狼犬全部射杀。清剿一无所获,日寇非常气恼。储贵彬佯装笑脸道歉,并检讨“经验不足”和“误杀狼犬”。
        珍珠港事件后,伪十三师师长丁锡山宣布反正。该师李启蒙旅长坚决执行命令,率部到达当时国统区浙江丽水的石牛镇,被编为国军独立十一旅,储贵彬被任命为二十二团一营中校营长。储贵彬部到达丽水后,连排干部被分批抽调到英国人办的西南干训班培训,原计划培训后,这些人组建远征军赴缅甸对日作战。1942、1943年间美军在瓜达康纳尔岛(死亡岛)对日作战胜利,扭转了太平洋战争的形势,赴缅甸远征军计划改变,储贵彬所在的独立旅被整建制遣散。储贵彬部队土崩瓦解,但有数十位被遣散的浦东子弟兵仍然坚定地跟着储贵彬,在浙南黄岩、丽水、温州游击抗日。这一支没有番号的抗日游击队受到当地民众的支持并发展壮大。这引起了国民党特务机构的注意。当时在中美合作所任职的原独立旅旅长李启蒙闻讯后,派助手前往收编这支“打不散”的储贵彬部队。储贵彬接受地下党“继续长期埋伏,打入国民党任何机关组织”的指示后,接受李启蒙的收编,到浙南玉壶中美合作所受训。抗战胜利后,储贵彬部队被改编为交警十八纵队的一个连,进驻江苏常州。地下党指示储贵彬和编入常州交警的戚大钧、奚德祥、刘路平、旭光、狄云来等党员干部于1945年冬天至1946年春天分批撤回浦东,设法控制基层政权和组建地下党控制的地方武装自卫团。
        国民党也深知浦东战略地位的重要性,党、政、军、警和特务系统均派得力干将,抢占有利地位。储贵彬在竞争县长和县自卫团长无望后(这些位置由蒋介石嫡系担任),选择家族势力占绝对优势的大团泥城沿海乡镇参选,先被选为余姚乡乡长、乡代表(后因不能兼任,而放弃乡代表),后来又当上大团镇镇长,同时通过浦东最有财势的浦东建设公司董事长王艮仲以及国民党大团区长沈梦卿,组建清一色美式装备(花钱向上海驻军军官购买)的大团区超级自卫团。
        储贵彬及其战友,借国民党创建“模范治安区”的机会,对土匪强盗特务大开杀戒,凡与地下党无正式联系的土匪武装,只要案发,一律剿杀缴械;对“中统”派驻大团区的特务,则用假扮土匪的便衣队先杀后再派自卫团公开“剿匪”。从1946年初到1947年秋,经过一年多的血腥战斗,大团防区成为“匪患灭绝”的国民党政府“模范治安区”和共产党地下游击武装的安全根据地。这种大开杀戒的行为,触及许多反动势力的利益,引起县市军、政、警、特的怀疑,加上有个叛徒写信向上海警备司令宣铁吾告密,形势变得十分险恶。为了反控制,储贵彬利用抗战初期曾给国民党保密局副局长徐志道当过特务中队长的关系,连夜赶往南京告宣铁吾的状,并表示若徐志道不保护,他将赖在南京,重新当他的特务中队长。事后不久,储贵彬接到了国民党特务头子毛森的密件,委任储贵彬为浦东独立巡报组长。储贵彬将密件交给自卫团地下党组织领导人刘路平同志,请他代为编造独立巡报组的活动计划和假名单。由此,储贵彬利用合法身份,转运、保护了大批南来北往的革命干部及党的地下交通员。时至1948年,鉴于储贵彬和这支灰色武装有暴露的可能,上级决定他率部去浙东四明山根据地。储贵彬带队到四明山后,与国民党军连续作战,数遇险情。在1948年至1949年5月间的相关新闻报道中,指名道姓记载的储贵彬“被击毙暴尸姚城”、“储贵彬尸体竟告失踪”等内容,就不下数十条。蒋介石直到下野到奉化溪口时,还亲自通过俞济时督促王云沛亲率七个营试图围剿储贵彬等带领的浙东游击队,可见其政治影响之大。
高风亮节  后世之表
        解放后,储贵彬先后担任过宁波地区粮食局局长、水利局局长等职。然而,由于储贵彬经历复杂,他成了历次政治运动的审查对象,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他也曾觉得委屈,但一想起那些在抗日和反蒋战斗中战死、病死的战友时,便用“是非审之于已,毁誉听之于人”来勉励自己。
        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储贵彬“平反”后,新港镇政府为了落实政策,发还他土改复查时没收的祖屋和宅基地,他慷慨地捐赠给当地政府。储贵彬次子从外地退休回乡初期,连安身之处都没有,只得四处租房寄居;直到南汇区政府以他为工业园区引进大型企业投资项目为由,按政策奖励给他住宅基地,才有了栖身之所。储贵彬在有职有权的那些年代里,从来没有以权谋私。他没有利用职权将大女儿(现已离休)留在宁波,而是服从调动到浙南山区工作;其他几个子女都曾远赴新疆、宁夏、黑龙江、安徽等地工作。儿孙们都很理解和崇敬储贵彬,各自努力,守职敬业,默默无闻地为社会主义建设作贡献。
        储贵彬于1984年7月离职休养,于1986年因病逝世。戎马一生的储贵彬为其传奇的人生画上圆满的句号。

        (来源:《大江南北》2008年)第6期